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王者荣耀:峡谷之巅

更新时间:2020-07-30 05:52:51

王者荣耀:峡谷之巅 连载中

王者荣耀:峡谷之巅

来源:落初 作者:秦味白 分类:游戏 主角:天骄秦 人气:

主角叫天骄秦的小说是《王者荣耀:峡谷之巅》,它的作者是秦味白最新写的一本游戏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征文参赛作品】【搞笑,热血,狗血,小奶狗逆袭】不动声色低调装13文,适合有一定LOL知识人群观看,拒绝LOL与荣耀互撕,文明观文,谢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下午五点钟,林白一个人来到了青城一高,来纪念着这份独属于他的青葱回忆。

这个点,拍照留恋的学生都已经回到了家里,整个校园空荡荡地,寂寥无声。

林白想,顾婷婷这时候应该也走了吧。

两天前这女人给他打过一次电话,电话里巴拉巴拉了一大堆彼此毫无联系的事情,比如说她知道了林白抽屉里那封未署名的情书是谁写的,比如说她很担心毕业之后没有了她的管照林白会被别的男人给勾引,在比如说他有点舍不得大家就这样毕业了…

接着,这女人一扯再扯,提到了班级合影和聚餐,还问他去不去,到最后,越说越感伤,凄凄惨惨,把原本温存的毕业说的像生离死别一样恐怖…

林白其实一点都不伤心,他从来没和人煲电话粥煲两个小时。他只是心疼话费,心疼电费。要知道,他们家的房租已经拖欠了两个月没交。

但他不好意思拒绝顾婷婷的请求,所以只能顺着她的意图说道,“好啊,好啊…”,就挂了电话。

实际上,他没有告诉顾婷婷,他不喜欢人多的环境,班上小女生想要合影的都是班群里活跃的搞怪精还有学习成绩顶尖的那批天之骄子,他跟这两者都搭不上关系,就没有必要凑热闹。

他也没有告诉她,作为一个存在感不高的人,他的缺席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所以,林白选择了迟到。

也许顾婷婷以后会明白,承诺只不过是离别前的花言巧语…

——

沿着围墙林白绕着学校走了一圈,这座不大不小的花园学校处处都能够让人回忆起一段往事。

比如路过一高广播站时,林白会记得,过去少年们带着心事,在这里点上一首歌送给暗恋的女孩,然后又焦急地等着广播台播音响起“三年五班某某送给二年级一班的某某某”的甜美女声。

比如足球场场外锈迹斑斑的铁栅栏还在,林白从那里轻松翻了过去。绿草皮被一场大雨冲刷过,色彩正是鲜艳,林白躺在草皮上,望着天空,他高一的时候不少次逃课就是来足球场踢球,那会儿人多,都是各个班吊车尾的头号人物,而今天,这里只有空荡荡的球门。

当然,月牙湖湖心公园是不得不去的地方。然而林白倒是没有碰到熟识的老师,只有几个退休的老年人在那里端着保温杯唠嗑。还有一群小孩子在打王者荣耀,一边说这游戏坑比多,一边又重来了一把排位。

最后林白拐到了图书馆门口,那条两边种了泡桐树的路上此刻只有琐碎的叶片在,踩上去发出细密的窸窸窣窣声,除此之外,空气里寂静得只有树叶子随风呼啦啦的声音。

林白看到门开着,就走了进去。原本他以为是没人的,但没想到还有几位女生在靠近窗户边的桌子那专心致志的看书,是译林和读者文摘。

在门口,一位带着老花镜有些年纪的老师看了他一眼。

“同学,快关门啦!”,那位老师好心提醒着他。

今天老头是临时上班,他可不想这男孩和那几个女孩一样拖拉,耽误了他搭乘最后一班公交的时间。

林白点了点头,沿着书架依次走了过去,夕阳的辉光透过窗户投射在书架上,在金黄色的粒子束中,那些书籍熠熠生辉。

他的手从那一排排耀眼的书名间划过,在很久很久以前,他连那些名字都读不出来。

似乎是找到了最终要找的,他从书架上拿起一本《新华词典》,打开封面。

她最喜欢的那段话还在那里。他想。

自然而然的,他小声朗诵起来。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在这一面,还夹杂着一张书签,上面用很娟秀的字体写了一段话。

