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天堂武装信使

更新时间:2021-04-16 22:39:02

天堂武装信使 连载中

天堂武装信使

来源:落初 作者:烙铁头 分类:玄幻 主角:魏腾远明白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烙铁头的原创小说《天堂武装信使》,主角魏腾远明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现实社会某城市。在现实社会流传着很多千奇百怪的故事或着传说,这些故事并非空穴来风。那些能只手禽妖的道士,勇斗恶灵的驱魔人,洞悉未来的预言家,游走于两个世界的通灵师其实都隐藏着另外一层身份。天堂的天使们掌管着三界,也掌管着无数超强神力,但对于人类世界的灾难,混乱只能视而不见。地府受天堂监管,利用一切残忍,恐怖的手段让那些犯了罪孽的人在死后付出代价。怎么说呢,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类型,勉强算是都市幻想吧。反正不是爽文,没有操天、操地的情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且不光是王总,就连炮哥和他的那些手下,也被我的这一手吓得不轻,以至于扶我上车的那两个家伙,都不敢接触我的身体,试探了好几下才放心上手。

这次任务虽然有惊无险平安结束,但却产生了很多的疑团。

从牛哥的解释来看,那团缠绕在尸体上的菌丝,是不可能平白无故出现在活人世界的,如果菌丝自己不可能跨界出现,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些菌丝是被人为带到凡世的。

既然这种菌丝只生长于地府,那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些逃离地府的恶鬼在出逃时一并带出的。

但是看牛哥的表现,像是对有鬼携带菌丝,偷偷逃离地府的事完全不知情。那这就有意思了,地府囚禁的鬼魂能随便跨界旅游,当局居然毫不知晓,这可真算的上是天大的漏洞了。

不过这也说不过去啊,如果真有这么大的漏洞,那人间岂不是天天都有精彩故事发生?可是没感觉世界有那么热闹啊,除了到处人与人,国与国互相掐架外,也没那么多离奇的事情发生啊。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大疑问,这种菌丝是怎么缠到王济林身上的?又为什么缠到王济林身上呢?就为了让个孩子尸体,在大白天出来溜达一圈吗?显然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做这事的人肯定是带着某种目地的,但是从效果看,好像也没法产生太大的影响吧?

就这种菌丝在人间能产生的作用来看,真要是想让这做点什么,我看也很困难的,别说碰上国家的专业武装,就是碰上施工队的重装备,也是被秒杀的下场,最后的能产生的影响,无非是在当地制造了一些谈资而已,这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我猜测,很可能就是哪个地府当差的饭桶,工作失误将菌丝带入了人间。

不管这件事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危险既然已经被清除,我也懒得在思考,毕竟我只想做个冒牌的侦探,这么烧脑的问题,还是让天上的鸟人们去琢磨吧。

回到市区,王总直接将我送到了医院,还是那间豪华病房,但是这次给我配了一位专业陪护,让我可以安心养伤。

在临分别的时候,我将那张绑匪的身份证复印件交给了他,并告诉他这就是其中一个绑匪,我想以王总的人脉,找到这人也不过就是时间问题,所以我也不用再亲自查访了。

事情至此就有了一个比较好的结束,我承诺的事情基本算是做到了,对于上岗的第一个工作任务,能有此结果我是很满意的,毕竟经验不足,有些瑕疵也是可以理解的。

王总把我安排在医院后就没有了消息,但是我的报酬他还是很诚信的汇给了我。收到汇款短信的那一刻,我激动的差点摔了手机,现在咱也是有钱人了,哈哈哈哈。

我在医院里整整呆了半个月才不舍的离开,其实我的伤只用了一个星期就基本痊愈了,但是我就是舍不得这豪华舒适的环境,所以一直佯装身体不适耗在里面,主治的医生最后都快被我逼疯了,天天抱着一大堆的医学名著,对着我研究,时不时的还会坐在那呆呆的自言自语,我一看再住下去这个医生可能就要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了,于是大发善心办了出院手续。

