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音醉无痕

更新时间:2021-01-13 20:00:33

音醉无痕 连载中

音醉无痕

来源:落初 作者:莫了央 分类:玄幻 主角:师傅星君 人气:

火爆新书《音醉无痕》是莫了央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师傅星君,书中主要讲述了:今日的忘川格外清净,溪音闲了下来,想着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一个鬼魂也见不着。风若今日也没来找她,她闲来无事,干脆搬出些酒来喝。钟离柒痕死后,阎炙曾告诉她,当初他问钟离柒痕为她做这些值不值得,他怎么回答的呢,他说不值得,但是他愿意!如今,她只想再见他一面,哪怕只有一瞬,让她给他说声对不起也好。不知不觉周围已经堆满酒瓶子,溪音也有些醉了,趴在桌上喃喃自语。这时有人走过来了,溪音以为是去投胎的鬼魂,施法递了一碗汤递给他,并没有看他。“躲到这儿了,真是让本尊好找。”这声音,看来她真是醉了。“钟离柒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阎炙一直以平稳的速度飞行,溪音躺在阎炙身上倒也不是特别难受,只是她一路看来,这沿途越来越荒凉。

“钟离柒痕,你要去哪儿?”

“怎么,书上没记载本尊的老巢吗?”

这么说来,他这是要回他以前的住所了,可是他是魔祖,他的老巢不应该在魔界吗?

过了几天他们就接近了海面,再飞了个数十里,就见一座孤岛,只是溪音觉得有什么遮住了视线,面前的事物看不太真切,可是她明明就看见了一座孤岛,却看不清岛上有什么。

“上来!”钟离柒痕将手伸到溪音面前,溪音听话的跳上他的手心,然后钟离柒痕再次将她放在肩膀上。

溪音不知他要做什么。

钟离柒痕双手结印,然后就看见整个岛被淡黄色的光圈包裹着,溪音这才恍然大悟,不是她看不清,是钟离柒痕下了结界,所以从外面看才什么都看不见。只是钟离柒痕消失的时间怎么说也有几十万年,他的结界竟然一直没有消失,也就是说钟离柒痕从来就没有死,只是受了重伤一直在恢复。

溪音忍不住猜想,当年他究竟受了多重的伤,到了现在都还没有恢复,那么伤他的人,又会是谁。

溪音愣神之际,钟离柒痕已经将结界打开一个口子,阎炙落到地面上,钟离柒痕跳下他的背,然后阎炙也不说什么,就退到了海里,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钟离柒痕的结界又合了起来。

“你的坐骑不跟在你身边吗?”

“他叫阎炙。”

“哦!那他去哪儿了?”

“你这么好奇,不如本尊将你扔下去,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溪音知道,这种事情钟离柒痕绝对做的出来,当即干笑两声,“我不好奇,一点儿也不好奇。”

溪音当前的处境也算是与世隔绝了,完全不知道因为钟离柒痕的出现天界和魔界乱成什么样子了,当然也就不会知道天界的人找不到她急成什么样子了。

也不知钟离柒痕走了多久,溪音一直观察左右环境,将这一路记在脑中。

“你以为记住路就能跑出去了?”

钟离柒痕的声音淡淡的,溪音听了却想打人,怎么她有半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连她打什么注意他都知道。

“怎么,这些风景还不让人看了,是你家的啊?”

“嗯嗯,就是我家的!这勾祢之地都是本尊的,这上面的一切自然也是本尊的。”

这里,钟离柒痕居住的地方,被他称之为勾祢之地,因着岛上有座山,叫勾祢山。

“霸道!”

“本尊有资本霸道。”

溪音不想再和他说话了。

溪音严重怀疑钟离柒痕是不是真的不会腾云,阎炙一走,他就一直走路,走了这么久什么也没看见,这儿真的是他的老巢吗,怎么连个庭院也没有。

“倒是没怎么变!”

钟离柒痕喃喃自语,溪音也打起精神,扒开挡住她视线的头发,眼前是一座破旧的房屋,虽然周围长满了杂草,看起来有些陈旧,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却不容忽视,就像一个人经历岁月沧桑沉淀给人成熟稳重的那种感觉。

溪音摇摇脑袋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这只是一座房子而已,她怎么会把他想成一个人呢,不过,眼前这些传递给溪音的信息就是,这里以前肯定十分繁华。

钟离柒痕略微施法,这里就焕然一新,杂草什么的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竞相开放的花儿。

都说人靠衣装,这房子也不例外嘛!溪音抬头一看,‘棠棣之华’,名字还挺好听的。

“钟离柒痕,没想到你还挺会享受啊!”想她怎么说也是个受三界尊敬的神仙,陌云庭幽静景美,却也比不上钟离柒痕的‘棠棣之华’。

“出息!”

