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灵目天王

更新时间:2020-07-22 06:51:04

灵目天王 连载中

灵目天王

来源:落初 作者:打遍南北西东 分类:武侠 主角:叶莺鸾小僧 人气:

《灵目天王》作者:打遍南北西东,武侠类型小说,主角:叶莺鸾小僧,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小和尚天性轻佻,机变无双,成功的将美女老板变成了自己的爱人同志。而与金钱,权利,掌声同时涌来的便是阴谋,仇恨与杀戮。为什么明明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为什么人世间总要有那么多的生离死别?小和尚忽然想起自己师父的话,成佛还是成魔,全在一念之间……妙空默念经文,当他站在江湖顶峰的时刻,才猛然醒悟,原来这一切,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就已被人精心设计……一边是仇恨,一边是黎民众生,他在夹缝中如何抉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俄顷,房间里传来两人的嬉笑声,妙空把耳朵紧紧贴在柜门上,却听不清她俩在说些什么。

下一刻,柜子门霍然开启,露丝站在了外面,手中还托着一只黑色的罩罩。

“啊——”露丝根本想不到柜子里有人,立刻捂着耳朵尖叫起来。

叶莺鸾见势不好急忙跑了过来。

妙空的耳朵几乎要被刺穿了,露丝的嗓音足可以与传说中的“狮子吼”媲美。他强忍着这股骇人的冲击波,友好的打了声招呼:“露丝美女你好……”

“莺鸾,你怎么把他藏柜子里了?”露丝脸上挂着细小的汗珠,两颊红红的,眼中尚有一丝浓浓的情.欲未曾消退。

妙空觉得纳闷,两个女人在床.上练什么武功呢?都出汗了?

这时露丝忽然意识到自己还光着呢,急忙退后了一步,躲到叶莺鸾身后,指着柜子里的妙空骂道,“臭和尚,你看什么看?我让莺鸾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妙空吓得一缩脖子,嘿嘿一笑道:“小姑娘身上挺白的……”

叶莺鸾略显尴尬,但很快就平静下来:“这小和尚太气人了,我正在惩罚他呢。”

露丝厌恶地捂住了鼻子,斜眼望着妙空说:“脏死啦!莺鸾你快点将他赶出去!”

妙空忍不住道:“臭丫头,你才脏呢!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小僧是纯洁的!”

露丝满脸的不屑,退后几步说:“莺鸾,你快把他赶出去!”

叶莺鸾瞪了妙空一眼,低喝道:“还不快滚出去!”

妙空忿忿然从柜子里出来,剜了露丝一眼,却又突然在她脸上锛儿了一口,随即哈哈大笑撒脚就跑:“阿弥陀佛,好香!”

露丝猝不及防,被他亲了个瓷实,不禁又羞又恼,拿出手绢使劲去擦脸,对叶莺鸾道:“莺鸾,你看他!气死我了!”

叶莺鸾在房间里追了出去,在楼梯上低声对妙空道:“不许胡闹!赶紧下楼去,一会儿我叫人给你准备吃的,你把衣服换了,在屋里休息,没事不要出来溜达。”

妙空道:“你和她亲热去吧,小僧走了。”

叶莺鸾讶然一呆,有些恼怒地道:“我和她亲热什么?!你不许走!如果敢离开半步,我打断你的腿!”

“随你大小.便。”妙空却是毫不在意,迈步就往外面走。

叶莺鸾望着妙空的背景,咬了咬嘴唇,却又无可奈何。此刻她已经对妙空凶不起来了,只好抓起旁边的睡袍追了出去。

妙空走出别墅,几个短裙姑娘见到他刚要阻拦,叶莺鸾立在门口道:“别拦着他,随他去。”

短裙姑娘们们集体讶然,她们想不到妙空昨天还在拼命求饶,今天却能肆意的在这里进出了,立刻乖乖让出路来。

大门外面站着一群黑衣大汉,见妙空从里面出来,没人搭理他,一个个站得笔挺,仿佛树桩子一样。

妙空一步三摇地离开别墅院子,也没回头,只顾朝前走。想起刚才的一幕,他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唇边还残留着叶莺鸾口中的薄荷香味,他舔.了舔嘴唇,忙诵了一句佛号,心说小僧这样算不算破了淫戒?

他趿拉着拖鞋沿路前行,可是没走一会儿就迷路了,他没来过这里,不知道该往哪里走,身上只穿着叶莺鸾的睡袍,一分钱也没有。

左转右转,溜达了足足有一个小时,妙空又折回到别墅前面来。

这一次那些黑衣大汉见到他,立即伸出手将他拦住,妙空忙道:“我找你们大姐头有事……”

一个汉子大力将妙空推搡了出去,面无表情道:“没有大姐的命令,任何外人都不准进去!”

“不是外人,我和你们大姐熟着呢!”妙空胡乱解释着,跳起脚来朝院子里高喊,“大姐头,小僧又回来啦!”

时间不大,角门开启,出来一个短裙姑娘,对妙空道:“你进来吧。”

妙空眉飞色舞,拉住这个姑娘的手道:“多谢美女!你多大了?”

那姑娘神情稍有不悦,甩开妙空的手斥了句:“别和我动手动脚的!”

