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六尾情殇

更新时间:2020-08-01 07:24:12

六尾情殇 已完结

六尾情殇

来源:落初 作者:斯陶 分类:言情 主角:林长靖狐 人气:

《六尾情殇》是斯陶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六尾情殇》精彩章节节选: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失败的狐狸,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把他勾到手,深感无颜见狐族父老。她知道他的心里始终藏着一个人,她恨不得把那个人从他心里挖出来,却又害怕会弄疼了他的心。  他一直以为,她像一块糖一样黏着他,甩也甩不开,又怎么会离开他呢?可是当她站在另一个男人身边用陌生而冷漠的目光看着他时,他才发现原来有些事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像当初他对她说,他不可能爱上她。  狐妖一族向来多情却又薄幸,容璎后悔没有听老祖宗的话,对林长靖情根深种,于是这一场情劫注定难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容璎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几乎在同时,林长靖猛然睁眼,急避开了当头落下的刀。他一跃而起,抓起放在手边的佩剑与那人缠斗起来,不一会儿就将那人制住了。他一手将剑架在那人的脖子上,一手拨亮了已经快要熄灭的油灯,那人的脸顿时暴露在火光之中。

“黄敢,在酒里下药,岂不是更稳妥么?”

黄敢冷笑一声,说到:“将军这般精明,在酒中下药才会漏了马脚。不过,属下不知,将军究竟是何时发现黄敢有异心的?”

林长靖道:“西陲一战十分重要,姚千守却以各种借口调给我一支完全陌生的军队,人数还远少于敌军的人数,我便知他这次是要置我于死地。莫说你,这里的每一个人,我都不信。”

黄敢道:“既如此,将军为何又要拼死打胜这场仗?”

“我和姚千守之间的恩怨,不能祸及国家和百姓。”

黄敢眸光一动,他开口到:“黄敢佩服将军的大仁大义,可是黄敢的家人都握在姚太尉手中,黄敢不得不听从他的命令。还有这些将士们……也是!”

黄敢这样一说,林长靖才意识到事情不妙。方才两人在帐中打斗的声音如此之大,外面的人都没有过来查看究竟,那就说明……

林长靖挟持着黄敢走到帐外,只见身披战甲的士兵清醒地立在马上,数不清的箭头正对着他。

“将军,你看到了吧?他们的妻儿老小都被姚太尉控制住了,只有你死,他们的家人才能平安。”

林长靖冷笑:“原来如此,太尉大人真是舍得花大力气啊。”看来这场仗无论胜负,他都得死。

他眼中流泄出浓浓的杀意,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了。他用余光搜索到了自己立在一旁的战马,做好了拼死突围的准备。忽然听到一声狐鸣,林长靖愣了愣,然后慢慢退至铁笼边,打开笼门,将容璎放了出来。容璎一下子跳到了林长靖的肩上,仰头发出一声尖厉的狐鸣。

战马听到白狐的鸣叫,顿时慌了神,马蹄开始乱动,林长靖看准时机提起黄敢朝前抛了出去,同一时间飞快地跑向了自己的马,利索地翻身而上,夹马狂奔。被抛出的黄敢将堵在前方的几名骑兵撞下了马,林长靖紧接着凭借这个空隙冲出了包围圈,头也不回地朝前奔去。待黄敢从地上爬起,大喝一声“快追”时,众士兵才驾马追赶而去,此时林长靖的马已跑出了数十步远。

林长靖一边策马向前奔逃,一边将肩上的容璎拉至了自己身前护住,容璎的四肢刚落到马鞍上,便听到侧旁箭破空气的声音。林长靖将身体压低,箭从他的头顶和两旁飞过,偶尔有一两支几乎紧贴着他的面颊而过。

容璎忽然听到林长靖发出了一声闷哼,她抬起头来,但看不到他的神情,只见到他将手伸到背后,猛地折断了插在背上的箭,然后又握紧马缰狂奔。可是身后的追兵仍不肯放弃,就在林长靖折断那支箭后不久,他身下的马匹忽然中了一箭,悲鸣一声向一侧倒去。一人一狐被抛了出去,但容璎被林长靖紧抱在怀里,因此并没有直接摔到地上。林长靖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住,然后他又迅速地从地上爬起,向前奔至了崖端末路。

林长靖回头看了眼正向这边追来的士兵,又看了眼怀中的容璎,他对她道:“你走吧,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容璎仰起头来发不出满的叫声,她对他道:“本姑娘才不要和那帮粗鲁的男人在一起呢,他们指不定要把我的皮剥下来当衣服穿!”

