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惊华浮梦:乱世枭妃

更新时间:2020-08-01 07:17:59

惊华浮梦:乱世枭妃 已完结

惊华浮梦:乱世枭妃

来源:落初 作者:芦苇吃土豆 分类:言情 主角:穆绾唐亦琛 人气:

火爆新书《惊华浮梦:乱世枭妃》是芦苇吃土豆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穆绾唐亦琛,书中主要讲述了:穆绾清是个孤傲、倔强的女子,和世子打架斗殴、跟父亲讥讽愚忠、对男权女弱说不,就连当朝皇后也连连赞她性子豪爽。这样的女子原是霓虹都市里一名考古研究员,却因为探索悬棺淘出陪葬玉簪而踏入异时空成为南照国的将门之后。在恶相当权、妖妃祸乱宫闱的朝代她化身男装平战乱、斗恶臣,为保穆氏忠义更是沙场铸将,为守真爱甘心抛弃一切上演私奔戏码,谁知轰轰烈烈之后她等来的却是他的一纸婚帖,还有满门抄斩的圣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古人的能力真是无穷无尽,在没有现代发达的科技跟有利的物质帮助下,他们是怎么办到的?”

冷风再次呼过粼粼波光的湖面,乌篷船船头上半百已过的鬓白男人仰头看前面的壮阔景观,扬手拨了拨眼前的老花眼镜,感叹对身边的年轻女子说。

女子眉头微乎其微的动了动,黝黑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通过绞车摇动正缓慢上升吊篮,然后将视线转向吊篮后方那片分布着大大小小岩洞的崖壁,依稀可见高矮不一的岩洞上破损而出的腐木断板,最低的,也有海拔七八十米。

据调查,大岭头的崖壁悬棺多至上千,悬棺之多,石葬却不是本地祖辈传承的丧葬仪式,本地最多的还是土葬。

因为兴趣,她对悬棺研究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石葬的丧葬观念或许是源于古人觉得木棺葬在临水的高崖之上能尽量减少自然灾害的侵袭,借此保护船棺免受风吹雨淋,且在战乱频繁的年代里,把船棺安置在悬崖之上,还可以防止被**者和敌人毁坏。

但是穆绾清觉得,悬棺石葬的所有优点都还无法解释大岭头先民有别于风俗土葬的悬棺丧葬观念,他们一定还有某种特别的考虑,才会克服种种困难,把棺材放到悬崖上。

思及此,穆绾清再次对古人不畏艰辛刻苦坚持的精神肃然起敬。或许他们不够聪明工具也不够有力,甚至是只知道卖死力,可同心同力团结努力一步一步达成目标的精神,却是许多现代人忘却的。

蹙起眉头,穆绾清自嘲的撇唇,一向被人说孤僻的她又有何资格说团结!

收回心思看向已经被无数次上下升起降落的吊篮,距离不近,她却清楚的看清了吊篮上双腿分开平衡站立的同事小周随着吊篮上升一格而苍白一分的脸色,凝眸。

“老师,小周他……”

“不容易。”被唤‘老师’的半百男人摇摇头,回头看一眼身旁正专注看着上头一举一动的得意门生后随即将视线放在吊篮之上。“绾清啊,咱研究所一直都是‘脚踏实地’的工作,这几天小周的表现已经很好了,但这海拔最高的七号洞Xue,是个挑战啊。”

穆绾清何尝不知艰难之处,因为山势陡峭崖壁又是向外倾斜的,崖壁底下是深谷,夹在两个山坳之间,位置险恶到无人敢冲头阵,前几日的探查工作一直是小周一个人‘上天落地’,功不可没,可要登到海拔500多米的七号岩洞并且进行下一步考察,几日劳累下的小周似乎筋疲力尽,明显的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表现。可就像老师说的,他们研究所一直都是与泥土打交道,对这安身于峭壁岩洞之上的悬棺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研究所大有人在,可一说到要上高空,各个不是恐高就是身体不高不宜做危险的工作,小周不上,所有人就只能停下工作大眼瞪小眼。

开始,就注定要吃苦头。尽管考古队之前连夜会议讨论之下有了利用绞车、钢缆跟固定滑轮来摇吊篮上升的方案,可真正执行的时候,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难处许多,眼前,便是一难。

“不行,不行了,我我我——”

吊篮还没上升多高,站立于上头的小周便开始出现紧闭双目头冒汗珠跟语无伦次的迹象。他的模样可把在场的工作人员都吓坏,忙费事的将人放下扶到船上休息,可看着小周双脚一触船板便瘫软无力的情况,谁又还敢冒险?但,还有谁……

“教授!”

工作人员忙朝穆绾清师徒这边看来,等待老师做出决定。

面露难色仰头望着那洞Xue所在的位置后低头扫过现场所有的工作人员,却发现他们纷纷默契的闪躲了他的目光,就好像在学校害怕被老师抽中答题的学生。老师也犯了难,若是他再年轻个二十年……

“老师,我去吧。”

就在半百已过的老人愁叹之时,一直默默关注着一切的穆绾清语气淡淡开口,一鸣惊人将在场的所有同事都惊讶一下,当事人如昔镇定已经开始解身上厚外套的拉链。

“不行,我不允许。”

老师率先回神,拧着眉头肃容看穆绾清,“危险Xing多高你知道吗?绾清,在土葬墓Xue我对你绝对放心,但这次不一样,我绝不允许你在认为是自己收到的消息而强制上去。”

“我对悬棺研究多时看过许多有关攀登的视频跟资料,重点是,我不恐高身体健康,危险Xing比同事们要少。”

她并没有讽刺之意,眉眼间是一贯的淡色,回头朝划船的人打个手势,船只在水面调头,缓缓朝崖下划去。老师似乎被她的话打乱了方才的坚决没再说话,只是看着这个年轻的姑娘一跃过飘浮在崖下的宽阔竹排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开始戴耳麦跟工具背包,无奈叹口气摇摇头。

工作人对穆绾清的自荐煞是欣喜乐观其成,毕竟穆绾清不是别人,是他们研究所强大到比男人更有胆识的绾清姐,她上,他们就彻底排除了上那吊篮的危险。

“小心,要保持平衡,绾清姐加油!”