“人若愿意的话,何不以悠悠之生,立一技之长,而后贞静自守。

——里尔克”

一瞬间,林白有些鼻酸。

这些笔迹刺痛着他的神经,让他想起了曾经和周疏桐的点点滴滴。

过去,他总是和周疏桐一起,坐在图书阅览室最里边的桌子那,从月牙湖那边吹过来的风湿润而温暖。她给他补习着功课,他们一起听歌,一起看书。尽管林白很笨,但周疏桐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反而是耐心地告诉他空间几何的解题思路,卡尔维诺和博尔赫斯作品的比较,还有洛伦兹力在电场中的应用…

有时候,林白也会抬头看着那女孩明媚的双眼,心里泛起一种异样的心情,并非渴慕或者敬佩,是无法捉摸,无法形容的情感,他想把那份心情传递给她,但因为那不可预期的未来,他又把那些想说的心里话都烂在了肚子里。

整整三年,林白都小心翼翼藏着那份小心思,他以为,留给他的时间会很多…

他早该想到,别离是蓄谋已久的,从他们认识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倒计时。

那时候,她瞳孔里流动的异彩,对远方的期待,还有她说起来的那些林白闻所未闻的东西,对他来说是那样遥远。

远到林白只能一直追着跑,仿佛不知疲倦的夸父,他害怕那生命之光有一天会忽然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所以他只能咬着牙,逼着自己,跑啊跑,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就在他以为,考上了东大,他会有更大的勇气,来向那个女孩大喊道,“喂,我们恋爱吧!”

但,生命之光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也许正如同新华词典所预言的一样,那些男孩和女孩,拥有了各自光明的未来。

林白这般想着,走出了图书馆。

他终究没有拿走那一张书签。

林白的最后一站是毕业班教学楼,那栋像雷峰塔一样的建筑。

昔日放学那一小会,男孩们刚吃完晚饭,就都趴在走廊的栏杆上站了一排,三楼,四楼,每层楼都有,他们都望着围墙外车水马龙的大道发呆。

其实,最开始只有一个人趴在那,接着,一个又一个都靠了过去,他们其实并不明白那样做有何乐趣,只是出于习惯。

他们在等广播站的播音,那时候大家点的都是周杰伦,许嵩的歌,随着《七里香》或《素颜》的音乐一出来,栏杆边的少年们就都微笑起来…

然而,即便是这样琐碎平凡的故事也无法停留,它们匆匆忙忙地在青春书上翻过了面,再也回不去了。

看了看时间,快到了5.30,此刻教室门一定还开着,手里教室的钥匙还没有归还到学工办,所以林白有些着急。

急急忙忙地,他朝着教室奔窜而去,在上楼的时候差点和李佳伦撞了个照面。

李佳伦是他们班的数学代表,属于天之骄子那一类,平时傲慢得很,对于有虚心向他请教的同学往往报以白眼,更不用说那些在他口里被称为“老鼠屎”的吊车尾了。不过这家伙有一个优点,对女孩子的事既上心也足够耐心。

“哟,林白,怎么现在才来啊?”,李佳伦上下打量着气喘吁吁的林白。

“去上网了啊。”,林白回答道。

“可以啊,这下子毕业了你也是有大把的时间去上网吧。”,李佳伦说道,他语气里多少露出一些轻蔑。

在他的印象里,林白就属于那种贪玩的男孩,连毕业合影这种有意义都不来,这网瘾也是没救了。

“你说得对…”,林白不置可否,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

眼看林白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李佳伦内心的鄙视更多了一分,转而笑道,“我就没你那么悠闲了,我考得太低了,只有636,没办法,只好填了东大,你知道的,东大虽然很有名,但我还是很烦,要不是英语没发挥好只有130,说不定我都可以去京华的,唉,好烦啊,暑假一定要恶补自己的英语!”