溪音哼哼一声不理他。

钟离柒痕抬脚走进去,没想到里面还挺简约大方的,钟离柒痕品味不错嘛。

钟离柒痕七拐八绕,终于在某处房间停了下来,里面雾蒙蒙的,空气中湿气很重。钟离柒痕将溪音拿下来放到桌子上,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你干嘛脱衣服?”

“洗澡啊,怎么,你想看?”

“谁想看了!”溪音脸色微红,她总算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了,“反正我也跑不掉,不如你将我变回来?”

“想变回来了再看?”

“你……”溪音觉得无法和他正常交流。

“腿在你身上,你要跑,本尊又没有拦着你,再说了,是你自己变成这样的,求我做什么?”钟离柒痕说着已经走进屏风里面,稍后溪音便听见他下水弄出来的声音。

她的法力被他封印了,她能不能变回来他不知道吗,溪音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气死她了。

正生气呢,正在心里骂他呢,溪音突然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暖流流过,接着自己就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看着自己粗胳膊粗腿儿的,溪音喜不自胜,果然还是这样看着顺眼啊。

溪音压下自己激动得心情,不能太激动,不能太激动,不能让钟离柒痕发现了,她想着从这里逃出去以后不能回天界,那太容易被钟离柒痕找到了,她想她还是去找风若吧,皇宫人多好掩护,不容易被发现,想好了后路,溪音坐好身体,闭上眼睛心中默默念诀。

溪音睁开眼,怎么还是在这儿,再念,还是在这儿……

“哈哈哈……”

钟离柒痕毫不遮掩的笑声透过屏风传过来,溪音就知道她又被钟离柒痕耍了,他只是将她变了回来,完全没有解开她身上的封印。溪音气极,她就说嘛,钟离柒痕怎么会这么好心。

“钟离柒痕!”

“本尊不聋,吼这么大声干什么!”

“你到底想干什么?”

“本尊什么也没干啊!”

溪音真的很想打他,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冒出这样的想法了,钟离柒痕太欠揍了。

“本尊放你走,是你自己不走的。”

说的简单,没有术法,腿儿走断了也走不出去啊,况且还四面临海,她游出去吗?她又不是阎炙。

“既然你这么想陪着本尊,本尊便带你去见见世面。”

溪音不明白钟离柒痕这话是什么意思,然后又听见了水声,应该是他起来了,果不其然,钟离柒痕已经穿好衣服从屏风里走了出来。

依旧是暗黑色的袍子,脸蛋儿还是那么魅惑,溪音翻白眼,衣冠禽兽。

“本尊瞧你眼珠子不太好,要不要本尊帮你重新换一对儿?”

“不用,不用,小人用得很是舒心,不敢劳烦魔祖大人。”她再也不敢翻白眼儿了,钟离柒痕太小气了。

“要不直接换个脑子吧?”

她不敢在心里骂他了。

溪音低着头,不看他暂时心里也没骂他,就是一幅受了委屈的模样。

钟离柒痕甚是满意,“走,本尊带你去开开眼界。”

然后溪音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跟着他走,她想反驳两句,发现自己开不了口,说不出话了。钟离柒痕果然强大,溪音连他什么时候施的法都不知道。

钟离柒痕出了棠棣之华便唤来一朵祥云,那时溪音感叹,原来他是会腾云的啊,然后就飞去了结界边缘,到了地方钟离柒痕唤来阎炙,伸脚踏上阎炙的背,这次他没有站着,而是选了一个十分舒适的姿势躺在阎炙背上,顺便将溪音也拉下去坐着,她的屁股啊。

然后他轻轻拍了拍阎炙的背,阎炙明白他的意思,慢慢飞上空中,到了一定高度便停了下来。溪音抬头一看,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见。钟离柒痕抬手一扫,浓雾散去,眼前瞬间明朗。

