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嫡女权妃

更新时间:2021-04-16 22:46:32

重生之嫡女权妃 连载中

重生之嫡女权妃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玖久 分类:言情 主角:慕云徵苏芷宁 人气:

完结小说《重生之嫡女权妃》是玖久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云徵苏芷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不是高高在上吗?现在还不是要跪在我面前,喊我一声主母!” 慕云徵的上一世,遭人利用背叛,害她一尸两命,满门被灭。 睁开眼,再重回少年时,她学会步步为营,狠下心肠,活出一个锦绣人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八章无耻亲家

在赵大太太的提醒下,赵珍儿也是终于回过神来。

她脑海中突然一转,故做委屈迷茫道:“我想找云徵玩的,听到有人说她在这边,便走了过来,看到云徵之后,想和她说话,不知怎么,闻到一股特别的香味,脑子里就有些迷糊。后来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赵珍儿说着,就开始抽噎,一滴滴的眼泪落下来,看着让人极为心疼。

她今日和韩正怀的事暴露在众人前面,想要遮掩也来不及了。

不过也没多大关系,最多名声不好听,反正韩正怀还是要娶她的,毕竟她肚子里已经有了韩家的骨肉。

但是慕云徵,一定要拖下水。

“你胡说,我家云徵怎么会用迷魂香这等下三滥手段!”沈氏一听赵珍儿的话,当即反驳了出来。

赵大太太庆幸女儿还不算傻,一听沈氏的话,心中欣喜万分,面上却迷惑不解,“珍儿并没有说迷魂什么的,怎么沈夫人你这么紧张?”

沈氏心中咯噔一声,自己话说的太早了。虽然对方有这个意思,但由她说出来并不妥当。

她也是被之前外面那些风言风语弄的心神太过不平,才犯了这样的错误。

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到底要怎么回应,在其他人看起来,倒像是理亏没话说了一般。

赵大太太心中得得意的很,她就知道沈氏就不是个能说会道的,只要说是慕云徵给赵珍儿下了药,到时候最难看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就在这时,在远处花丛观看了好一会儿的慕云徵冷冷一笑,真是死性不改,都到这时候还想拖她下水。

她迈出花丛,走向众人,面上都是不解:“娘,你们怎么都在这儿?”

“云徵你没哪里不舒服吧?刚才有丫环说你晕倒了,找了半天没找到你,把娘担心坏了。”

见她出现,众人才想起,来后园的起初目的是要找这位慕家大小姐的。

谁曾想到撞见赵珍儿和韩正怀的丑事,差点忘记了这位正主。

赵大太太见慕云徵安好无恙,心中不由惊疑,韩夫人不是给她下药了吗?为何慕云徵看起来无半点异样?

可赵大太太也来不及深思,她看到慕云徵之后,立即换上一副愤怒的表情,

“云徵,珍儿怎么说也是你的表亲姐妹,你怎么可以为了平日里一点口角,就对她用上这样下流的手段!”

这句话一下提醒了众人,对啊,慕云徵是那下迷魂香的人啊!

但这慕家大小姐看起来极为端庄,会是用迷魂药的人吗?

不得不说,一个人样貌生得好,在很多时候就有用处的,起码大部分的人在看到慕云徵的时候,是没有办法把她和用迷魂药这种东西联系在一起。

这也为慕云徵接下来的说辞,添了一份说服力。

“什么迷魂香?你们在说什么?”慕云徵眸子里的疑惑清楚的映在众人的眼底,令人觉得有些奇怪。

有那热心一点的夫人,就把刚才的事挑着说了。

“你还想赖账!要不是靠近你闻到奇怪的香味,我怎么会做出这等事!”赵珍儿自然也不会错过这等攀咬的机会。

“你莫要胡说!”沈氏望着赵珍儿,眼底有了怒意。

她绝不相信自己女儿会做这等事。

“娘。”慕云徵握住沈氏的手,低呼了一声,见沈氏望向她之后,轻轻地笑了一声,“你不要急。”

在她安抚的目光中,沈氏仍然存在疑惑,但没有再开口。

慕云徵则转头望着赵珍儿,“表姐,假如,我是说假如,我真的给你下了迷魂香,那你现在最应该责怪的,应该是韩公子才对啊。”

“我为何要怪他!下迷魂香的人是你又不是他!”赵珍儿一心护着情郎,维护的话脱口而出。

她没有看到周围的夫人,脸上都齐齐一变。

作为一个未婚女子,被人下了迷魂香,和一个男子亲亲热热,最应该斥责的,不应该是那个对自己动手动脚,不给尊重的男子吗?

“噢。就算我给你下了迷魂香,但是韩公子也不应该趁机轻薄你啊!”慕云徵歪着头,好似有点天真的反问。

赵珍儿一时语顿,但飞快的就接了,“那是因为你对他也下了……”

慕云徵惊异的睁大眼睛,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表姐,你刚才说,是一个人来找我的,在花园里遇见了我,我给你下了迷魂香。那韩公子呢,我又没遇见他,再说,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为何要他与别的女子有了牵连!”

说到后面,慕云徵竟是红了眼眶。

“对啊,韩公子是慕家小姐的未婚夫啊,她不可能做这事啊,要知道赵家可是官家,到时候还不知道谁是正谁是小呢!”

“你说的对,那这韩公子,是看到赵小姐迷魂了,趁机抱着占便宜?”

“那人品也太下流了吧!在未婚妻的家中做这等事,真是丢人脸面啊!”