林长靖当然听不懂容璎在说什么,但他似乎看明白了她眼中的不满,于是他愣了一下,然后开口到:“怎么?你要跟我一起?”

容璎叫了一声,表示赞同。

林长靖道:“好吧,如果你信我,就跟着我吧。”

他话音刚落,容璎就从他怀里挣脱,转而跳上了他的肩头。林长靖看了一眼快要追至的士兵,转头对容璎叫了一声“抓稳了!”便转身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黄敢带人追到崖边时,只看到一个身影骤然消失,他朝崖底望去,然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黄敢思索了一番,然后转过头来对身旁的士兵们说到:“林将军奋勇杀敌,为国殉命,你们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黄敢手一挥,带着众人撤离了悬崖。

陡峭的崖壁上,一条藤蔓左右晃动,离藤蔓不远处有一块突起的岩面,林长靖和容璎正坐在上面。听到上方的人离去了,林长靖的身体放松了下来。他将自己的衣服撕开后扔在地上,然后反手握住背后留出一截的断箭,用力拔了出来。剧烈的疼痛让林长靖闷哼了一声,额上也渗出汗来,但他没有时间停顿,立即又抓起地上的衣服,将它扯成布条,欲用来包扎伤口。

忽然感到背后一阵沁凉,林长靖一怔,转头看到容璎正站在他背后的一块突起的石块上,用舌头舔着他背上的箭伤。他感到被容璎舔过的地方流过一阵酥麻的异样,待容璎舔完落到他跟前时,他伸手一摸自己的背部,却惊讶地发现已经找不到原来的那处箭伤了!

林长靖惊异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翘起尾巴的容璎,又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他无论怎样动,身上都好像没有哪处受过伤一样。他惊奇地问容璎到:“是你治好了我的伤?”

容璎骄傲地仰起头来,说到:“除了我,还有谁?”

林长靖大喜,一下子将容璎抱了起来,说到:“你真是个神物!”

看到她腿上被他包扎过的伤口,林长靖忽然想到了什么,将她放下来,说到:“那你是不是也可以治自己的伤?”

说着,他将容璎腿上缠着的白布拆了下来,却发现那里的伤口早已愈合了。他笑了笑,说到:“已经自己愈合了。”

林长靖将容璎抱到自己怀里,闭上眼睛道:“即使你是灵物,也没有办法帮我离开这里吧?那我们就等到天亮以后再想办法上去吧,我现在已经没有力气了……”

林长靖说完之后就沉入了梦乡,崖顶的风虽然冷,但容璎蜷缩在林长靖的怀里,感觉很舒服。

容璎再一次睁开眼时,发现天已经亮了,而她被林长靖用布绑在了腰上。她扭过头去看林长靖,见他正在用手拉扯一条藤蔓,而藤蔓的另一端系在他的腰上。

林长靖低下头来看着容璎:“准备好了吗?我要向上爬了。”

容璎发出一个呜呜的声音,然后林长靖便开始抓紧藤蔓,踩着岩壁向上爬。爬至离崖顶还有一人高的距离时,藤蔓忽然发出了一声撕裂的响动,怕是要承受不住了。林长靖叹了口气,他迅速解开腰上缠着容璎的布条,将她抓起后用力向上一抛,在容璎四爪落地的那一刻,系住林长靖的那条藤蔓断裂了。

容璎猛然回身,只看到林长靖向下坠去的身影,她心里一咯噔,站在崖边犹豫了片刻后,从崖上跳了下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