“挺好的,挺好的。”,林白的态度依旧不温不火。

挺好你妹…

李家伦一头子火,他说这番话不过是想让林白明白,作为一个差生和优等生,他们人生的分水岭才刚刚开始。

可这家伙,是听不出话里的意思?还是他已经自暴自弃,对分数麻木了?

皱了皱眉,李家伦挺直了脖子,又道,“林白,我看你的意思,你是不是考得挺好的啊…”

“就那样吧。”,林白随口说道。

“就那样是多少?”,李家伦好奇心彻底被激起来了,难道这小子是因为考得太低而不好意思开口?

大概是这样吧,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太无情了,戳人痛点多多少少有些不道德吧,不过这种作践别人的快感,却还是有的。

林白眼看学工处下班的时间快到了,索性答道,“这样,我还要去归还钥匙,下次去学校,我再告诉你,行吧?”

什么,这小子居然用这种不耐烦的态度来对他?

李家伦有些憋屈,过去林白这类人只能在他的光环下低头,这一毕业,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来怼他两句了?

靠!

但林白没给李家伦发火的时间,自顾自的到了楼上。

这完全就是赤裸裸的的无视自己的存在…

李家伦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想到三年的情谊,又叹了口气,旋即对着上面喊道,“林白,教室里还有你的东西,那是顾婷婷在收发室拿的!”

“知道了…”,楼上传来回声。

摇了摇头,李家伦往楼下走去,等到了一楼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刚才林白是说,下次去学校告诉自己他的成绩…可是,他们已经毕业了啊…哪有下次…

难道那小子是说,他也考上了东大?

李家伦为脑海里跳出的这个想法感到错愕,怎么可能!

林白难道不知道,在这场人生的赛跑路上,他已经被高考的洪流,冲刷到了吊车尾那一部分吗?

——

林白自然是不知道李家伦心里的小九九的,他到教室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5.30。

教室地面上一片狼藉,各种单元测试卷,上课无聊画的小抄本,还有互相传递的小纸条都散乱地堆积着。

讲台桌上放着一个包裹,顾婷婷写的纸条贴在上面:

“林白,你个不守承诺的混蛋!把你的狗东西拿回去吧!”

语气凶狠,毫不留情,没错,这就是那女人的风格,看来自己的迟到彻底惹恼了她。

摇了摇头,林白转而把视线放到了包裹本身上,是那种外面包着一层白色尼龙纸的长途快递,邮戳上还挂着一大串英文,显示的邮寄地址是加利福利亚。

加利福利亚,林白看到这几个字,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出周疏桐那张明媚的面容。

他伸出去拿包裹的手本能的缩了回来,这份漂洋过海的邮递,除了周疏桐,他想不到还有谁有这种可能会寄给他。

但奇怪的是,他明明迫切的想要知道周疏桐的消息,但面对这份由她寄来的包裹,此刻内心却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响起:这份包裹,你应该在十年之后再打开。

是吧,是这样,十年后面对生离死别早已司空见惯,也就会对着年少时耿耿于怀的遗憾一笑而过,却不记得当年因为暗恋的那个女孩的一句话欣喜若狂的自己吧。

犹豫了一番,林白最终拿着快递,翻到了窗户另一边。他们教室窗外是一片突出来的半圆形平台,以往总有人在这里吹风,惹得别的班好生羡慕。

他靠着墙壁坐着,把那份包裹抱在怀里,他不想打开,他清楚明白里面装了什么。他此刻只想抱着这份她的离别声明,紧紧抱着。

然而这一切终究是自欺欺人。

三分钟后,他拆开了包裹。

里面塞满的照片随着撕拉声倾泻出来,好多好多,散落在地面,林白拿了起来,仔细看着,有些是从高楼上俯瞰到的蒸腾在一片暑气里的城市群,有些是蔚蓝色的天空下教堂顶上停落着成群的鸟雀,还有,林荫小道转角转瞬即逝的公交尾巴,森林里明亮快乐的午后阳光,暮色迷茫中像是燃烧起来的海平面上浮现出的帆船…