溪音总算知道钟离柒痕口中说的开眼界见世面指的是什么了,黑白一片的天界,魔界大军啊。

钟离柒痕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儿了,惹得人家千里迢迢来围杀他。

溪音这时才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些天界的人看见她和钟离柒痕在一起会是什么反应,会怎么想?溪音怒不可揭,眼里仿佛能喷出火,死死地盯着他。

钟离柒痕见她如此生气,不过轻挑剑眉,再很是轻浮的来回抚摸她的脸,溪音想躲躲不掉。

天界,魔界众人终于等到钟离柒痕现身,没想到却是这样一幅场景,当即气就不打一处来,他们是来打架的,钟离柒痕却和女人调情,简直太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了,思及此处,有沉不住气的直接就开始攻击钟离柒痕,奈何却被结界反弹回去。

因为攻击,淡黄色的结界完全显现出来,钟离柒痕并没有撤掉结界。

结界震动,钟离柒痕自然能感觉到,收回在溪音脸上造次的手,冷冷的看向空中的两界大军,“这么着急送死?”

钟离柒痕将结界撕开一道口子,阎炙不愧是钟离柒痕的坐骑,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驼着他们飞出结界,和他们在同等高度停下。

这回溪音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因为她明显的看见了那些天界,魔界的将士看见她和钟离柒痕在一起不可置信以及不自觉后退几步的样子。

她的一世英名啊,都被钟离柒痕毁了。

许多人见到溪音竟和钟离柒痕在一起,心中打了退堂鼓,钟离柒痕只是传说里很厉害,可是溪音的厉害他们可是见过的啊,若是钟离柒痕和传说中的一样,再加个溪音,他们还有什么胜算,简直就是来送死的啊。

“溪音姑姑,您乃天界战神,怎可与魔祖为伍?”这次天界带兵的还是胤天长,他心里疑惑又愤怒,天界找溪音都快找疯了,没想到她竟然和钟离柒痕在一起。上次他没有料到钟离柒痕会出现,带的人有点少,这次他没有想到溪音会在这儿,带的人,还是有点少。

溪音没有正式受封战神,但是大家似乎都是这样认为的。

胤天长等着溪音回应,他原以为溪音会努力澄清,说她是被钟离柒痕胁迫,再做出点什么牺牲自我的事情来,可是等了半天,溪音一个字也没说。

不是她不想,而是她说不出啊!

而那边,胤天长证实了这个女子确实是溪音,魔界众人皆是一片愁容,就算溪音帮着他们打钟离柒痕都不一定是对手,更何况溪音帮着钟离柒痕对付他们,这分明就是单方面的打斗,他们没有丝毫胜算。

魔界向来识时务,眼看这场战斗没有丝毫胜算,便干脆利落的收了兵,回了魔界。

天界众人见好不容易合作一次的魔界将士头也不回的离去,心里也打起了退堂鼓,若是魔界留下来尚且可以拼上一拼,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可是现在他们成了双拳,别人成了四手了,而且看钟离柒痕百无聊赖的模样,他相信他动动手就能让他们全军覆没。胤天长想了又想,还是做了和魔界一样的选择,退兵回了天界。

史上第一次天界和魔界统一,竟是统一退兵。

就这样钟离柒痕没有费一句口舌,连跟手指头都没有动,就让两界不战退兵。

不战而屈人之兵,钟离柒痕果然好手段。

回了勾祢之地,阎炙又退回了海里,溪音也终于能说话了。

“你利用我?”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她就知道钟离柒痕怎么会这么好心把她变回来,原来是这样,封了她的法力,封了她的行动,一个是传说中让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一个是现实里让人不然靠近的女战神,就是他俩一起出现,谁还敢动?

钟离柒痕伤势未愈,这时候大开杀戒绝不是好的计策,所以他才让溪音和他同时出现,让人害怕,让人忌惮,让人不轻举妄动。

只是如此一来,钟离柒痕是毫不费力就打发走了这些来寻仇的人,可她溪音呢,今日之后,她与钟离柒痕站在同一边的消息肯定会传遍了,到时候,就算钟离柒痕放她走,又有哪里还能容得下她。

“本尊就是利用你了,你能奈我何?”

溪音拳头紧握,“钟离柒痕!”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本尊说了,耳不聋!”说要便好心情的走了,留下溪音在原地咆哮。

钟离柒痕嘴角上扬,留下这个小姑娘,还真是好玩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