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浮萍剑

更新时间:2021-01-04 13:37:45

浮萍剑 已完结

浮萍剑

来源:落初 作者:吃香椿的虫 分类:武侠 主角:周守冲张重瑞 人气:

《浮萍剑》是吃香椿的虫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浮萍剑》精彩章节节选:一朵浮萍,半篇经文。江湖虽大,少我一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雨后,细竹被风吹动,枝叶上的水珠纷纷摇落,水幕披在底下顽童的身上,顽童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咔嚓”两声,细竹折断,慧安提着竹子喜滋滋地往回走,临近竹楼的时候上面有人喊道:“慧安慧安,你在玩什么?”慧安闻声抬头,便看见周守冲气喘吁吁地坐在窗口,小手朝着他挥舞,脸上已有了几丝血色,他大声道:“周守冲!你乱跑什么,快回去!”

此时已是悟圣大师三人离开泉林的第三天,周守冲在第一天早晨便醒来了,随后便由慧安照顾着吃饭,他恢复的极快,第二天便能下床走路,到今天早晨竟然爬上了房间的窗台上。

等到慧安上了楼,周守冲仍坐在窗台上,笑嘻嘻地看着他,慧安气呼呼地把他抱了下来,说道:“摔下去怎么办?我师父为了救你可是花了老大的功夫!”周守冲嘻嘻笑着,却伸手去拽慧安手里的细竹,奶声奶气道:“慧安哥哥,你在玩什么?我也要玩。”慧安抓着竹子不让他抢去,说道:“别抢,我要用它做口哨。”

“口哨?”周守冲眨了眨眼睛,然后嘴巴嘟了嘟,“嘘嘘”的吹出了声,慧安满脸鄙视,说道:“你那是哄小屁孩撒尿的,跟你一样的小屁孩。”周守冲气道:“你也是小屁孩!”

慧安切了一声,蹲在地上修裁起那根竹子,只见他拇指按在竹子上头,一路滑到竹子底部,竹枝纷纷刷落掉在地上。周守冲照着他的样子去做,指头却被竹枝挡住,怎么也滑不下去,便问道:“这是什么?”慧安脸上得以,说道:“这是我三元宗‘金刚重指’的入门功夫,是最粗浅的那一类,你要是在三元宗拜师,也能学到这个本事。”周守冲摇了摇头,慧安气道:“你怎么老是不愿意,三元宗很好的!”

这两天慧安一直循循善诱,试图让周守冲拜进三元宗,哪知周守冲怎么都不愿意。周守冲抱了抱脑袋,说道:“我不要当光头。”慧安翻了翻白眼,迅速探手揉了揉周守冲的脑袋,说道:“你本来也没多少头发。”周守冲讨厌被人摸脑袋,但等到慧安摸完他才反应过来,便气呼呼的锤了慧安一下,慧安嘿道:“小屁孩,脾气挺大。”低头继续摆弄竹子,不去理气鼓鼓的周守冲。

还不到一炷香,慧安把哨身削好,摘了一片平整的竹叶,从哨身尖口插入,再把多余的竹叶用尖口撕开,一个简单的哨子便做好了。他回头去找周守冲,却见周守冲趴在床上睡着了。

自周守冲醒后,他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睡觉,一天往往要睡十几次,每次只睡一小会儿,连晚上也是如此。慧安只当是周守冲大病初愈,精力不足,需要时时睡眠恢复,其实周守冲是心力不足,而且心脉刚续,心脏的每次跳动都会带来一阵刺痛,体力、精神内耗严重,所以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头晕眼花,四肢无力,只能乖乖躺回床上睡一会儿。

要知心脏的跳动不受人体控制,到了晚上,那种一瞬一瞬的刺痛仍会随着心跳折磨周守冲,导致他晚上也只能这样睡一会儿醒一会儿。

慧安对这些是半点也不知情,只因周守冲从未喊过疼,要不是周守冲脸上还是几无血色,又有频频睡觉的怪状,他还以为周守冲痊愈了。

其实那些活泼好玩,只是周守冲的身体面对痛觉的自然反应,下意识里要转移自身的注意力。

慧安把竹哨放在床边,下了楼去。不一会儿后,周守冲被心脏的刺痛激醒,睁着眼睛呆了一会儿,眼里渐渐湿润,最终还是眨巴了一下眼皮,从床上坐起来,他一起身便看见了那竹哨,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迟疑着放进了嘴里。

滴滴......滴滴......

