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惊回一枕当年梦

更新时间:2020-08-01 07:24:07

惊回一枕当年梦 连载中

惊回一枕当年梦

来源:落初 作者:买得杏花 分类:言情 主角:程仙肖瑶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惊回一枕当年梦》的小说,是作者买得杏花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今生至死,至死不渝;若有来生,来生不忘;她已入戏,入戏情深。2017年的程仙因一曲《春闺梦》来到了不属于她的时代,她在这陌生的乱世之下,又该如何自处生存?戏如人生人生亦如梦,但是如果真的是黄粱一梦,又为何让她遇见他.....苍茫大地他一剑尽挽破,国破山河在,他一人救不了这乱世,却想给她一片处繁华笙歌落。浮生未歇,到底是一时露和啼血染花红,梦欲成时惊觉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程仙懒洋洋的靠在酒楼的二楼栏杆处,饮了一壶清淡的酒,吃了一盘在很久以前她都想尝尝的正宗老北京牛肉酱便有些兴意阑珊的从上往下看去。

街道两边是热热闹闹的茶楼,酒馆,当铺,作坊。

长街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

只是现在的北京不像以前在电视上看见得那般气势轩昂,这乱世民国时期中北京整体都有些蒙上灰透不过气的感觉。

“先生,怎么好端端的叹气了,难道这月盛斋的牛肉酱不好吃?”坐一旁的六子用袖子擦了擦吃得满嘴的油腻看到程仙轻叹口气便问道。

“这北京啊,没有比月盛斋有更好吃的酱牛肉了。”

六子更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看向程仙,他不明白程先生最近是怎么回事了,以前程先生是绝不会在现在这个时间在这么热闹的地方喝酒吃饭的,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温温和和的跟他说话,不是说以前的程先生不好,也好。就是有些冷漠孤僻平日里不怎么和六子他们搭腔,更别说带他来这吃饭喝酒了。

程仙站起来用手抖了抖蓝布暗纹长袍衫,心里倒是比前几日刚到这时的烦躁平静了好多。

经过前几日的烦恼苦闷,倒不如接受现实,既来之则安之。

程仙这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会自我排遣,她能极快的接受所有发生突然间的变化,大概是从前在照顾安奶奶时养成的习惯,也无非是个好习惯。

“吃饱了吧,走着儿吧,先生我现在心情又好了,咱继续溜达溜达吧。“

“啊?还走啊先生?您太能走了,六子我腿都要走断了。”六子哭丧道。

“走起,六子哎。今个儿爷还要把这北京城在逛一逛,哈哈哈…”

她对自已现在这台下女扮男装,台上男扮女装的生活还算满意,毕竟在这世道上以男儿身无论行事处事都比女儿身方便的太多了。

还好她本身自已的声道都不是娇滴滴的声音,程仙的声音很是特别,用以前肖瑶的话来说就是一种让人雌雄难辨,捎带一点沙哑的嗓音。但程仙这把嗓子一旦唱起戏曲来却又有种让人入耳不高亢不刺耳朵的舒服感,都说程仙是祖师爷赏饭吃的主,很是让肖瑶妒忌了一番。

程仙正在百合花和海棠花不知要买那一束中犹豫不决的时候。

突然听到对面花架那边传来一声清脆又带着满满的惊喜的声音:“程先生?程仙先生?你是程先生吗?”

程仙抬头往对面看去,只见一位青春美丽的女孩身穿月白旗袍,外罩藕色绒线衫,两条乌亮发辫松松垂在肩头,亮晶晶的双眸充满惊喜的亮光直直的看着程仙。

待完全看清这女子的样貌之后,程仙有些恍惚,差点脱口而出的:“肖瑶。”两个字也活生生到嘴边憋了回去,这女子实在很像肖瑶,却又不是她。

“程先生,果真是您啊。今天真是好运气,能在这遇见先生。”那女子又说。

“呃呃,您好,我是程,程先生,请问小姐是?”

那女子快步走向程仙,一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颊低下头一边又忍不住抬起眉眼看向程仙,抿了抿嘴唇说:“我是苍南胡同江文瑶,程先生不知道是应当的,我与先生第一次见面,但是我经常去看先生的戏呢。”

“不知小姐芳名,江小姐,是在下失礼了”

“不不不,先生贵人多事,这么多戏友,怎可能让先生一个个打听记住的。”那江小姐急忙道。

“多谢江小姐谅解,江小姐这般宽解,更让在下无地自容。”程仙为了维护好自已当红名角的形象也是文绉绉的拿捏起来。

这江小姐一听程仙夸了自已,瞬间脸红到耳朵尖上去了:“程先生,回头我江家还要请先生去唱堂戏呢,还请先生到时赏脸接邀。”

