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盛宠纨绔小公子

更新时间:2020-08-01 07:31:19

盛宠纨绔小公子 已完结

盛宠纨绔小公子

来源:落初 作者:薄荷鸢 分类:言情 主角:夏乔安安儿 人气:

火爆新书《盛宠纨绔小公子》是薄荷鸢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夏乔安安儿,书中主要讲述了:二十一世纪双料博士穿成古代纨绔“假小子”?——夏乔安表示,压力不大。调戏过小表妹?——嗯,也能接受。调戏过贵公子,被打破了头?——卧槽,谁打的,站出来!被误会是断袖?——卧槽,那我就掰弯你!看穿成从小被当做儿子养得夏乔安如何收获一世荣宠。[前期女扮男装,后期宠文]薄荷家族群聊号码:72712641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乔安默不作声,旁边的妇人却是急了,拉住不停搓手转圈的男人道:“老爷,安儿她说不记得我了,也不知道她自己是谁了?”

“什么?不记得了?”那男人也是一脸震惊,忙奔到床边,急不可耐的问:“安儿,你知道我是谁吗?记不记得?”

夏乔安摇摇头,表示不认得,但她心里已经明白了,这男人应该就是这身体的爹了。

那男人见她摇头,顿时如遭雷击,怎么会这样呢?安儿怎么就不记得事了?莫不是傻了?

刚出去的薛神医又被匆忙叫回来,得知是小公子失忆了,就宽慰道:“大人不必担心,小公子伤到了头,或许是脑袋里还有积血,影响了记忆,吃几副活血化瘀的药或许几日就能记起来,即便是再记不起来也不会影响小公子日后生活。”

听说不会影响日后的生活,那女人微微放了下心:“唉,要是记不起来也好,忘了那个京中贵人,或许不是坏事。”

那男人也点点头,也对,那贵人哪里是他们能招惹的,安儿这回得罪了这么大的贵人,他还正提心吊胆的不知怎么赔礼请罪,要不是看这兔崽子如今气息奄奄的样子,估计他也得揍他一顿,忘了也罢,以后不要再去惹是生非,他就烧高香了。

――――――

自那日醒来,已经过了半月,夏乔安头上的伤逐渐好了起来,伤口已经结了痂,身体也有了力气,可以站起来走动几步。这几天夏乔安也从身边的两个寸步不离的俏丫鬟处打听到了不少事。

原主也叫夏乔安,是淮安县令夏正慎的“独子”。那日床边的那个三十几岁的男人就是夏乔安的爹夏正慎,今年三十七岁,而那个妇人则是夏乔安的娘,县令夫人,闺名乔佩娘,今年三十五岁,是淮安县富商乔家的嫡女,二人成亲四年,乔氏迟迟没有身孕,夏乔安的奶奶,乔氏的婆婆曾几次以乔氏不能生为由想给夏正慎房里塞人,幸好夏正慎死活不同意,只说自己若是四十无子方才同意纳妾,后来乔氏有孕,怀胎八月因为滑倒早产下一个婴孩,伤了身子,怕是日后再不能生育,乔氏的娘担心乔氏无子,夏正慎再纳妾以后,乔氏没有子嗣傍身被人欺凌,便谎称乔氏生的是个小公子。

从此夏乔安就成了个夏正慎的“独子”,这么多年乔氏对夏乔安事事亲力亲为,除了她身边的嬷嬷还有乔氏的娘,以及夏乔安的奶娘和这两个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没有人知道夏乔安其实是个姑娘。

夏正慎二十四岁才得了夏乔安这么一个“儿子”,宝贝的不得了,惯的夏乔安无法无天,整日不学无术,招猫逗狗的,简直是县内一霸,偏偏人家是县令之子,无人敢惹,所以这原主夏乔安越发张狂。

而夏乔安今年才十三岁,她自己都并不清楚自己其实不是个真爷们,只整日里跟着一群纨绔子弟招猫逗狗的惹人嫌。

前几日夏乔安听一起玩耍的一个狗友说,县里来了个公子哥,长的唇红齿白,煞是好看,一时冲动就跑去客栈堵人家,还真被他见着了,一见之下,夏乔安惊为天人,脑子一冲动,就跑上前去跟人搭讪,还充分发挥了她纨绔子弟的张狂,声称对方若是不从,自己就要强抢民男了!

结果被人家的随从打的头破血流,一命呜呼,从此彼夏乔安变成了此夏乔安了。

事后夏正慎才知道那个贵公子竟是从京中来的贵人,万万不是他一介小县令能得罪的起的,连忙上门请罪,那贵人只说夏乔安已经被揍得奄奄一息,此事就算过去了,他不再追究了,但不许夏正慎透露了他的身份,夏正慎唯有应喏。

原主夏乔安才十三岁,就已经是臭名远扬的恶霸了,对此,夏乔安无奈的撇撇嘴,这个祸害,自己一死了之,害的自己今后还得顶着这样一个名声,真是头疼啊!

自己家的这堆事是大概搞清楚了,可是对于这个国家,那两个丫鬟也所知甚少,只知道这是个叫晋国的国家,皇姓为容,这里是晋国的一个西北边境小县城,夏正慎五年前考中进士,求得回乡任县令,一任就是五年。

夏乔安把这些杂乱的信息整理了一下后,决定还是先养好身体再说。

这天,夏乔安刚吃过早饭准备回床上躺着看会书去,就听外面一阵喧哗,守在门口的小厮跑进来禀报:“公子,潘公子和柳公子来看您了!”

潘公子?柳公子?这谁?潘安,柳下惠?夏乔安一头雾水的看向丫鬟莺儿。

这莺儿和燕儿是乔氏陪嫁来的嬷嬷的双胞胎女儿,五岁时就被乔氏派到夏乔安身边跟着她了,是为数不多的知道她真实性别的人之一,以前夏乔安招猫逗狗的时候,莺儿燕儿没少在旁边规劝,但又不能说太仔细,所以没少被原主嫌弃打骂,如今她夏乔安穿来了,偏偏什么都不记得,只能仰仗这两个丫鬟了。而且据她观察,这两个丫鬟还是很忠心可信的,这半个月来为她提供了不少信息。

莺儿看了夏乔安一眼,语气忿忿道:“公子,就是这个潘公子和您说了那个贵人的事,才引得您前去……呃…才被打破了头,遭此一难!公子,别理他!”

莺儿言辞模糊的略过了她去调戏贵人的事,只把所有过错都推别人头上了,到底没说清楚这个潘公子和柳公子的来历,夏乔安只好又把目光投向稳重些的燕儿。

燕儿接收到她眼里的疑惑,撇撇嘴,眼中有些不屑道:“潘公子叫潘森,是潘县丞家的长子,生母难产去了,被继母养大,养成了个不着调的。柳公子叫柳青河,是柳县尉家的二公子,自小顽劣,柳县尉自己是个粗人,丝毫不觉得自己家的孩子这样不好,也不管束,柳二公子有时闯了祸,人家苦主上门求公道,他还说是人家没本事,久而久之,这柳二公子越发张狂,简直是咱县里的一害。反正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公子以后不要理他们!”

看着两个丫鬟义正言辞的说着别人不是好人,夏乔安撇撇嘴,貌似,原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才十几岁就能干出调戏美男的事来,比人家强在哪里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