清越的竹哨声在主楼里回荡,周守冲喜出望外,出了房间找慧安却没找到,他从竹楼出来,却见小院外竹林里一条小路一直向外延伸。周守冲往小路走了几步,脸上忽然露出惊恐之色,腿上发软几乎要倒地,脑海里那片阴影揭开了一瞬,露出了两个面目狰狞的恶鬼。

泉林之外,人声马嘶好不热闹,往常较为荒凉的泉林外此时竟然聚集了上百人,这上百人大致分成四队,每队井然有序,彼此间却又泾渭分明,王书生和刘铃赫然在列,他们和一群僧人同行,正跟领头的一位老僧谈论什么,小和尚慧安则乖巧地站在那老僧身边。

陆续有人从四处赶来,汇入这四股人群之一。

慧安在僧众里寻了一遍,找不到师父悟圣,忍不住向老僧问道:“师叔,我师父怎么没来?”这老僧一张阔脸,棱角分明,不怒自威,正是悟圣大师的师弟,三元宗的悟灵大师,悟灵大师闻言,神色间似乎有些怒意,沉声道:“师兄受了些伤,在寺中修养。”慧安一惊,要追问具体情况,却见悟灵大师神色有些不耐,威势稍露,他连忙闭上了嘴巴,以往悟灵大师这种神态的时候,再多说话是要倒霉的。

刘铃弹了弹慧安的脑门,笑问:“小和尚,那小孩醒了吗?”慧安说道:“醒了,他叫周守冲,恢复的很好。”他说完,忽然“呀”了一声,叫道:“遭了!我出来时忘了关阵法,他可能要在林中乱跑。”刘铃瞥了眼王书生,笑道:“无妨,在阵中便不会出事。”

远处来人已渐少,悟灵大师忽然走到王书生身边,低声说了句:“师兄叫我给你带句话。”王书生微怔,又听悟灵大师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王书生目光垂到地面,微微颔首,说道:“晚辈多谢悟圣大师。”悟灵大师点了点头,走出了人群。

刘铃好奇道:“悟灵大师刚才说什么?”王书生神色如常,说道:“悟圣大师指点了我几处阵法的漏洞,等这次北行归来,我再好好琢磨一下。”刘铃没有怀疑,叹道:“也不知悟圣大师怎么受了伤,三元宗一点消息也不透露出来。”

那边悟灵大师走到人群之前,宣了声佛号,说道:“诸位稍静,我等中土武林同道纷纷于近日收到北原武林进攻悟真教的消息,我中土武林向来一致对外,如今凤鸣、龙洞、择天和我三元宗四派齐聚于此,自然有足够的把握驱逐北原武林,只是具体该如何行动,还需要诸位共同商讨。”

原来这上百人竟然全都来自中土四派。三元宗由悟灵大师带队,此外慧字辈有慧安、慧空、慧了、慧静四人,还有其余僧众数十人;三元宗右边,站在最前面是一高挑女子,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名风骨俊逸弟子,再往后亦是跟着数十名弟子,那领头的女子正是凤鸣剑派掌门杨轻语,身后一男一女两个弟子则是周大有、杨书华,他们是凤鸣剑派这一代最杰出的两人;凤鸣剑派右边则是龙洞派众人,龙洞派地处偏远,来人却是最多,但领头的两人只是两个小辈,关方和魏索。

甚至连中土五派中最神秘莫测的择天教都派了人来,不过仅仅一人,站在三教人群之外,一直缄默不语。那人是个女子,长相平平,身材中等,表面看去属于丢在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那种人,不过在场诸人偶尔目光瞥到此女时,隐隐都带着些敬畏。

择天教弟子没有名字,一入教便被教主冠以代号,说来还有些好笑,这女子的代号是“甜糕”。

悟灵大师刚刚开口,各派弟子便彻底安静了下来,等到话说完,才传出些议论之声,此时远处却随风飘来了一道奇怪的声音,与现场氛围格格不入。那是孩童的哭声,似乎极为委屈。声音十分虚弱,传到四派这里时已是极为轻微,但在场几乎都是江湖好手,那声音怎么可能逃过他们的耳朵。

众人刚刚注意到稍远处泉林外坐在泥地上的那个小孩,便有一道身影悄然掠了过去,那人身法之快,让在场许多人都是心下一惊。

正是甜糕。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