妙空讪讪一笑,松开了手跟着姑娘进了别墅。

足足等了有半个小时,也不见叶莺鸾的影子,妙空等得抓耳挠腮,站起来四处溜达。这时一个短裙姑娘走了过来,递给他一身运动服:“宗主让你把这套衣服换上。”

藏青色的运动服,上面还挂着标签,妙空接过来看了卡吗,笑嘻嘻道:“这是给我买的?”

那姑娘被妙空瞧得满脸发热,退出一步,不敢去瞧妙空:“宗主说你穿着她的睡袍,太难看了……”

妙空长这么大,还没穿过这种时髦的衣服呢,笑嘻嘻地甩掉了身上的睡袍,当着姑娘的面换起了衣服。“大姐头她人呢?怎么不下来啊?”

短裙姑娘只微微瞥了一眼,立刻心跳起来,满面绯红,忙转过脸去道:“她有事出去了,叫你在这里等他。不过宗主吩咐过了,如果你还敢擅自离开,迷了路就不再管你,让你在山里自生自灭。”

妙空吓得缩了缩脖子,讷讷地道:“不用这么狠吧?我和她可是过命的交情啊……”

那姑娘看着一本正经的妙空,一时竟无言以对。叶莺鸾怎么会与这样一个满嘴跑火车的贼和尚有过命的交情?不可能的事!

虽是如此,但那姑娘却未说什么,只是淡淡地道:“你自己坐一会儿吧,午饭在楼下餐厅里吃。”

说罢转身快步走掉了。

妙空无奈,只好重新坐了下去,望着富丽堂皇的屋子发呆。

可是吃过午饭后,依然不见叶莺鸾回来,妙空等得不耐烦,想要出去透透气,刚走到院子,就被一个短裙姑娘给拦住了。

妙空哑然,问姑娘做什么。那姑娘却道:“宗主吩咐过了,为了稳妥,要你待在屋里不要出来。需要什么跟我说一声就行。”

妙空顿时大怒,冲那姑娘吼道:“小僧就需要一个妞儿,你能给我么?”

那姑娘漠然一笑,洁白的贝齿闪了闪:“好说。你先回屋去,随后我就拿给你。”

姑娘的神情高高在上,不容置疑,妙空运了半天气,也终究是无法发泄出来,只好闷闷转身回了屋。

有人将他引到一间小客房中,然后转身离开了。妙空气呼呼地在床上躺下,迷迷糊糊地似乎睡了一觉,睁开眼睛后百无聊赖,开始挠墙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悄悄开了一条缝,叶莺鸾出现在门口。

妙空急忙正襟危坐,装模作样的念着经文,叶莺鸾身上的香气虽然很淡,让妙空无法释怀。尤其是她的发香,每每回想便会有一种流鼻血的感觉,这是一种难以抑制的悸动和不安。

叶莺鸾缓步走到妙空近前,低头打量着他,也是一言不发。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唯有妙空重重的呼吸声。

良久,妙空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苦着脸道:“美女大佬,你不要站在小僧面前行不行?小僧的经都念错啦……”

叶莺鸾唇边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静静地注视着妙空道:“你做和尚多久了?”

妙空便是一怔,挠了挠小光头道:“小僧自幼便在般若寺出家,当初是师父将我在雪地里捡回来的。我记得那时候,我好像八九岁的样子吧……”

叶莺鸾面沉似水道:“自幼便在般若寺出家,可是这么多年了,你这和尚做得合格么?”

她的语气冰冷至极,近乎诘问,妙空不由语塞起来,一时竟无法回答。师父怀释一直要求自己做一个正直的和尚,将佛法发扬光大,可是自己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每日里除了玩闹,哪有一点心思在钻研佛法上?

“我调查过你的履历,你八岁在般若寺出家,是怀释和尚的关门弟子,也是般若寺中年纪最小的和尚,但同时,你更是整个寺中最顽皮最捣蛋的一个!从八岁你进入般若寺的那天起,寺中就没有了往日的安静。你可以说是三天一小祸,五天一大祸。般若寺周围的农户,家里养的鸡鸭鹅狗几乎都被你偷遍了吧?如果不是你师父极力挽留,恐怕你已经被逐出十几次了!”

妙空登时面红耳赤,深深的低下头去,羞愧难当。师父对自己的恩情天高地厚,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回报。

叶莺鸾却丝毫不顾及妙空的感受,继续冷冰冰的道:“这些年你给般若寺闯了多少祸?光是你师父替你赔人家的钱就不是个小数目。妙空,我问你,难道你一点不知道自责么?还想这样肆无忌惮地活下去么?”

妙空浑身一震,这个问题他真的从没想过。这么多年来,他只知道遵从自己的喜怒生活,很少考虑到别人的感受。叶莺鸾的话犹如一把尖刀,刺在他心头上,渗出丝丝血迹。

“妙空,你抬起头来。”叶莺鸾又说。

妙空恍惚抬头,望着叶莺鸾那双深邃的大眼睛。

“我想对你说的是,做人要有规矩,青春年少不等于肆意妄为,凡是做每一件事,都要考虑后果。”

妙空缓缓点头,双掌合十恭顺地道:“大佬您说的是,小僧知道错了。”

叶莺鸾却是微微一笑,脸上那股严肃的神情一扫而光:“现在,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不知道你敢不敢做?”

妙空又是一怔,道:“什么任务要交给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