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语言恋人

更新时间:2021-05-02 23:16:38

语言恋人 已完结

语言恋人

来源:落初 作者:四季一唯 分类:言情 主角:周景尚杰西卡 人气:

《语言恋人》为四季一唯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儿时的玩笑,变成她挥之不去的梦呓。多年以后,事件的参与者均天各一方,偶然的机会,他们不期而遇。始作俑者爱上了被整蛊的女孩儿,而帮手们又一一归来。这究竟是巧合还是阴谋?相爱、背叛、纠缠、真相,他们能否解开当年的心结,让爱化作回巢鸟?  ———————————————————————————  坑品有保证,请小伙伴们放心入坑,另有连载中《身上开花的女子》,求各种虎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向来打着自由主义的陶喆源可能怎么也想不到,当他躺在医院病床上酣睡的时候,他已经上了微_博实时热搜榜的榜首。

此时,似锦正在图书馆里忙着寻找报告会的资料,书架对面传来两个女孩儿嬉笑的声音,谈话的内容似乎是娱乐八卦。

她们的话题跳跃很快,不一会儿时间就说到了七八个明星,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似锦无法专心看书,她十分恼火,抽开一本厚重的工具书,怒瞪对面的两个女孩儿。

女孩儿看懂了她的警告,顿时红了脸,灰溜溜地离开了。

似锦突然觉得有些后悔,干嘛对她们那么凶,好好跟人家说一声不行吗?她总这样,什么事情都是后知后觉。

她轻吐了一口气,继续找着资料,转过这个书架,她来到了刚才那两个女孩儿站的地方,一眼看过去,书架上居然落了一个手机,似锦摇了摇头,看她做的好事,吓得人家连手机都忘拿了。

她拿起手机点亮屏幕,是在微_博界面,还好没有密码,这就好办了,随便打个电话就可以把手机还回去了,不过,屏幕上呈现的一个红衣女子引起了似锦的注意。

“这不是哲沅吗?”为了确定,似锦将照片放大来看,“真的是她啊!”她赶忙放下手里的资料,来到馆外给哲沅打电话,提示音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起。

没办法了,似锦只好再度拿起那个掉落的手机,不停地刷新微_博消息,果然被她找到了,就在中央广场附近的市医院。

确定了哲沅的位置,似锦将捡来的手机交给了图书馆的管理员,拎起书包就朝医院跑去。

哲沅一心守着病床上的小陶,包里手机震翻天她都浑然不知。

小陶自被送到医院之后就没有要苏醒的迹象,等了许久,哲沅越发地担心起来,刚好值班医生进来查房,她急切地问:“医生,他怎么还不醒啊?”

医生自顾自地调节着点滴的速度,俯身看了眼小陶,“他没什么事,只是在睡觉,睡够自然就会醒了。”

“您的意思是他睡的很沉,所以……醒不过来?”

“会醒的。”大夫惜字如金,低头在本子上划拉了几笔,就出去了。

哲沅冲着他的背影不满地皱了皱鼻子,腹诽道,“什么嘛!你这样一点都不酷!”

哪知这医生像是长了顺风耳,没过两分钟他又回来了,还带着个护士。

哲沅一惊,局促地站了起来,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结结巴巴问道,“有……有什么问题吗?”

医生似乎无视她的存在,指了指小陶,转头低声嘱咐护士:“不要叫闲杂人等进来,尤其是院门口的记者,刚才院长特别交代过的。”

“是,张医生。”护士点头应和。

两人嘀咕了几句后,又出去了。

哲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干脆不去想了,她静静地坐回病床旁,低头仔细审视小陶的脸,这么近距离地看他,不得不承认,他帅的令人发指。

小陶忽然动了一下,一只手露在了被子外面。

哲沅死死盯住那只手,那是一只白皙的大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甚是好看。

她的心中生出一个念头,哲沅抿了抿嘴巴,像小贼一样回头看了眼门口,确定没人会进来,她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小陶的手,两手触碰的那一刻,哲沅的心神荡漾开来了。

“你知道吗,小的时候我看过一部电影,叫《大话西游之仙履奇缘》,紫霞仙子对她的姐姐青霞说,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可是我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从此以后,我就有了个梦想,那就是成为紫霞。”

哲沅说着嗤嗤笑了,“后来我长大了,我知道我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紫霞仙子了,于是我就对自己说,以后我的意中人一定是个盖世英雄,他会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我,牵起我的手,带我穿越人海,踏上一辆有座位的公交车,带着我去旅行!”

