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末世猎人玩网游

更新时间:2020-07-28 06:07:03

末世猎人玩网游 已完结

末世猎人玩网游

来源:落初 作者:邪恶的猎人 分类:游戏 主角:文明连 人气:

主角叫文明连的小说是《末世猎人玩网游》,它的作者是邪恶的猎人最新写的一本游戏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想要杀死我,那么就从我战友的尸体上踏过来!”我高昂着脑袋骄傲地喊出这番话。  “你的羞耻心呢?”众队友齐吼。  “那是啥东西?和我有关系吗?”我转了转眼珠子,别过脑袋。  我是末日幸存者之一,但是我和大部分幸存者一样得了末日精神疾病,说简单点儿,就是精神病。  为了治疗这种精神疾病,政府开发了一款叫《新世界》的仿真游戏,让众精神病进入游戏治疗。  在森林里独自生活了三年的我,病症很严重。进入游戏之后我遇到了一群二货。这让我的治疗旅途充满了乐趣,至于这游戏到底对我的病情有没有帮助,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我还不清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围坐在地上吃着东西,喝着水,原本昂扬的斗志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每个人的眼里都带着多次死亡的深沉。在粉红蜂王可怕的攻击之下,我们又死了十次。

“再试一次,这次不过,咱就走。不就一破BOSS嘛!”我把手里还剩三分之一的干饼狠狠地丢在地上。

花盗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捞起地上的干饼,然后拍了拍,一脸失望地瞅着我,说道:“你说你生气就生气了,居然还浪费粮食,没有挨过饿,不知道挨饿的苦是吧!”

我想起了我和花盗贼相遇时的情景,当然这家伙饿得个半死,我理解他热爱粮食的精神,所以我没有计较,只是说道:“吃饱了就开始吧。”

好美美倒是很兴奋的样子,那双眼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她朝我看来,说道:“阿泉,给别人治疗的感觉真是太棒了,这话我一直想说来着,之前,我都是一个人玩,感觉好没劲。现在,虽然我把你们给Nai死了,但是我还是很开心。”

我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开心就好,开心就好,只不过,这次好好Nai,别把我们Nai死了,再打不死它,我就要甩手走了。”

我开弓拉怪,风筝起了这粉红色的怪物。我轻跃起看到那粉红色的复眼,渐渐靠近我,真恨不得自己再长条腿,但最终它还是打到我了。在它还有快1/2的血的时候,我受到了它的攻击,我大量掉血。

“快靠近!”我大声吼了起来,因为蜂王的已经停在了原处。因为我们几乎是贴着它的,所以伤害非常小,而此间足够让好美美把我们的血加满。

蜂王重新开始移动,不过移动速度变慢了,而且仇恨也从我的身上转移动了花盗贼的身上。这使得我和它拉开了一定的距离,我兴奋地在吼:“就这样,我们一定能过了!”

花盗贼仗着速度上的优势绕到蜂王的背后,对着它就是一顿猛戳。但是蜂王可不是盖的,折腾了一小会之后,它就把花盗贼给弄死了。并且朝我攻来。

幸好它的速度慢了下来,我就能够一直风筝它。“哈!只剩下二十五点血了!”我十分激动地射了最后一支箭。

24点!

我去,怎么还省1点血,搞什么鬼。我正想再次进行攻击的时候,我眼睁睁地看着一支粉红色的箭朝我飞来,正中我的心口。

然后,我就死了。我并没有释放灵魂,而是看着蜂王朝好美美飞去。如果好美美也死了,那么我们就白打了,还有一点血而失败,那将会多么地让人窝火。

好美美并没有束手待毙。她撕下一张破旧的圣经朝蜂王丢去,那圣经残页化为一道金光进入**蜂王的身体之中。

“嘭!”**蜂王倒地而亡。

耶!我开心地要跳起来,不过我死了,灵魂还束缚在身体之中,想跳也跳不出来。好美美没有着急去摸尸体,而是靠近我的尸体,对着我念了一小段圣经,我就看到了一道圣洁的光芒落地我的尸体上。

而我的眼前则出现了这么几个字——好美美对你伸出援手,是否接受援助。毫无疑问我接受了援助,瞬间复活了。

我走到**蜂王的尸体边,踢了它两脚,说道:“小子,总算把你给弄死了!”

“你怎么知道他是公的,难道你看过它的**官啦?”花盗贼那欠扁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没有搭理他,开始摸尸体。“我去!”我激动地大叫起来,一把被蓝色光芒笼罩的蓝色匕首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像这样级别的我们,根本不可能见到蓝色的武器。

“你们看天上!”好美美指着天。

我抬头一看,天上浮着几个让我心惊胆战的字——明泉摸呀摸,摸到了蜂王刺。“蜂王刺”三个蓝色的字简直要亮瞎我的眼。

“哇噻你上电视了呀!”花盗贼一脸兴奋地看着我,并且向往中带着后悔地说道:“早知道我来摸尸体了,这样我就能够上电视了。

“屁!”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蜂王刺丢给他,说道:“这是你的武器,好好拿着,你知道不知道被暴屏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花盗贼接过蓝色蜂王刺,并小心翼翼地擦了擦放入腰间的包里。“怎么会恐怖,这难道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吗?”

