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长宫赋

更新时间:2021-01-12 20:56:30

长宫赋 连载中

长宫赋

来源:落初 作者:李羽端 分类:玄幻 主角:李斯凝若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李羽端的原创小说《长宫赋》,主角李斯凝若,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就算是小时打闹成一片的孩子,大了,即使骨肉相连,也能狠心痛下杀手,你信吗?等所有人都去了,他一个人带着愧疚孤单下黄泉。秦朝将灭,她一剑刺穿他的胸膛,他却笑道:“若儿,爱上你,尽管以江山为价,我也未曾后悔过......”她轻道:“亥哥哥,下一世……我们不要在相遇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斯的手顿了顿,道:“公子尽管说,李斯定竭尽所能,为皇上赴汤蹈火。”

“呵呵……“扶苏轻笑,“右相大人言重了,父亲想打造的东西,无非就是关乎大秦江山的玺印罢了,如今这天下已大定,玺印自然不可能再是先前的那枚了。这玺印,就如同皇帝本身,至关重要,所以,丞相,一定不要露了风声,否则会招来大祸的。”

李斯一听完,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敢怠慢,“公子请放心,臣定不负所托。”

李斯刚说完,凝若和李蕴便进来了。凝若大老远便嚷嚷道:“爹爹,爹爹,院子里的梅花好美啊,可不可以送给若儿?若儿好想带回幽冥宫去种,让小姨也看看。”

对了,凝若在空谷的宫殿,叫做幽冥宫。

扶苏喝茶的手顿了,抿着唇,不知在想什么。

幽冥宫……这个名词,在他心里扎了根。

说到幽冥宫,李斯心里一咯噔,忙笑着一面观察扶苏的神色,一面扯开话题,“呵呵……傻女儿,幽冥宫是什么地方?爹爹告诉你,梅花只有在腊月的时候才开花,平时只是一棵毫无观赏价值的树而已。”说着,他朝站在一旁的李蕴示意。

李蕴收到眼神,会意,忙附和道:“是啊,若儿,梅花只有冬天的时候才开花,若不然哥哥送你棵桃树如何?”

凝若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咬着指头,拧着秀眉问李蕴怎么办……

“公子见笑,小女不懂礼数,还望莫怪。”见凝若的注意力不在梅花上面,李斯扭头对扶苏歉意的笑道。

扶苏笑笑,“无碍。右相大人,除了那件事外,父亲还让你入宫一趟,有些事,我并不知道。”

“嗯。”李斯点点头,看了看扶苏,见他没有离意,便道:“既然如此,那臣便先进宫去了,免得皇上久等,公子可随意观赏这丞相府中的劣景再走不迟,臣就先告辞了。”

“嗯。”扶苏一双眼盯着凝若,淡淡的应了声。

李斯走后,凝若的肚子突然发出了轻微的响声,这几声响,将凝若弄得好生尴尬。

只见她看了扶苏一眼,小脸通红。

扶苏温柔的回她一笑,低头淡淡的喝着茶,面上波澜不惊。虽说如此,可他心里,却早已泛起了阵阵涟漪……

“那个……哥哥,若儿好饿哦!听爹爹说,哥哥煮的面最好吃了,哥哥可以给若儿做吗?”凝若轻抚着瘪瘪的肚子,嘟嘟嘴,对李蕴道。

这模样,真是可爱极了,看了让人怦然心动,作为疼爱妹妹的哥哥,李蕴自然不可能让自己的好妹妹挨饿的。于是李蕴一口便答应了。“好,这就去给你做,那你可要乖乖的呆在这儿,莫要冒犯了公子,知道吗?”

“嗯嗯。”凝若连连点头。

李蕴这才满意的笑了。转身刚想问扶苏,却被凝若抢先了一步。“公子,若儿好饿哦,您能准许哥哥去给若儿煮面吃吗?”凝若跑到扶苏面前,背着手,对扶苏眨眨眼。

扶苏看着她,一愣,仿佛被电到了一样。“自然可以。”

扶苏话一出口,凝若笑得更甚了。

“多谢公子。”李蕴勾唇,替凝若谢过。

“你我是同龄之人,无需多礼。”扶苏道。

“是嘛是嘛,无需多礼,无需多礼。”凝若看看扶苏,狗腿的附和。

李蕴深觉无奈,却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瞪了她一眼,便对扶苏行了一礼,退出主厅。

看着李蕴消失在门口,扶苏才回过头来,却撞入了凝若好奇宝宝般的眼神。

此刻的凝若,早已不是刚才那个懂礼的小女孩,她坐在扶苏身侧的座位,正撑着脑袋看着他。

扶苏好笑的摇摇头,端起茶杯优雅的喝起来,不想凝若一句话让他将所有茶水都喷了出去。

“你长得真好看,而且好温柔哦。”凝若笑道。

“噗!”扶苏一下没忍住喷了出来,甚至还呛住了,“咳咳……“他捂着胸口猛咳了一阵,白皙的小脸瞬间变得通红。

“哎,你没事吧?”凝若不知他为何反应的如此激烈,拧着眉头伸出白嫩嫩的手在他背上拍了拍。“若儿说的可是事实,你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一阵白光慢慢注入他的身体之后,他便又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扶苏坐直,看着凝若笑了,“我怎会是那般小气之人?我只是有些震惊罢了,毕竟自出生以来,还从未有人夸过我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凝若松了口气,伸手往袖口一掏,将一块雪白的方帕递给扶苏,“你身上沾了水。”

扶苏接过,只见那方帕之上绣着一条通体晶蓝的小蛇,漂亮极了。他有些犹豫,他竟有些舍不得用这帕子来擦去身上的水渍……

“我可以叫你扶苏吗?小姨说,每个小孩都是平等的,我们可以一起玩儿哦!”待扶苏擦好,凝若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扶苏一愣,眼神竟不自觉的多了些莫名的情绪。

是啊,孩子和孩子,都是一样的,又有什么等级可言?

他笑笑,对凝若道:“只要若儿愿意,叫我什么都可以。”

如果可以,他多想要所有人,都像凝若这般,不受礼法的束缚。然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并不受宠的公子,什么都做不了。

“真的吗?”凝若开心极了,嘴角扬起亲近的笑容,“太好了,若儿就知道扶苏是不会介意别人叫他的名字的。”

“嗯。”扶苏看她开心,自己心里竟也莫名的感到开心。

说起来,在大秦,还没哪个女孩似凝若这般活泼而且平易近人呢,许多女孩,都恪守礼法,活得一丝不苟。所谓的笑不露齿便是她们所崇尚的,凝若,却最是特别。

恍惚间,小小的人已经站在了扶苏面前,朝他伸出肥嘟嘟的手,“扶苏,外面的雪下得好漂亮啊,我们一起出去玩儿好吗?”

扶苏愣愣的盯着眼前的小手,心内想了很多。按大秦律法,男子是不能随意牵女子的手的,除非那女子已经经过父母允许,即将配给男方。

虽说扶苏还未及冠,可他无论是外表还是年龄,都早已是个成年人了。

所以,他在犹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