出院那天,医生拉着我的手热泪盈的说:“干了十年的医生,你是我治的最有成就感的一位病人。”为此他还特意留了我的号码,说以后一定要常联系。

我依依不舍的惜别了这位专业精神可敬的医生,出了医院的大门,就把我那大山寨牌的山寨手机,连同手机卡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现在咱也是有钱人了,是该跟过去说拜拜了。

我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周身的装备彻底更新一遍。

我拦下一辆出租车,就直奔最大的商场驶去,为了显示和以前的自己诀别,我特地扔给了司机一张百元大钞,潇洒的留下一句:“不用找了!”就下了车。话说这种感觉还是特别好的,只感觉胸中畅快无比。

我走进名品汇聚的商场,从手机到手表,从外套到造型整个更新了一遍,连内裤都是国际知名品牌,那感觉就是两个字:倍儿爽。

而且我因此还悟出了人生的第一个感悟,为什么成功人事都语言精短,少言寡语呢?因为他们平时只说“包起来!”“这个要了!”“不用试了,给我打包!”,而一般人却都在说“老板。便宜点呗,你便宜点我以后常来,如果你再便宜点,我介绍我朋友来。诶,老板你怎么不包邮啊?不包邮那我不要了。什么,又包邮了?包邮了,还能再便宜点吗?”

这次我终于体会到,作为一个语言简短的成功人士,是什么感觉了。

所到之处都是一片的笑脸和赞扬,那些西装革履的美女店员,一个个像见了亲人一样和我攀谈,那亲热劲都让我怀疑,是不是曾今和她有过一腿。

最夸张的要数买手机时碰到的这个姑娘了,一听我要买台手机,直接就贴在了我的身上,挽着我的胳膊在展示台上一个一个的介绍,外人看了还以为是两口子呢。

我能随便让她这么挽着吗?开玩笑嘛!必须可以啊。这便宜不占白不占,长了这么多年了,还没和哪个姑娘有过这么亲热的举动,反正不是我主动的,我有什么不好意思?

为了多享受一下这样的优质服务,我把每一台手机都咨询了一遍,那姑娘到也耐心,一一讲了每台手机的优劣,还针对我给了些建议。

但是我心里明白,要不是自己的这一身行头,加上时不时露出的名牌手表,这姑娘估计早都失去耐心了。

当然我也没有辜负她的付出,我挑了一台店面最贵的手机,连同各种被她吹的天花乱缀的附件,总共消费了一万多。

看来人和人之间的事情,有时候很难说清的,自己为挣这笔钱受到那么多屈辱,现在又用别人的屈辱来换回自己的尊严。

之后我给父母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混的不错做生意赚了钱,过几天回去把老屋翻盖一下,让二老做些准备。

我们家的房子是最早的那种土瓦房,长年累月下来房子已经四面透风,逢雨必漏了。

自己现在的钱看着不少,但是想在这个大城市买房子,还是有些差距,所以只能给父母翻盖几间新房先住着,等将来挣到更多的钱,再考虑在城里买套房子,如果他们二老愿意来,到时候再接来享享福。

我大概规划了一下自己现有的钱,在我们老家盖三间平房最多也就十几万,这还是近几年工费和材料上涨的价格,如果早几年连十万都用不了。

如果想盖的奢华一点,就得仿照别墅盖个小二层,前门有车库,**有花园,这也是现在我们那很流行的格局。价格自然要高很多,需要近三十万左右。

我觉得既然盖就盖个住的久的,为剩一点钱最后没住几年房子就过时了,又得花钱重建,那花的要比现在多的多。多数人选择便宜的盖法,也是出于无奈,如果现金充裕谁不知道盖最好的啊。

我在脑海中自动划了三十万出来,然后我脑中就只剩了二十八万多,看着还有不少,我就开始琢磨换房,买车的事情。

我先是查了一下王总那种牧马人的价格,不出所料的失望了,四十多万还是低配,像王总那样的高配越野款的,没五十万根本拿不下来,所以只好占时先搁浅了这个想法。

转而去关注房子的问题,我打算租上一套好一点的房子,为方便我直接联系了中介,现在有钱了能让别人跑自然不愿自己再跑,但是换房真的是中国人的噩梦,从托付中介找房开始,我就每天奔波在各个小区之间看房。

所看的房子,每套都有让我感到中意的地方,也都有让我感到不满的地方,始终无法找到内心所期望的那种房子,找房的事情也就这样拖了下来。

之后的一个月我再没接到任何工作任务,有一阵我甚至在想,不会是我已经合格退休了吧?