“你白痴啊!”好美美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如果别人有好东西,你会不会眼红,而那个好东西非常稀有,你会不会眼红?”

“不会,别人的东西我为什么会眼红,那是别人的东西。”

“你不会,别人会。你有别人没有的蜂王刺。别人想要得到蜂王刺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掠夺。现在蓝色武器那么稀有,就冲着这武器的颜色,不说它的属Xing,这都够你被守尸一百遍了。

花盗贼想了想说道:“别人不会守我尸一百遍,他们会守明泉的尸一百遍。”

我无奈地摇头说道:“以后,我不再摸尸体,都你们来摸。该死的,现在《新世界》里的蓝色武器只有一种,而且还是任务物品。我们现在级低,而且还不在新手村,遇到级高的肯定会被弄死的。赶紧走吧,这里让我特别不舒服。”

就这样,我们上路了,穿过红树林之后,就是棕树林。放眼望去棕色的一片,感觉特丑。这里的树是棕色的,叶子也是棕色的,巴掌大的叶子,挂在树枝上,看起来让人浑身不舒服。

进入棕树林后不久,原本寂静的林子,发出了沙沙的声音。我抬头看到头顶的树叶被风吹动。

好美美往我身上靠了靠,抱住自己的胳膊,走路的速度也变得慢了下来,她指着上头的树叶,说道:“阿明,你看这些树叶是不是挺奇怪的,怎么感觉它们摆动得那么有规律,角度和幅度都是一样的呢。”

听好美美那么一说,我也感觉浑身发麻,怎么看这树叶怎么感觉恶心。

“啊!”好美美尖叫了起来。

我被她吓得连路都不会走了,定在了原处。

迟钝的花盗贼说道:“怎么了?怎么了?”

“那个树叶张开了,像蝴蝶,不对像蛾子,好恶心!”

十几秒钟之后,我才知道棕树林的树叶,根本就不是树叶,而是密密麻麻的蛾子。这些蛾子铺天盖地,把脑袋上的太阳都盖住了。它们像是商量好了似的,朝我们扑了过来。

“啊!”

我的耳朵里只有尖叫声,以及蛾子的翅膀扇动的声音。我最讨厌蝴蝶、蛾子之类的东西,看到这种昆虫,就让我恶心。更别说它们成群地朝我扑过来。

刚开始的时候,蛾子还没有缠着我,我还能叫出声来。几十秒之后,蛾子们似乎明白我手中的箭一点儿攻击力也没有,就粘在了我的身上。闭上了眼睛,闭上了嘴巴,胡乱奔跑,至于为什么跑了那么久,我都没有撞在树上,至今对我来说还是个迷。

我能够感觉到它们恶心的脚贴在我的脸上,我的手上。我疯了似的挥着双手,想要驱赶这些恶心的生物。但是它们却像是恶作剧般缠着我,却不伤害我,我的疲惫值减到了50%,但是血量却是满满的。这时,我多么想死啊!

为什么你们不干脆杀了我!

我内心呐喊着。我想到了手中的箭,或许死能够让我更痛快一些吧。你们不杀我,那我杀我自己,在墓地复活,这样的话只是虚弱上20分钟而已,不至于恶心而死。

我举起手中的箭朝自己的胸口戳去,然后我死了。这是我第一次在游戏中**。

死后,我想释放灵魂,而我的眼前却亮起了几个字。

血色地狱对你伸出援手,是否接受援助。

血色地狱!他怎么会在这里,我莫名的激动了起来。我压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也没有想到他会救我。对了,他不再是一名猎人,而是一名巫师,因为杀死了我,使得他触发了隐藏任务,让他能够转职。

我犹豫了一下,点击确定。复活之后,我看到我的脚底下,有好多焦灰,地下全是树蛾的尸体,我甚至还看到一只树蛾自己着火,化成了一团焦灰。“这是什么技能,居然能够杀死这些恶心的东西。”

“小泉泉,好久不见。”

“有吗?我怎么没这种感觉?我和你很熟吗?”我没好气的看着他,因为他不应该自以为是的叫我小泉泉。如果不是这个称呼,或许我还会对他说声谢谢吧。谁教我是小气鬼,对于血色地狱放陷阱弄死我的事情,我至今没有释怀。

一个波大臀圆,长得极为妩媚妖娆的女Xing精灵,走到血色地狱的身边,挽住他的胳膊,说道:“你是谁啊?居然这么和我们血老大说话。血老大救了你,你就不会说声谢谢吗?”

“多管闲事多吃屁,你知道不知道?”我可没工夫理会血色地狱身边的女人。我对血色没好感,对他身边的女人更没好感。我转过声,大叫道:“阿花,美美,你们在哪儿?”

“等等!”血色地狱叫住了我。

我回头问道:“怎么了?”

“刚刚《新世界》暴了你的名字,你是不是打出了一把叫蜂王刺的匕首?”

PS:在此祭奠明泉的第22次死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