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金赤玄说

更新时间:2020-07-31 07:44:46

金赤玄说 连载中

金赤玄说

来源:落初 作者:一盏浮华 分类:仙侠 主角:绿茂金赤玄 人气:

新书《金赤玄说》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一盏浮华,主角绿茂金赤玄,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预言爆出,天地将合一,天魔混灵-金赤玄女出世.在一个命运的棋盘上,有人误入棋子,有人为此牺牲,只为将玄女推入深渊…在爱恨情仇下,是执着还是妄念,等待你的揭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风飕飕,在黑夜中亮堂的屋子照射出光亮到院中,大门敞开。小馥遥一个人跪在灵堂前,面对着眼前凌家的列祖列宗,眼眶微红。

这时夫人与她的寨侍路过灵堂,她看着小馥遥跪在那里的身影,嘴角上扬,心中仿佛一口恶气已出。

她嘲讽着馥遥:“就说平时寨主把她惯的太侍宠而娇了!明明就是个土匪命,还非要浪费财力给她请师傅学习什么琴棋书画的!自己却不珍惜!走吧,就让她自己跪着吧,我也该去伺候寨主了!”

夫人瞟了一眼小馥遥便得意地走了,小馥遥听着大娘的嘲讽却是面无表情的跪着,没理会大娘。

这和平时的她有些不一样,搁在平时小馥遥绝对是不会让自己吃亏,可能是老爹这次的态度让小馥遥伤了心……

但是在小馥遥的心里,并不觉得是自己的错,是老爹错了!

她看着眼前凌家所有的灵位说着:“凌家的列祖列宗们,我不知道老爹他为什么看轻女人?馥遥不明白,女孩子当土匪有什么不好?而且我们又不是别人眼中的那种土匪,我们劫富济贫,帮助百姓,虽然别人对我们有误会,但我们生活自在不在乎外人眼光。为什么女子出生就注定在家中做那些无聊伺候男人的事呢?又是谁规定女子不可习武?难道女子习武,天会塌下来不成?如果真是这么规定的,那我也要证明你们都是错的!我凌馥遥就是愿意做我愿意的事情,谁都没有资格为我做出选择!”

馥遥在说这段话时眼中出现坚毅的眼神,十分倔强要强。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小馥遥已经跪了几个时辰了,小馥遥的膝盖有些疼痛,她揉着自己的腿但依然继续坚持!此时小凌天在门口出现,他看看周围无人,偷偷跑进来,小声的说:“妹妹!”

小凌天出现在小馥遥的面前,小馥遥看见他很是激动,声音很大的喊了声:“二哥?!”

这声音一出给小凌天吓了一跳,他马上看看四周有没有人发现,于是一根手指头放到嘴边:“嘘!”

小馥遥看着二哥,明白了二哥的意思,便小声的说:“二哥,你怎么来了?”

小凌天蹲下来说道:“我来看看你,跪了这么久,一定饿了,我给你带了点吃的!”

凌天从自己的衣服里掏出了油纸包着的东西,油纸打开里面是两个香酥饼。

小馥遥一看,咽着口水,开心的说:“这是我最爱吃的香酥饼!还是二哥对我最好了!”

说完便马上拿过来吃,小馥遥一口一口往嘴里塞着,看来是饿了,小凌天看着眼前的妹妹,尤为心疼。

凌天说:“今天父亲只是一时生气,等他气消了,你给他认个错,就会没事,你也是,你干嘛那么和父亲说话呢?”

小馥遥听完二哥说的话,把嘴中的食物咽了下去:“这件事我没错!那二哥你说你也觉得女子习武就是不对吗?”

小凌天想了想这个问题后回答道:“嗯…普通的女子确实是不应该…”

小馥遥一听二哥的回答十分生气,把手中饼塞回给凌天,转过头失望的说:“没想到二哥也是一样,觉的女子不如男!”

小凌天看着妹妹的反应,连忙解释到:“不是,你看我还没说完,你就急了!我是说普通的女子!可对你吧,你觉自己普通吗?”

小馥遥听完哥哥的话,又看了眼小凌天,两人对视了一下,便忍不住的笑了,小凌天也跟着笑,灵堂中阵阵传出小小的欢笑声~

两人笑完之后,小馥遥看着二哥很认真的说道:“二哥,我想好了,他不让我习武我就偏要,我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的人生,我自己知道!如果是我不想要的,却硬塞给我,那我就是死了,也不要这样的人生!”

小凌天听完赶紧接到:“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

小馥遥抬着头看着灵位:“反正我就是要习武,我以后也可以保护自己!”

可上一秒趾高气昂的说着,可下一秒突然想了一下,声音和气势弱了下来:“可…可老爹不教我,我又被关在寨子里不许出去,我找谁学啊?”

小馥遥低着头,一脸失落的表情,小凌天看着小馥遥不忍心,自己想了想,提了一口气:“我来教你!”