你还别说,有了前段时间紧张刺激的经历,我还挺期待自己下一份任务的。但是牛哥迟迟不来,搞的我的激Qing无处宣泄,于是我迷上了酒吧**,开始夜夜泡在酒吧,KTV等场所,来释放自己过于亢奋的精力。

这天我在一家酒吧的厕所出来,经过包厢走廊时,迎面走来三个打扮奇形怪状的年轻小伙,其中一个留着鸡冠头的年轻人,不小心和我撞在了一起。

这人满身酒气,步伐不稳,显然已经喝的高了。因为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我也没有在意,轻轻说了声:“不好意思。”,就打算离开。

谁知这家伙却没打算就这么结束,他瞪着双眼冲我骂到:“你***,眼瞎了?”

“诶,你怎么骂人?撞了你,我道歉了。何况还是你撞的我!”

“你***,道个歉就算完了,老子扇你一把,也说声对不起,行吗?”那人的同伴见起了冲突,就走过来围住了我的去路,三个人把我堵在走廊里,因为走廊不是很宽,我只能背靠着墙壁站着。

我想跟他好好说,可这人胡搅蛮缠,根本不打算讲理。这时我也看出来了,这些家伙是看我穿的像有钱人,所以想讹些钱财。

周围包厢里的客人一看这边起了冲突,都关上了房间的门,只有几个好奇心重的还在远远的围观。

照以前的脾气,我早都该出手时就出手了,但自从我知道了打架的恶鬼将会面临的惩罚后,我就变的隐忍多了。

我压着肚子里的火,还在争取与他们讲理的可能:“这走廊这么窄磕磕碰碰很正常,而且我也给你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那鸡冠头一听,眼睛瞪得更大,打声吼着:“CaoNM,你TM的以为光道歉就算了?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Cao,信不信老子今天弄死你!”

鸡冠头旁边的一个同伴,适时的插话到:“我大哥你惹不起的,你若识相就老老实实给我大哥赔偿,我大哥也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你一马,不然你看你出不出的了这儿的门。”

我凝视着他,心中无比钦佩,这个白脸唱的简直太有水平了,我在想他这么牛的演说天分,直接去做乞丐风险肯定要比这种讹诈小得多啊,反正根本形式是一样的,都是要钱。

我本来是抱着同情看他们的,因为我知道他们死后会遭受什么样的惩罚,所以尽可能想和平解决纠纷,但这些家伙显然就是些无赖,根本不和你讲理,张嘴就是爆粗骂人,我就是有再好的脾气也架不住这么被骂啊,胸中的火气上涌,就准备和他们干一仗,虽说胜面不大,但也不能就这么认怂啊。

瞅准机会我突然出手,一把向鸡冠头的领子抓去,经常听人说擒贼先擒王,此刻觉得那都是屁话,我就是觉得得先干这个最嚣张的,打不赢也让他长长记Xing。

可我的手才探出去一半,眼角的余光就看到,对面一个包厢出来五六个壮汉朝这边走过来,心想这是要糟啊,这肯定是和对方一起的人啊。

眼见不妙,我急忙收回已经伸到鸡冠头面前的手,佯装挠了下头,但是收的还是太晚了,前后动作太不协调,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想干嘛。

“CaoNM的,还想动……”鸡冠头一见我的举动张嘴就骂,可才说了一半就被身后甩来的一巴掌打断了,而打他的人却是那几个壮汉中的一个。

这一巴掌打的极重,在这么嘈杂的环境下,巴掌的声音都异常清晰。

这一幕把我也给惊住了,我看看那几个人,个个剔着大光头,脖子上挂着俗气的大金链子,但是没一个是认识的。

他们为什么出手帮我解围呢?这些人看着也不像什么好人,要说是路见不平我是不怎么相信的,难道这些人垂涎我的美色,所以出手想来个英雄救美男?脑海中的想法闪过,吓的我不由自主的收了收菊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