“绾清姐加油!”

缓缓上升,吊篮在绞车跟滑轮的帮助下以安全的速度向上移,而吊篮上挺立不显畏惧之色的穆绾清,不负众望的平衡稳站在那儿,那波澜不惊的镇定着实让在场的所有人称赞欢呼。

“稳住,你们要为冒险上去的人负责。”

老师肃容训斥,皱着眉头看已经升上两层楼房高度的穆绾清,不放心,干脆一跨由船头到竹排上接过递上前来的对讲机,仰头一边关注着竹篮上穆绾清的情况一边给她指导。

“绾清,集中精神。”

“嗯。”

吊篮上升,穆绾清连呼吸都放轻,眼底荡着些期待的水灵仰头看一眼她正缓慢接近的洞Xue,心跳,因此而加速。

不知为何,她对七号洞Xue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促使她从始就想要靠近它了解它,而现在,她正如心意朝它靠近。

她不善表达自己的喜怒,所以众人眼里的穆绾清总是皱着眉头沉思的样子,眉宇间的清冷建起一道疏远的墙,她不出来,没人能走得进去,她不说,他们也不会知道她心中想法。

随着吊篮缓缓上升,直到高山流水都落进她的眼里,四周散落旁观的人变得渺小,证明着,她离自己想了许久的悬棺之谜越来越近。可不知为何,穆绾清原本很平静的心却因为吊篮最后的冲刺‘咯噔’一下慌得无法集中注意力,焦虑慌张,抓着绳索的手青筋浮现。

“唔——”

突然,穆绾清捂着心口痛吟一声,心房泛疼刺痛。被她突然松手的动作吓坏,底下的老师跟观察情况的同事们都心焦麻乱慌了神,心跳‘咯噔’落了半拍。

“绾清,别逞强!”

老师焦急恐慌的声音震入穆绾清的耳膜,单手抓着绳索的她回神,惊诧看着自己的手脸色一白,随即忍着心口的刺痛咬牙稳住身子,闭上眼沉淀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没事。”安抚老师的同时也在安抚自己。

绾清恢复镇定,底下的人各个松口气,尽管吊篮距离洞Xue位置只要最后的短短距离,他们仍然不敢松懈。

一个多小时的努力,好不容易,吊篮终于上升到了洞口的水平位置,但新的挑战却又接踵而来:由于山体向外倾斜,吊篮上的穆绾清距离洞口仍然有2米的距离。

这一问题让工作人员头疼起来,开始讨论如何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一问题,毕竟他们能等,站在吊篮上悬了快两个小时的穆绾清不能等。

毕竟是在考古界打过滚的人,在多位年轻有为的工作人员探讨下老师抓住了重点:搭天桥。

好在,虽说第一次探索悬棺,研究人员的准备却很齐全。费了些心思力气跟时间,工作人员在钢缆上面的两根栏杆后面固定了根绳索防止吊篮摇摆,几番周折,绾清终于不负众望的躬身钻进岩洞。

进入岩洞,穆绾清从背包中取出手电,经历艰险才看见岩洞的全貌,但当眼前这一切浮现在她的面前,淡定如她,却还是被这第一次所见的景象震惊,感叹一声值得。

耳边,老师的紧张跟工作人员的询问声陆续掺杂而来。穆绾清回神,小心翼翼的就着岩壁往洞Xue里走,可才踏出两步,一股怪异的香味扑鼻而来。

怕是历时久远而形成的有毒气味,穆绾清忙从背包取出口罩带上,一边走一边跟下面等待回应的众人作出判断。

“洞Xue不算大,目测深度为六米、最高处一米八最宽处七米,底部向外倾斜,地面比较滑,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滑出去。”

“观察四周,有没有发现什么?”

穆绾清皱眉,眸光随着手电发出的光迅速却仔细的观察四周,然后,皱起的眉头在发现洞Xue左方巨大的圆形木棺后欣喜松展。

“里边虽空荡,但不负众望,木棺完好,且目测不是近代的。”

若不是木棺的头尾两端有斜坡样式,她一定会觉得这只是一截有些历史的木头,不过就算只是木头,也绝对有研究价值。

穆绾清的回复让下面嘘声一片,欣喜失望参半。喜的是木棺完好,失望,是因为绾清所说的‘空荡’,由此推断,证明木棺主人不是有钱有权之人,甚至还有可能只是因为传染病、瘟疫去世而被隔绝在这儿的普通人……

“绾清,能打开棺木吗?”老师镇定拿着望远镜看洞Xue位置,那儿已经不见徒儿身影。

打开吗?

由于洞Xue里不规则的高低岩壁压迫着,木棺身侧的穆绾清只能弓着身体打量木棺周围,抿唇。

“不行,木棺太长,而且棺顶距离洞顶只有不到十二厘米,开棺是不太可能,想办法把木棺先移出洞Xue再做后续工作。”

“行,你先做记录,我马上让人支援。”

耳边,是老师的声音,穆绾清似乎已经听不见,站在那儿凝视着被手电发出的光笼罩的木棺,一阵针刺般的痛由心脏的位置蔓延,鼻间的香味,渐渐变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