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超神探险家

更新时间:2020-07-30 06:26:12

超神探险家 连载中

超神探险家

来源:落初 作者:荆棘天国 分类:游戏 主角:埃德加修斯 人气:

《超神探险家》是荆棘天国写的一本游戏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超神探险家》精彩章节节选:这是,一个蛮荒的时代。未知的生物,未知的世界。人类,只占据着狭小的地域,在广阔的未开拓领域的分隔之下苦苦求存着…这是,一个血腥的时代。即使周围有着数不清的威胁存在,国家与国家,人与人之间,仍在不断地爆发着新的冲突。战争,从来就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停止过…这是,一个发展的时代。虽然依旧未曾摆脱那场重塑了整个世界的终焉战争的阴影,但人类却创造出了崭新的文明,无数的技术被开发出来,无论是用以繁荣,还是用以毁灭…这是,被后人称之为“开拓纪”的时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作为一种视觉完全退化,嗅觉也不甚出色的生物,污苔蛛用以感知外界的,是那无比灵敏的听觉——或者严格来说,应该算是触觉。它们那八条覆盖着无数绒毛的节足上,都具备着特殊的传感器官,能够无比准确地捕捉到周围的所有细微振动。由于声音本质上也是物体振动时所产生的在介质中传播的波动现象,因此也同样能够被它们的传感器官所感知。

而当震啸弹在近距离被引爆之时,瞬间所产生的可怕音浪,轻而易举地超出了污苔蛛传感器官的承受上限,并直接冲击了它们的中枢神经系统,使得它们的节足仿佛在瞬间被麻痹住了一般,再也无法承受住自身的重量,接二连三地从渠壁上掉落了下来。

“该死……”拔下由软木跟羊绒制成的耳塞,修斯揉了揉还在嗡嗡作响的脑袋,“果然不能在封闭空间里丢这种危险的东西。”

他的情形倒是还算得上不错,一旁的朱利安,几乎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倚靠在了自己的法杖上,两眼失神地微微张着口,似乎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如果是在漫画中的话,此刻他的瞳孔估计都已经变成不停旋转的螺旋形了。

按照这个副本的标准攻略法,在利用共鸣魔法、陷阱或其他手段限制住一部分污苔蛛的行动后,应该由坦克和近战系的玩家一同主动上前拖住剩下的敌人,远程系及法系玩家速度集中火力点杀掉,奶妈拉起全队的血量。等到解决完这批敌人后,再回过头去处理之前那些差不多已经摆脱掉束缚的污苔蛛。

可惜的是,现在这个仅仅只有两人的队伍,根本无法实现上述的战术——修斯倒是想过让朱利安用召唤生物上前拉怪,但是专精于四大基本元素领域的红发少年,明确地表示除非自己掌握了第四阶的共鸣魔法,否则现在召唤出来的元素生命体,基本上都只有侦察或者辅助的作用。迫不得已之下,修斯也只能选择另辟蹊径了。

在上一世的游戏中,估计也没有什么人会尝试在这个副本里使用震啸弹。毕竟这种东西在游戏前期只能使用探险家积分向协会进行兑换,属于用一颗少一颗的高级消耗品,浪费在这种低级副本里实在是太不值当了。就连修斯,也没料到在狭窄的下水道中,震啸弹的威力会变得如此惊人,几乎把有所准备的自己跟朱利安都一同震晕了。至于那些在近距离吃下音浪冲击的污苔蛛,更是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从全身麻痹的状态中摆脱出来。早知如此,他根本便用不着准备那么多有的没有的,直接多兑换几颗震啸弹,看见蛛群便扔上一颗,然后上去补枪,不够的话就再来一颗。

不过,修斯也只是想想而已。在申请了特殊晋级之后,他名下的探险家积分也不剩多少了。手头上唯一的这颗震啸弹,还是当初从他的老师乌诺斯·诺兰那里偶然得到的,一直丢在房间的书柜角落里当成摆设,因为觉得能够派上用场,这次才被他带在了身上。

强自压下体内翻涌而起的反胃感,修斯再度端起了默语。虽然脑海中的晕眩感还没完全消失,但至少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已经渐渐地平复了下来,不再微微地不停颤抖着了。

紧咬着牙关,少年用比起之前要慢上不少的速度缓缓移动着枪口,然后狠狠地扣下了扳机。

当修斯打空了两个弹夹之后,强韧属性比他要差上一些的朱利安也终于再度振作了起来,至少算是恢复到了能够正常施法的状态。

在《苍空彼端》中,元素系奏士一向有“魔法炮台”之称,指的便是他们所掌握的共鸣魔法中,绝大部分都是威力惊人的范围攻击魔法。

而现在,剩下的那些虽然已经不算是完全无法动弹,但走起路来也歪七扭八地像是喝醉了酒一般,根本无法对两人造成实际威胁的污苔蛛们,便充当了一回半固定靶,好好地体验了一把由一个火力全开的元素系奏士所发起的饱和魔法轰炸。

当炽烈的雷光与呼啸的狂风都渐渐散去之后,留在一片狼藉的地面上的,便只有一堆或全身焦黑,或七零八落,当然更多的是两者皆有的污苔蛛尸体了。

“……对不起,修斯哥哥,我好像做得有些太过火了。”

看着眼前一点回收利用价值都没剩下的尸体堆,朱利安这才反应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

绝大多数栖息于高源能环境中的生物,其爪牙、皮毛、骨骼、内脏、鳞甲之类的身体器官,都具备着各不相同的特性。杀死这些生物后,从其尸体上采集相应的原材料,并贩卖给协会或者收购商,也是探险家们重要的收入之一。

当然,像这种被朱利安的好几个共鸣魔法连续肆虐过后,几乎全身上下都已经高度炭化的尸体,就算白送估计也没人要。

“我是没什么关系啦……”这些污苔蛛的等级低得可怜,全身上下也就那块盾形外甲还能值上几个硬币,而且还得花上不少时间去一一剥解下来,修斯本来就没什么兴趣,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不过,你平常该不会也是这么干的吧?”