哲沅顿了顿,脸上的笑容被哽咽的声音所替代,“今天你出现了,但你也迟到了,你没有踩着七色云彩而来,而是要踩着你的滑板逃跑,你没有牵起我的手,而是骂我草履虫,我没有猜中开头,我也不想要紫霞那样的结局。”

哲沅抹了把悄然滑落的眼泪,“但我知道,我的意中人还是出现了。”哲沅顿了顿,“就是你。”

本还在熟睡的小陶突然翻过身来,干咳了两声,惊得哲沅一把撒了手。

“你……你醒了?”哲沅的脸唰的一下红了,想起刚才的自言自语,真是丢人死了。

“再不醒王母娘娘就该出来了,还紫霞仙子?人家那是倾国倾城,就你?还是做好你的草履虫吧。”小陶刚醒就开始毒舌。

这次哲沅没有反驳他,而是站在一边静静听着,他能平安无事已属万幸了,被他说两句又不会掉块肉,就让他过过嘴瘾好了。

“你怎么还不走啊?”没有听到她的聒噪,他还以为她走了,一回头她居然还在。

“我怕我走了以后找不到你了啊,我连你的名字、电话都不知道呢。”哲沅委屈说道。

“我叫陶喆源,电话是***********”小陶迅速扭过头来一口气说完。

“什么,陶哲沅?拜托这是我的名字好不好,这个时候你还开我玩笑?”哲沅有些气愤

“我没开玩笑,我就叫陶喆源啊,陶喆的陶,陶喆的喆,水源的源,不信给你看身份证!”小陶坐了起来,开始到处找钱包。

“别找了,我相信你。”哲沅按住了他的手,小陶像触电了一样静止了下来。

“被你称作单细胞草履虫的我,叫做陶哲沅,陶渊明的陶,哲理的哲,沅水的沅。”哲沅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们的名字同音了。”

她的笑让小陶觉得很意外,原来这个疯疯癫癫的女孩儿也可以有如此娇媚的一面啊,不过关于有人和自己名字同音这件事他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上一次好像是凌泽秋提起过这件事。

说曹Cao曹Cao到,凌泽秋推门而入。

“你怎么来了?”小陶惊呼。

凌泽秋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你很牛啊,一头牛都可以帮你上头条,汪峰就没你这么好命了。”

小陶难堪地挠了挠头,“外面现在什么情况?”

“你说呢?连我都能找到你,何况是你的家人。”

他的回答让小陶更加的懊恼,他深深地垂下了头,“我现在在哪个医院?”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市医院。”

“该死!市医院的院长是我爷爷的学生,我爸爸的同窗,难怪医生护士对我严密监视,想必院长早就知会我爸妈了,这下,我要暴露了!”

凌泽秋看了看时间,幸灾乐祸地说:“这个点儿,你爸妈应该已经查清楚了你在西班牙干的好事儿,我是帮不了你了,自求多福吧。”

“我不活啦!”小陶将靠枕扔向凌泽秋后,一把扯过被子蒙到了头上。

凌泽秋已经见惯了他这副撒泼耍赖的样子,躲过抱枕的攻击后,他便双手插兜酷酷地站在一边。

眼光一扫,这才注意到小陶的床边还站着一个人,待看清她的长相,凌泽秋立刻把手从裤兜里抽了出来,“你……你不是梁似锦的好朋友吗?”

“哦,是你啊!舌战八国联军的语言偶巴!”哲沅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

“语言偶巴”“哲沅是梁似锦的好朋友”“梁似锦不和学外语的人交朋友”这几个短句子突然之间在他的脑海里回旋。

一种不好的感觉席上心头,哲沅知道他想向似锦隐瞒的事情,可现在还不是坦白的时候,他觉得有必要和哲沅单独谈一谈了。

“怎么?你们认识?”小陶听到声音,掀开了被子一探究竟,他压根儿就是个人来疯。

“嗯,以后和你细说。”凌泽秋懒得解释。

小陶撇了撇嘴,看看凌泽秋又看看哲沅,三人之间出现了短暂的冷场。

“哲沅你没事吧?”伴随着一把着急的声音,一个身影冲了进来,是梁似锦。

病房里三个人齐刷刷地看向了她,然而,似锦的目光却在哲沅和凌泽秋之间游走,她疑惑地指了指二人,最终她走到凌泽秋跟前,“你怎么在这里?”

凌泽秋心头一紧,余光瞟了眼哲沅,他在心里祈祷,“陶哲沅,拜托了,千万不要说出我的秘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