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守珠待兔

更新时间:2019-12-22 05:00:37

守珠待兔 连载中

守珠待兔

来源:御宅屋 作者:嘻嘻哈哈 分类:言情 主角:杜子君萧玉珠 人气:

经典小说《守珠待兔》由嘻嘻哈哈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杜子君萧玉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守珠待兔》是嘻嘻哈哈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杜子君和萧玉珠。都市:花生小说网提供在线阅读入口...,小说精选:几个官宦世家的小姐,进山打猎,结果被猎物们叼回家的故事。应该是三个故事穿插在一起的。第一个是守珠待兔第二个是白狐戏晴第三个是水天一色强取豪夺外加真爱甜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渊立刻明白这里便是方雪晴的七寸之处,于是便忍下时时刻刻想要喷薄的快意,故意不断顶弄她花宫内脆弱敏感的娇蕊。

“不要,不要……”,这是方雪晴张开了眼睛,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角滑落,眼中哀鸿遍野,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甬道花穴之中又麻又疼,又酸又胀的感觉,每当白渊顶到最深处,这样的感觉就被放大了无数倍。

没有想到求饶没有换来白渊半分心软,反而助长了他肆意凌虐的气焰,他狠狠的撞击着方雪晴的身子,每次都整个没入,再整个拔出,然后还会在最最深处的花心再恶意研磨一番。

不知道什么时候,方雪晴的小手已经攀上了白渊精壮的脊背,十指紧紧抓着白渊的衣衫,凸起的指节泛起阵阵青白,像一只受伤的小兽,苦苦挣扎,将他的背后衣衫弄得凌乱不堪。

“小妖精,嘴上说着不要,你下面咬我咬的这么紧,手上搂我搂得这么紧,分明就是很想要啊……”白渊趴在她身上,一边用手狠狠蹂躏她胸前的软嫩,一边啃咬着她娇嫩的脖颈,醇厚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白嫩柔滑的肌肤之上,誓要将方雪晴彻底融化成了一滩春水。

作者菌突然觉得自己很淫才。。。

雪云收尽晴风软(H 白狐戏晴部分,后面是兔子露脸)

“啊……啊……”一声声接连不断的娇啼,方雪晴无助的扭动着莹润如玉的娇躯,身子克制不住的痉挛着,她知道她身下的花穴正不知羞耻的吞咽着白渊的火热粗长的分身,那一股股奔流而下的湿热花液,仿佛也在见证着此刻自己身体有多么得放荡。

“丫头,你听得到么,你叫得多么动听,你的身子比你诚实太多了……”白渊伸手将她的两腿拉住,环绕在了自己的腰上,捏着她腰身,猛得插入到了最深处。

方雪晴一个激灵,两腿不受控制的紧紧缠住了白渊的腰,两人更加亲密无间的结合在了一起。

终于在两人频繁相撞的羞人声音之中,白渊咬着她的纤细的锁骨,最后冲刺一般的大力抽插了十几下,将龙首探入花宫之内,顶住那嫩蕊,将灼热的精华,一股一股的喷洒在了方雪晴的身体里。

方雪晴稚嫩的宫腔受到这般热浪洗礼,花心跟着猛的收缩,奔射出一阵阵晶莹的花液。

两个人都好似腾云驾雾,飘飘欲仙,直入九霄云外,又如同天女散尽的繁花,随着无尽尘缘,慢慢落下。

白渊将上身趴在方雪晴柔美的身躯上,身下分身停留在高潮之后温润紧致的花穴之中的感受着余韵袅袅,一双手掌还在那轻轻颤抖的娇躯上来回游走,体会着温香暖玉的各种曼妙。

其实白渊依然意犹未尽,但是他却不想再分享任何春色给那厨房之中的一对鸳鸯了,于是他慢慢迫使自己抽离出那对他致命诱惑的娇躯,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欲望。

但是当他低头看见身下玉人,娇弱无力的躺在石桌之上,好一副小山春浪碧波荡,雪云收尽晴风软的样子。

心中又是一阵激荡,于是脱下自己的外衣,将她紧紧的包裹了起来,拦腰抱起,急匆匆的往卧室方向走去。

临走之时还不忘,狠狠的踢了一下院子的门,仿佛在对厨房里面的两个人下了逐客令。

厨房之中的二人同时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刚刚那些狂风暴雨,落花流水的声音,令杜子君差点跟着擦枪走火,此刻萧玉珠更是老老实实的呆在杜子君的怀抱里,任由杜子君的手掌还拿捏着自己的嫩乳,生怕一个闪失,惹得他兽性大发。

过了良久,厨房里安静的只听得到二人怦怦的心跳。

杜子君不是没有想过,立刻把萧玉珠扑倒在他的身下,撕碎她红艳的衣裙,蹂躏着她娇嫩的红唇,但是,他们的第一次不应该是在这里吧。

于是杜子君决定忍,忍无可忍,从头再忍,硬生生的把是破土而出的欲念又埋了回去。

他将手掌从萧玉珠的胸前撤走,侧头吻着她的额角,轻轻的呢喃着:“没事了,没事了。”

接着慢慢起身想拉着萧玉珠走,可是萧玉珠此时早已手软脚软,摇摇欲坠,以站起身就要跌倒的样子,于是杜子君只好将她拦腰抱起。

萧玉珠依偎杜子君的胸口,整个人似乎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杜子君时不时用晦暗不明的眼神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

就这样默默无语的两个人,走出了白渊的大宅。

你还想把我怎样?(兔子和珠珠欢喜冤家上线)

走在回去的小路上,清凉的夜风,逐渐吹散了情欲迷雾。

萧玉珠的神志也慢慢清醒。于是她开始微微挣扎:”   杜……杜子君,你先放我下来。”

杜子君抱着她其实也是水深火热的,于是轻轻的将她放在地上。

哪只萧玉珠双脚一落地,比只兔子还像兔子的一样钻进了旁边的小树林,撒腿就跑。

杜子君立刻火气上涌,我没有碰你,是我君子,你仓皇出逃,太小人之心了。

于是轻点足尖,飞了出去。

萧玉珠本来就饱受惊吓,四肢无力,这厢跌跌撞撞没有跑多远,就被杜子君从后面一把揪住,然后按在了一旁的一颗树下,他气势汹汹的吼道:”你跑什么跑,我又没有把你怎样?”

萧玉珠看着杜子君近在咫尺的俊脸,那么即便这般凶神恶煞,还是依然秀美的惨绝人寰,她心惊胆颤,本来以为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

但是自从了解到院子里面让方雪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酷刑之后,萧玉珠再无半分侥幸之心,即便感受到了杜子君对自己并无杀意,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刚刚在她身后蠢蠢欲动的灼热是什么东西,伸到她胸前的手掌是什么意思,她又不是不知道!

她红着一张俏脸,也不甘示弱的回敬:“那你还想把我怎样?”

说完便瞪着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杜子君,满眼都是一簇簇气恼的小火苗。

心里那个委屈啊,不该碰的你也碰了,不该你摸的你也摸,你还对我这么凶,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杜子君看到萧玉珠那灿若星的眼眸,那顾盼生辉的样子,不由得呼吸一窒,

眼角的余光又撇到气喘吁吁之下,不断起伏的酥胸,紧跟着胯下一紧。

于是伸手捏住萧玉珠的下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