小馥遥一听,马上抬起头来,脸展笑容:“真的?”

小凌天看着小馥遥,一本正经的样子:“你还有其他门道吗?”

小馥遥听完,双手抓住小凌天的手,开心的不得了:“二哥你最好啦,如果你不是我哥,我长大肯定嫁给你!”

小凌天推着小馥遥的脑袋:“你啊,成天说这些不能做的话,难怪被罚!我们可说好了,白天你日常学习那个琴棋书画,等夜深我们偷偷去山谷里教你习武!习武之后,不可以随便露出来!还有这个事只能你我知道,可不能让父亲娘亲知道!”

小馥遥连连点头,笑不拢嘴:“一言为定!”

两人随后击掌,啪的一声,声音很大,小凌天又警惕的看着屋外,小馥遥却在旁开心不已,兴奋极了……

丰留寨寨子里安静一片,每个人都已经安入梦乡了。

一个男子的身影出现在黑暗处走了过来,在一个房门前停住便推开门进去,房屋内也是漆黑一片,男子在床边停下了脚步望着。

从男子的方向看了过去,原来这是馥遥的房间,小馥遥躺在床上熟睡着,脚踢开被子,男子为馥遥盖上被子并抚摸着她白天挨打的小脸庞,又看着馥遥身带的红色扇形玉坠。

耳边响起着一个女人的声音:“答应我!将来馥遥不可习武招摇,让她远离世事!我只愿她平安、平淡嫁个好人!

另外一个男子的声音随后响起:“好!我答应你!你放心,我也不会让她做个土匪的,我一定会把她教导成像千金小姐一样!”

男子看着眼前的小馥遥有一会儿,便起身走去,门悄悄的关上。

小馥遥翻了个身,继续睡着,男子抬头望着月亮,月光下的他,一声长叹,他自己知道他是一个寨主,更是一个父亲!

随着鸡声鸣叫,蓝色的天空中挂着光芒的太阳,整个寨子的人又各忙着自己的事情。

小馥遥在书房里正盘着腿在桌前钻研陈师傅留下的棋局,她手拿棋子思考着很久,这个时候的她,估计让寨主看见会欣慰不已。

陈师傅和大胖二瘦则在书房外的石桌上喝着茶,三人看着很是和谐。陈师傅也不再那般害怕,因为时间让他了解了寨子的本面目,他甚至还夸赞着寨主的善举。

房内小馥遥一个恍然大悟,手落棋子,拍了拍手,站起来活动了一下,便走了出来,与几人一起坐下。

陈师傅和大胖二瘦看着馥遥,馥遥微微一笑,三人起身进了屋,陈师傅看着眼前的棋局,大胖二瘦也凑了过去看着。

陈师傅看了一会在旁连连点头,大胖二瘦看着陈师傅的反应,两人高兴不已,便马上冲了出去来到小馥遥身旁,两人一左一右把小馥遥从凳子上抬了起来,小馥遥被吓了一跳,看了看两人随之笑了。

大胖二瘦连连高呼:“馥遥你太棒了!哈哈哈哈哈”

陈师傅出来看着此画面,也跟着欣慰的笑着……

深夜中,丰留寨习武地除了有瀑布流水的声音和蟋蟀的鸣响外,阵阵传来小凌天严厉的声音:“腰板挺直!收腹!收臀!再往下!胳膊!”

小馥遥在正中心的位置扎着马步,小凌天拿着小棍敲打着小馥遥,不知已经坚持了多久时间,小馥遥的胳膊和腿都在发抖,眼看不行了,馥遥把胳膊放了下来,腿慢慢的一步步收回来。

小馥遥说:“不行不行了,我说二哥,这马步都学了多久了,咱能不能换个别的啊!”

小凌天看着馥遥极为严厉,一点都不像平时对小馥遥的模样:“不行!马步是习武最基本的了,如若这个学不好,将来到招式时,也会因为根基不稳,变得轻飘飘一般,到时会让对方抓住你的小辫子,任人宰割!”

小馥遥一脸不信的说:“有这么夸张吗?”

小凌天转过来盯着小馥遥:“那你到底是学与不学?这就觉得苦了?”

小馥遥没有办法的看着他:“当然学了,我倒是不怕苦,只是觉得太过无聊了而已!”

小凌天根本没有让步的意思:“那我们继续吧!”

小馥遥看着铁面无私的二哥,叹了一口老长气,无奈的叉开腿蹲着继续扎马步。小凌天像之前一样喊着,小馥遥继续坚持着……就这样小馥遥踏上了练武的历程……

白天,小清莲在书房打理着桌上的东西,这时小馥遥打着哈气,两眼无神,黑眼圈极重的从门口进到书房,一脸困意。

小清莲听到声音转过身去,看着眼前的小主很是担心的说:“小主,你这样白天学习,晚上又熬夜练武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小清莲声音很大的说着,小馥遥一听,本来是一脸困意,马上精神:“嘘!你敢再大点声吗?要是让老爹和大娘知道了,我和二哥都完了,我倒是没事,不能连累二哥!”