议论声不断的传出,韩正怀本来是想不出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眼下不出声也不行了。

再不说话的话,他就变成占人便宜的登徒子了!

“我并没有趁赵小姐迷魂的时候占她便宜!”韩正怀解释道。

“那你们刚才是在做什么!”那么多人可看见你们抱在一起了!

那是因为赵珍儿自愿的!韩正怀心中这么想,正要说出来,对上赵珍儿一双含怒的眸子,瞬间忍了下来。

一直在一旁的赵老太太,慢悠悠地开了口,“韩公子可能是喝多了酒,认错了人。毕竟云徵和我们珍儿是表姐妹。”

姜还是老的辣!

赵老太太要就不开口,开口了一定不会简单!

赵珍儿确实和慕云徵有一两分相似,而且今天两人穿的又是一样的衣裙,认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最为巧妙的是,这句话,又把慕云徵扯到污水里了。

韩正怀喝醉酒亲薄赵珍儿,是因为她和云徵像,那不就代表慕云徵平日里可能和韩正怀早就私下接触了吗?

沈氏地惊讶地看了一眼赵老太太,赵老太太扫了她一眼,眼神里含着深深地不满。

她是长辈,沈氏被这么一看,目光就不由自主的地下了。

为什么赵老太太也会这么说?事情明明还没弄清楚啊!

韩正怀也顺着杆子开了口,“赵老太太,赵太太,真对不住,是我喝酒唐突,错认佳人了!但我会负责的。”

这就是承认把赵珍儿当成了慕云徵了!

事情一连出现几次变化,围观的夫人和小姐都有些迷糊了。

难道这慕云徵真的对赵珍儿下了迷魂香?却没有想到赵珍儿,撞上了原本要私下与自己私会的未婚夫,弄出这么一部闹剧?

就因为平日里的口角,做出这等事,那真是太可怕了。

众人猜测纷纷的眼神,令沈氏如芒在背,转头看自己的女儿。

却见她玉白的面容无一丝慌乱之色,乌黑的眼眸定定地望着赵珍儿,仔细看,唇角似还含着一抹期待的淡笑。

云徵难道气傻了?

这些天杀的,无论如何,今日她也要把这件事弄清楚,就算把这些官夫人都得罪,沈氏也不怕了!

就在沈氏准备说出,让人去把所有出园的路关闭的时候。慕云徵突然开口了。

“表姐,你的裙子上,好像脏了一点……”

“这么生硬的转移话题,你也不怕惹出笑话……”赵珍儿正要接着嘲笑慕云徵,突然腹部一痛,她捂住腹部,轻轻地低呼了一声,

“娘……”

赵大太太虽然生气赵珍儿在众人面前给她丢脸了,但见女儿情况不对,还是不由担忧道:“珍儿,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我肚子疼……”

赵珍儿颤声说着,才不过一瞬间,她就感觉腹部疼痛如刀割一般。

“啊——她、她流血了……”

一旁众人中,有一位夫人叫了出来。

因为赵珍儿的裙子是桃红绣着艳丽的花,云徵刚才说弄脏了,但只是一点点,其他人一时也看不出。

但是现在,一缕血红从她的裙角处低落,不用特意去观看,都能瞧见淡白色鹅卵石上,鲜艳惊心的颜色。

“好痛……”

赵珍儿全身无力,赵大太太身上靠去。见赵珍儿突然如此,赵老太太和韩正怀也是变了脸色,当即命人扶着赵珍儿,往一旁可以休息的亭子里走去。

“赵小姐怎么了?”

赵大太太对上沈氏的目光,眼底不太自然地闪了闪:“这孩子真是糊涂,一心想着来参加春宴,却忘了今日是自己的小日子。这真是丢脸,让诸位见笑了。”

沈氏虽然此时已经对赵家不满,但也绝不会对赵珍儿置之不理。

她侧首对身边的绿翡吩咐道:“找人先送赵小姐去客房休息,然后再去拿套衣物,煮些姜汤什么的一起送过……去……”

话将说完时,沈氏突然语音一慢。

她蓦然想起,以前去赵家时,她与赵大太太闲聊女人家一些私密事情时,赵大太太还欣慰地说赵珍儿身子好,每次来小日子既准时,又无异常,当时还令沈氏一阵羡慕。

怎么今日却这么般疼痛难止?

还有那血,为什么那么多?

沈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的太多,她觉得,这不似来了小日子,更像是……小产!

念头一出,她也吓了一跳。

赵珍儿可是一个未嫁的姑娘,连婚约都没定的。

可是当人心里想通了一些事以后,再看一些人和事,沈氏恍然发现,赵老太太,赵太太她们的表情,是多么的不自然。

韩正怀紧张跟在赵珍儿身边的模样,又哪里是普通关系?

真是好一个亲家,好一个亲戚!

韩正怀一转头,对上沈氏审视的视线,连忙心虚地垂眼避开。

毕竟也算是家丑,沈氏也不想闹大,毕竟对方现在还是自家女儿未来的夫婿,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家女儿脸上也无光。

韩正怀已经与云徵有了婚约,却还和别的女子私相授受!

是谁不好,偏偏是赵家的小姐!

还有赵家,沈氏早就与他们说过——自家与韩家是有婚约的!

若说,以往沈氏还曾想保住自己女儿和韩家的婚事,希望女儿早点嫁入韩家。

那现在,就是无比害怕且无比庆幸,幸亏女儿还没嫁去韩家。

退婚。

沈氏生平第一次觉得也非坏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