“江小姐客气了,待我收到邀请必定去。”

江文瑶听到这个回答便更是喜上眉梢,她看着程仙五官清秀中带着俊俏,身上散发出来独特的气质不禁又红了红脸。

程仙看到这个跟肖瑶长得将近8分相似的江小姐,又脑补要是肖瑶也像这江小姐这样对自已犯花痴,便不禁浑身起一层鸡皮疙瘩。

程仙和这江小姐一人抱着一大束百合花走出店门的时候,就听到从街道那边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

那边一群穿军服的军人正在清理街道两边的商贩,他们叫着:“让开,让开,全部都让开啊,等会挡了督军的道有你们好看的。”

程仙两人走到街道最里边,她尽量护着这江文瑶以免被别人冲撞到,同时也小心翼翼地捧着怀里的百合花。

江小姐看着程仙彬彬有礼的护着她,便心下感激的说:“程先生您也注意着些,看着架势是北京新上任的督军长到了,估计咱们这一时半会的出不了这街口了。”

两人终于找到一个不太拥挤的地方站着了,前面的街口被驻军封了估计要等到督军的军马部队先走过去才能放人们过。

一群军人手持长枪踏着整齐响亮的步伐有序的站开在街道两边,接着就是一阵整齐划一的枪声冲天齐鸣。

随着枪声响起,程仙看到一队人马从远走来,最前面的一队人都统一军装扎着铮亮的皮带,脚穿齐筒马丁靴都是抬头挺胸绷得紧紧的严肃样。

程仙能感觉到随着渐行渐近的马蹄声,周围的人群原本吵杂的声音也慢慢低了下来。好强大的排场,这民国时期的军阀果真像电视剧拍的那样威严。

程仙好奇的抬起头看向朝她这边走过来的军队,一眼望过去出了整齐伐一的军队队伍和规整的着装外,还有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穿着打扮,看样子大概是个军官人物。

那个跟别人不一样的人其实也就是比别的军人多披了一件黑色短毛大领貂裘披风,那个人的右手勒着马缰绳,左手拿着一根湘竹湖丝洒雪鞭。

骑下的那匹玉龙白马,在街道之上不徐不慢的踱步前进着,他的军衔虽然被大披风挡在里面,但是非凡强大的气场和走在军队最前方的位置也向人们展示着他那与众不同的地位。

程仙被人潮挤得不得不又往前走了几步,她看着原本低下头的人们也都有些跃跃欲试的人头攒动。很是无奈,原来自古以来中国人爱凑热闹都是习性,哪人多就偏往哪凑。

可不能在往外挤了,她怀里的百合都快被挤散掉得只剩下杆了,在被挤下去估计连叶子都没有了。

程仙想往里撤出去,却是连肩膀都移动不了,她看向江文瑶也是被挤得一动不动。

但是那江小姐好像是又犯起了花痴,竟直勾勾的看着那骑白马走在最前面的那军人。就像戏曲文本里写得佳人盼才子,美人等将军般痴痴相望。

程仙有些好笑的看着这江小姐,心想:“眼下可不是白马王子来了么。”

程仙离得不算远也能看得清那军官的模样,那人大概也就是27,28的岁数,身躯凛凛,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这人的相貌都甚为英气十足,一看就很招小姑娘们喜欢的一类型。饶是程仙跨越数千年的时间,看遍了现代各种类型的帅哥俊男,这军人的外貌也是让她印象深刻。

那人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似的,也扭脸侧身朝程仙这个方向看过来,大概是觉得一个清秀的“男子”在人群里捧着一大束百合花甚是显眼得很,程仙还没来得及转移视线就这么和那军官就对视上了。

两人的目光接触虽然只有极短的一瞬,但程仙被那目似剑光的眼神唬得赶紧低下头去,心里暗暗数落自已:“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看把你吓的,傻样。”

江文瑶倒是很激动:“程先生,程先生,他看到我们了,他刚才看到我们了,你看到没有?”

程仙被她一拉差点没站住连忙道:“江小姐莫急,在下看到了,江小姐小心脚下。”

待江文瑶清醒过来,有些不好意思道:“哎呀,不好意思程先生,我....“

“无妨的,咦?江小姐您的花去哪了?”江文瑶原买的百合花不见了。

“呀,估计刚才人多,不小心挤掉了。程先生的倒是护得好好的。”

程仙见大部队终于全部都过去了,街口也正在恢复正常的人们走动次序。便把手里的百合花送到江文瑶手里说:“如果江小姐不介意的话,这束百合就让程某鲜花赠美人。”

江文瑶一双大眼睛眨了眨,后也笑吟吟的接了过去:“既然程先生也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般推辞,谢谢先生的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