小清莲一下子不敢大声说话了:“我只是心疼小主,你看看你……”

小馥遥松下劲儿来:“我没事儿!这点苦算什么!我可以坚持的!切记不可让其他人知道!”

小清莲连连点头:“嗯!那我给小主弄点茶来,让小主醒醒觉!”

小馥遥走在桌前,没有精神的说:“去吧!”

小清莲马上走了出去,小馥遥准备坐下,一声:“哎哟,疼死我了!”

随后便拍打着自己的胳膊和腿,丝丝哈哈的不停。

过了一会,馥遥拿起书看书,可看着看着便打上瞌睡,头不停的在摇晃着。

小清莲端着茶水和糕点进来,看着小馥遥晃来晃去,于是小清莲走了过去,轻轻的叫醒小馥遥。

小馥遥懵懵的醒来,看着眼前的茶水和糕点,端起茶水便一下子灌肚,喝完擦了擦嘴,又用手拍了拍脸,精神了一些,馥遥继续拿起书看着,小清莲看着小主读书便出去了。

到了中午,小清莲进来时,只见书立在桌上,许久未见动静,走近一看,便发现小馥遥已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过去!小清莲看着小馥遥如此之累,没忍心再叫醒她,她出去了一下,再进来时手拿着斗篷为小主披上,最后自己出去关上了门……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天,一个月,半年,直至十几年过去……

夜晚,在山谷中传出兵刃交锋的声音,一个女子与一位男子两人在中间打来打去,男子随身刺向女子右脸一侧,女子马上用剑一挡,女子一笑,用剑顺力的把男子的剑推回,剑尖冲向对方。

男子看到马上半下腰避开了划过来的剑锋,回身转了一圈,看了眼女子,并连续攻击女子下半身,女子看了一眼,紧忙连连退后,男子紧紧相逼女子,女子抬眼看着前方攻击自己的人,脚一拌险些摔倒。

男子看此状况,马上收剑,一个点脚,在空中一个翻身落到女子身旁,男子一手扶向女子。就在手马上搂住女子的腰间时,女子一个眼神,随后右脚用力一个原地转身,男子刚要再次向前时,女子站定一剑指向男子,男子看着剑锋马上停住,女子得意的笑着。

灰色的麻布衣裳,有虎皮穿身,看年龄有二十刚初,女子眉清目秀,不大不小的眼睛里透露出伶俐,白皙的皮肤,瘦瘦的小脸,扎着发髻,显得干净利索与英气十足。

男子而是力劲有型的身躯,同样腰间穿有虎皮,黄色的皮肤,浓黑的眉毛,圆中带方的脸型,有一双大眼,他抬眼看着馥遥。

馥遥看见此情景得意极了:“二哥,你输了!我这招就叫做兵不厌诈!”

凌天说道:“馥遥!什么兵不厌诈的啊,听不懂,我看是叫泼皮耍赖还差不多!”

馥遥得意的很:“二哥,此话差矣!所谓孙子兵法中,第十二招便指的就是这招兵不厌诈,我只是活学活用而已!可不算泼皮耍赖!”

凌天听不懂馥遥的话:“你能不能说正常我能听懂的话!”

凌天和馥遥走到一旁的小桌子坐下,凌天把水给馥遥,馥遥接过水喝了一口:“我的意思就是说我是一位习武奇才,你这个师父吖!当的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放心!有我这徒弟,以后定让天下人知道你!到时候莫要骄傲!”

凌天一听手一背,装得十分老诚:“咳咳咳,你这徒弟都要超过师父了,老夫开心开心!”

馥遥笑的合不拢嘴:“哥你这叫得了便宜还卖乖!”

凌天马上恢复原本的样子:“这句我听懂了,我看你说你自己呢吧!”

馥遥撒娇的推了推:“二哥!”

凌天笑着:“行了,说说正事吧!明天的考试,你是否能通过?给哥说个实话!”

馥遥一听见考试,马上笑容收了回去:“哎!说到考试就愁!”

凌天也一本正经的看着馥遥:“这可关系到你以后能不能出入寨中,绝不可以失败啊!”

馥遥叹着长气:“我当然知道了,可这…哎!只能看天命了!你不知道啊,那陈师傅现在知道咱们寨子的老底儿了,一点都不害怕了,动不动还给我摆起架子呢,一点都不好对付啊!算了不想了!二哥不如,我们再来比比?”

馥遥话刚一出,凌天突然发招,馥遥措手不及险些中招,馥遥一躲看着凌天说:“行啊,哥,这么快就学会了?”

两人站了起来,提起剑,两两相望,再次开打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