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诡歌

更新时间:2020-07-14 09:13:41

诡歌 已完结

诡歌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忆珂梦惜 分类:其他 主角:刘静陈俊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诡歌》是忆珂梦惜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刘静陈俊,书中主要讲述了:血液染红了梦境,相伴而来的是恐怖,暗黑之下的鬼影,是幽灵还人为?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让深陷其中的他们难以自拔,接踵而来的诡异事件,以及令人不可思议的结果,简直令人咂舌惧怕!负载身上的幽灵,几乎压断了她的脊椎,究竟为什么会纠缠她,甚至于让她绝望,而导致轻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六章 A-17栋4号

陈俊看着女人的面孔,觉得很陌生,也没有在其他的电视,电影里看到过这个女人所饰演的角色。难道这个女人是新进演艺圈的演员?他这样想着,注意力集中在屏幕电视上,这个陌生女人是否是演员的思维上。

刘静从沐浴室出来,想起之前对陈俊的态度,心里有些负疚感。她推开卧室门,发现他没有在里面,退身出来见客厅里有声音和亮光,就知道陈俊一定是在看深夜新闻。

“这个女人我见过。”刘静进到客厅,由于陈俊的全神贯注,之所以她径直走到沙发旁边,他也没有察觉。

陈俊被刘静幽幽的声音惊得一愣,粗重的吐了一口气笑说道:“是吗?我记不得她是饰演哪一部电视的角色。”接着陈俊扭头看着浴巾包裹身体的对方又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不……不……关了,快……”刘静突然大叫,惊恐的看着电视屏幕,大声喊陈俊关闭电视。

“怎么啦?你到底怕什么?”陈俊急忙搂住刘静,试图安慰她。

刘静不停的颤抖,眼眸尽显恐惧的神态,死死的盯着电视屏幕……

陈俊不解的扭头也看着电视屏幕……

女人面无表情,苍白的脸颊乏着一种诡异的青光,就像鬼魁……脖子,一滴,二滴滴答出血液。

“这没什么啊!一恐怖片而已,至于把你吓成这样?”陈俊回身揽住刘静依然发抖的身子,安慰道。

“不…俊,她是鬼……”刘静歇斯揭底的大喊,惊得陈俊急忙关闭电视。

“好了,关了……乖,不怕……”陈俊狐疑的扭头看看电视屏幕,抱住簌簌抖动的刘静往卧室走去。

安抚好一直处于惊恐状态的刘静,陈俊拉了睡衣的领口,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静儿,你要不换一个工作,或则是在家里呆着,给我生孩子……”

刘静眼眸呆滞,她不明白为什么陈俊不相信刚才电视里那一幕恐怖是真实的,是出现在自己梦境里的女人,那血,那状态,跟梦境里是一模一样。

陈俊在说什么,刘静没有听见,只是感觉一种很飘渺,不真实的氛围在身边索绕。梦境里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电视里,这一定是梦境,自己还没有从刚才的梦境中醒来。

陈俊见她没有反应,眼眸里瞳光涣散,神色迷离,就知道她一定又是在胡思乱想。除了无奈之余,只能叹息一声,起身,退出卧室,到客厅拿一听牛奶。

陈俊把牛奶用热水敷热,再次进到卧室时,却见刘静已经睡去。她卷缩的身子,是那么的羸弱,光洁无瑕疵的面颊,处于一种病态白不健康的神色。

夜朦胧,距离凌晨还有三个小时,陈俊熄灯欠身躺下……间隙屋子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市最近几年,经过一系列的变革,再加上北改的政策落实。在不知不觉中B市摇身一变,从一位步履蹒跚的幼儿,变成有着强健体魄的青年。

引来外资加盟,城市包围农村,许许多多的农民没有了田地,却多了许多游走的,以及新开张的麻将馆。年老的农民男女,也学会了享受生活的乐趣,运动旅游成为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夜孜孜不倦的来临,又在黎明时分隐退,一切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大地在黎明时分复舒,沉睡了一夜的城市眨眼间就恢复了繁华,喧嚣,各种有机物体都在循规蹈矩的运转开来。

马路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车辆,斑马线照例是人流如织,各种花卉在争相吐艳,蓝湛湛的天空,自由翱翔的鸟儿忽而冲进云端,忽而展翅在半空。

大人上班,匆忙中带着满足。小孩上学,期盼中带着玩心。老人散步中遐思他们金色的晚年生活,这是多么好的一副生动画面。

刘静从睡梦中醒来,昨晚的事情历历在目,扭动一下有些酸痛的脖颈,侧身看着熟睡中的陈俊。

刘静改变计划,看着熟睡中的陈俊,她举起了剪刀……

陈俊溘然从睡梦中醒来,身边空荡荡的感觉到刘静似乎没有存在过,被单上的一抹嫣红,却让他幸福了许久。

翻身穿衣起床,心里有所托的感觉真不错,静儿已经是我陈俊的妻子,虽然没有名分,但是在心里她是最重要的,最宝贵的。

这样一阵臆想后,吸拉拖鞋,这才注意到屋里根本就没有刘静的影子。大早她会去哪?陈俊匆忙起身拿起电话拨通……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靠……这丫,搞什么?慌神之中,心一阵莫名的不安。

在亲子DNA鉴定中心,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早早就来到门口,填写好相关资料,交付费用。接着从包里拿出俩樶发丝,递给窗口的检测员。

陈俊是一路驱车疾驶在通往西环路郊区的路上,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前方的同时,也启动蓝牙耳麦把公司具体情况给扼要的安排了一下。

原本是很平常的红绿灯提示,却让陈俊万般的焦躁不安,从昨晚刘静一度的反常状态外露的情况来看,她一定是在做一件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

驱车到达刘静舅舅家,一问方知,她先一步来,却又离开了。

陈俊想刘静不会去上班吧!按理她已经休假,不会傻帽到自己去上班的,那么此时她会去哪里呢?

刘静来到珍生前的做宅,圣樱豪华住宅小区。

进门得在门卫室登记,然后到物管出示身份证件领取钥匙。

当刘静说道:“……A—17座4号。”

惊愕的目光,‘咕嘟’吞咽唾沫的声音,刘静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她面不带一丝表情的就像一尊塑像那么仁立在对方面前。

“那房子……死人后,里面的家具什么的都还按照家属的意见保留原样,目的是想让死者头七过了才打算搬走。一直没有人住,你是想入驻,还是?”物管阿姨凸显惊愕神色之后,故作镇定的恢复职业性的微笑,语气平缓问道。

“可以租住吗?”继续保持一副冷然的神态,生硬的口吻,让这位热心肠的阿姨,感觉浑身凉飕飕的不自在。

“呃……可以的,可以的。”阿姨依然保持职业者的风度,笑容继续挽留在脸上,只是有点僵直感,浑身极不自然。

“那你带我去,看好了,再决定。”刘静瞥一眼对方,对方的样子却给她一种熟悉感,蹙眉好一阵苦思冥想,却是没有丝毫头绪。

“那随我来。”阿姨领头前走,蜡黄的面容略带些许病态。

“那位死者你认识吗?”刘静随口问道,抬手习惯的撩开刘海,环顾一下四周静悄悄的环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