不同于平日里独来独往的修斯,朱利安可是有着自己的固定探险家小队的。如果一直以来他都习惯像现在这样狂轰滥炸,把猎物连同战利品都一同化为灰烬的话,那他的队友们,也委实太过于可怜了些。

“当然不是!”朱利安微微涨红了脸,有些慌乱地解释道,“平时我主要负责的是支援工作,今天难得有机会……不知为何有点收不住手了。”

原来如此。

修斯了然地想道。

他所认识的那个“四律的君王”,可是将“火力至上”奉为至高信条,并且开发出了数个大规模杀伤性共鸣魔法的轰炸狂魔。现在看来,这份破坏欲同样存在于朱利安的内心深处,只是一直都被很好地隐藏了起来。直到今天,压抑了许久的少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机会,才暂露出了些许的端倪来。

看着朱利安那局促不安的样子,修斯忍不住又伸出手来揉了揉他的脑袋,正想安慰他几句,却骤然窥见排污渠尽头的污苔蛛巢穴深处,一条原本被蛛网所遮掩住的甬道中,两只巨大的钩爪,正缓缓地自那黑暗中伸了出来。

糟糕!

修斯顿时只觉得脑海中仿佛有一道惊雷划过,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按照原本《苍空彼端》中的设定,统治着这个蛛群的污苔蛛母,由于不久前刚刚经历完一次蜕皮,正将自己封锁在另一个区域中静养,因此无论外界闹出多大的动静,都只会不为所动地等待着玩家的到来。

然而,在游戏中,除非是版本变更时将副本进行重制,否则副本之中的时间,都是固定在某一个点上的。无论玩家何时进入“黑暗蛛巢”副本中,污苔蛛母都处于刚蜕完皮的状态。

但是,在现如今这真实的世界中,污苔蛛母自然不可能一年到头都在蜕皮。那么,现在它被外界的响动所吸引,主动地离开自己的房间出来一探究竟,自然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了。

而脱离了污苔蛛母所盘踞的区域,在这狭窄的废弃排污渠中,修斯依据自己在游戏中的经验所制定的战术,根本便没有实施的空间。

看到修斯的脸色瞬间一变,朱利安下意识地顺着他的视线扭过头去,正好看到了大半个身躯已经从甬道中进入到排污渠内的污苔蛛母。

“啊!”

红发的少年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短暂的尖叫,然后便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硬生生地把后续的部分都憋了回去。

这倒也怪不得朱利安,打从一开始,他便相当明确地表示过,自己不擅长应付多脚的跟没脚的生物。之前在面对护巢者跟掠食者时,他还能通过自我催眠,把它们当成长歪了的大螃蟹来对待。但是当他直面着污苔蛛母之时,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一点。

与身躯呈扁平状的普通污苔蛛相比,污苔蛛母的轮廓更加接近常见的蜘蛛,只不过体型却放大了无数倍。它那头胸部与腹部的分界不甚明显的肥硕身躯上同样覆盖着一层厚重的甲壳,却不是其他污苔蛛那样一体成型的宽大盾甲,而是由一块块光滑的青黑色甲壳拼合而成,接缝严密,浑然一体,仿佛出自于名匠之手的骑士全身铠。甲壳的表面也没有普通污苔蛛那犹如青苔一般的绒毛,而是密布着狰狞的巨大尖刺,位于头胸部正中的那根最大的尖刺,甚至将将触及到排污渠那弧形的穹顶。八条粗壮的节足末端,是呈V字形展开的两只镰形钩爪。两条触肢异常发达,无论是长度还是宽度都在节足之上,触肢末端是一对上长下短,满是锯齿的钳形钩爪,同样比节足上的钩爪要大出数倍。

“修斯哥哥……这跟说好的完全不一样啊。”好不容易平稳住情绪,朱利安用略微颤抖的声音说道,“现在该怎么办?”

“先撤退……看来是来不及了。”

两眼直视着前方,修斯苦笑着说道。

通过空气中弥漫的信息素,污苔蛛母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女儿们——像这种没有雄蛛的小型蛛群,污苔蛛母只能通过孤雌生殖来繁衍后代,而这种生殖方式所生育出的只有雌性污苔蛛——全军覆没的悲痛事实。它高昂起自己那硕大的头胸部,摩擦着螯牙与节足,发出了无比尖锐的“嘶鸣”,然后向着罪魁祸首所在之处猛然爬行而来。

虽然看上去无比的臃肿笨重,但是实际上,污苔蛛母的爬行速度却与掠食者不相上下。那伸展开来几乎将整条排污渠都堵得严严实实的八只节足,前端的钩爪与地面相碰撞所发出的刮擦声,更让它的气势比起之前的整个蛛群都要更为惊人。以它的速度,即便是两人现在即刻转身逃跑,恐怕也会在抵达阶梯之前便被轻易追上。

“没办法,只能应战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退出默语中还未彻底打完的弹夹,将一个与之前所用的4号被甲弹截然不同的崭新弹夹压入弹仓中,修斯的眼中,仿佛有两团无形的火焰在猛烈地摇曳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