很多很多,那些照片像是油画一样给人视觉冲击,无不彰显着生命的活力的和微小的幸福。

在眼花缭乱的照片中,林白轻而易举就找到了那张独一无二的存在——背景是蓝色的大海,浪花正冲卷上了象牙色的沙滩,在照片正中央,身穿纯白色衬衫,扎着马尾的周疏桐,面露着微笑,她的一只手朝前方伸出。

林白抚摸着照片,仿佛看到太平洋的潮水在他眼前荡漾着,海风迎面扑来,带着潮湿的腥味,而周疏桐呢,她正踩着洁白的沙烁,一点点向他走来。“嗨,林白!”,她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来,像是要抚摸他的头发。

林白闭上眼睛,咬着牙,很久很久以来堆积的抑郁让他腹腔里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但他并没有放弃回忆,唯有靠这些东西,他才能感受到过去那段时光对他来说多么重要。

他一边咬着牙,一边抖了抖包裹,从最里层滑出了两页纸,上面写满了字:

“林白,见信安好。

当你在阅读这封信的时候,我正在距离你7000公里的芝华塔尼欧,你一定想不到,此刻我拿着尺子,在地图上一点一点丈量着你我之间的距离,然后写下了这封信。

7000公里,真远呢,在这中间,还隔了无数的山无数的海,还有一条望不到边的太平洋。

即使是一个星球上,隔了这么远的距离,却也好像是两个世界,你说,一个人活在自己所在的那个城市里,却被另一个世界的人记挂着,这种感觉多么奇妙!

芝华塔里欧这座城市天气很好,白天的时候,站在大楼上,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你那里呢?你是不是也会在某个晴朗的日子,抬头看着天空,想象着世界另外的一个角落,也有人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我想,你对芝华塔里欧一定不会陌生。还记得那时候,我们一起看的《肖生克的救赎》,你说你最喜欢那电影的最后一幕,:

广阔无垠的太平洋海水像梦一般蔚蓝,连绵不断的沙滩上,被一波波的潮水冲刷出在波浪状的纹路。

而安迪和瑞德,两位昔日的狱友,在经历了那么多黑暗的岁月后,重逢在这座没有回忆的小村庄,相视一笑…

我相信,你会清楚的记得这一切的。

所以,你看,我来到这,曾经隔着一层屏幕看到的东西现在逼真的呈现在眼前,尽管它们有所改变,但你知道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

在发给你的包裹中,我夹杂了很多照片,那些都是我在这儿拍摄的,是不是觉得我的摄影技术提升了很多?

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表达自己,虽然你吃绿豆糕的时候,总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但我知道,你一点都不快乐。

假如我做的这些能让你少许快乐,那么我也会很开心的。

林白,我不知道该怎样向你解释我的不辞而别,曾经我假装自己是因为你的情绪和学习而不忍心离开,但如今,看到你考上了东大,我由衷的为你高兴。

一直以来,即使你不说,我都明白你的心思,但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还带着少男少女不太成熟的想法,而我们都不愿承认罢了。

因此,我还是遵从了我以前的梦想,来到了加州,我不想有任何人改变我的人生,改变我自己的想法。

所以,林白,请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如果有机会,将来,我希望我们都能好好的…

再见,林白。

——周疏桐6.22芝华塔里欧”

林白看完的时候,即便他内心不住地安慰自己周疏桐也有自己的生活,她也有自己的梦想要去追求,可他就是忍不住泪水。

两股热流就势顺着他的脸颊滴到了信纸上。

他不断哽咽着,最后哭声越来越大,像个小孩子被人欺负了一样。

他感到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在不断地收缩,挤压着他,名为孤独与恐惧的情绪压得他喘不过气,只能蜷缩成一团,无力地抽泣。

他在这时候才发现他对周疏桐多么依赖,那个女孩曾让他对未来充满了期望,可是以后的未来里,他都要习惯没有她的陪伴…

而那声再见,也许意味着再也不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