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薄情王爷霸道爱:赖上冰冷小王妃

更新时间:2020-07-06 06:42:48

薄情王爷霸道爱:赖上冰冷小王妃 已完结

薄情王爷霸道爱:赖上冰冷小王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汐木宝 分类:女生 主角:乔伊王爷 人气:

《薄情王爷霸道爱:赖上冰冷小王妃》是汐木宝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薄情王爷霸道爱:赖上冰冷小王妃》精彩章节节选:“我喜欢的不是你。”她淡淡的叹息,对他的态度疏远而淡漠。他猛地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脸上流露出一丝愤怒,眼中的阴霾一闪而过:“本王不管你心系何人,但是你给本王记住,本王会让你爱上本王,直到永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何必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 太多的借口太多的理由 为了爱情我也背叛了所有 如果你想离开我就别再畏畏缩缩 太多的借口太多的理由 别再问我难过时候怎么过 或许会好好的活或许会消失无终 你在乎什么……” 也许是因为许言清的感染吧,乔伊月在不知不觉中竟哼起了《太多》。唱完后她却痴痴地傻笑,她想,没有人能知道她心底的爱,只有自己慢慢忘记那份不该萌发的情,看来她还真啥! 乔伊月刚唱完不久,紧接着许言清就赞不绝口的道:“太多的借口太多的理由,为了爱情我也背叛了所有……好美的曲子,月儿妹妹何须伤感,若真是那个负心郎背叛了你,你也无须挂念,像妹妹这样的姑娘他都不好好珍惜,也只能说他没那个福气……” 呵呵,乔伊月笑,她没想到古代居然有这么开明的女子,敢把爱放在第一位,也实在少见啊! 乔伊月苦笑道:“许姐姐多虑了,月儿并没有什么伤感,只是偶有心得,伊月从小在深山长大,刚出谷,怎会遇到什么薄情郎?” 许言清听罢,微微一愣,然后展颜道:“也对,妹妹才刚出谷呢,我真是糊涂。” 许言清说完,乔伊月和她两人对视一笑,把刚才的伤感全部打散。 “依月姑娘,刚才所唱为何曲,音律如此奇特,我还是头一次听呢!”玉面公子就含笑的接过刚才的话题。 乔伊月拉回自己的感伤,微笑道:“此曲名为《太多》,公子若是喜欢,我可以教你的。” 玉面公子含笑的点下头,然后从腰间拿出一只玉笛,吹了起来。那白玉笛子,在月光下散发出清冷迷人的光环,愈发显得玉笛光彩琉璃。 接着乔伊月就听到一串熟悉的音符,呵,这这不就是她刚才唱的《太多》么? 古代人真有才啊!她再次感慨。 夜慢慢的深了,玉笛公子停下来对乔伊月和许言清道:“三位姑娘,今晚没有住宿的地方,看来只能露宿了,等会升堆火,今晚你们就围着火堆睡,我来守夜。” 乔伊月一脸的奇怪,本想说她和他轮流守夜的,最后在许言清的不断示意下轻轻点头。 许言清拉着她还有那小丫头,说一起去找柴火。然后和乔伊月偷偷地道:“千万别推辞,这在天南国是礼貌的象征,而且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让女人为他们分担这样的事情是屈辱。” 乔伊月这才明白许言清为什么一直在示意她了。但是她心中仍旧有疑问,只是没有再向许言清询问罢了。 月光清冷,有些朦胧,所以她们也只能摸索着。三个人干活块,不久就拾到一大堆干柴。 而玉笛公子也面带笑容的,手里拿着两个用树叶包裹的东西。然后他在身上拿出一把匕首,在地上挖了一个洞,最后把东西放进去。他熟练的在刚才埋东西的地方架起干柴,然后打开火折子,干枯的树枝很快就熊熊燃烧起来。 四个人围着火堆而坐,有的没的瞎聊着。一会她说一件最近武林大事,一会他说一件江湖趣闻。直到从火堆下渗出浓郁的香味,他们才一笑置之。 虽然已经进.入夏天,但是在那深谷中还是有些凉意,所以三个女孩子紧紧地靠在一起。 可是乔伊月怎么都睡不着,最后起身到玉面公子身边。 他嘴角微扬,温柔的声音很轻:“月儿小姐你怎么还不睡?” 乔伊月仰头看着月亮,暗叹:“不知怎么,无法入睡。” 玉面公子无言以对,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 片刻,乔伊月淡淡的声音响起:“今天的事伊月谢过公子相救。”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月儿小姐不必客气。”他客气的回道。 而殊不知乔伊月已经满脸黑线,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贰”呢? “我能不能问公子一个问题?”乔伊月沉默片刻后又道。 “月儿小姐请说。” “为什么今天不好好教训那帮人?以后他们再欺负人怎么办?”乔伊月看向带着面具的玉面公子,心底有种想把他的面具揭掉的冲.动。但是那种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月儿小姐日后就知了,夜深了月儿小姐还是睡吧。”他没有回答乔伊月的问题。 乔伊月心底有一点的失落,但是还是点点头,礼貌的道:“你也是……” 只是话刚说完她才想起他是要守夜的,然后面上有点尴尬,好在他并没有笑她,也没有看她。 玉面公子一夜都是守在另一堆火堆的旁边,然后也不时的给两堆火添柴,保证三个女孩们不冷。所以他彻夜未睡。 天一亮,她们就启程。中午的时候才在路边找到一家小客栈。 四人刚一进去,进迎面来了一群人对着许言清就下跪请安。 “小姐……” 有八人,两名女子,六名男子。 许言清向他们介绍了乔伊月和玉面公子,最后在那群为首的人给了她一封信后,许言清脸色微变,向乔伊月和玉面公子抱歉道:“公子,月儿妹妹言清家中有急事,就此告别。”说完忍了下:“日后如有需要,二位尽管吩咐,言清必定倾以全力来帮助,今天对不起了。” 原本就是要先送她回家的,此时有人来接应,乔伊月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然后客套了一会,许言清就随同前来接她的人走了。 本来乔伊月也想就此告辞,但是玉面公子坚决要送她回家,因为他不放心身中七银针的乔伊月单独上路。 在玉面公子坚决的态度下,两人吃了午饭后就一起上路了。 乔伊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公子,那恶人说越运功越痛苦,可是我并未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啊?而且只是当时感觉无力,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不舒服。你看。”说着把胳膊左右的晃动,以证明她已无大碍。 “月儿小姐千万别运功,这七银针初中(中毒的中,第四声)时会感觉无力,甚至难受,不运功梢过片刻就可平息,但是一运功就会引起针上的毒快速在体.内传播。这毒虽然没什么大碍,很好解,但是这七银针霸道,会往肉里再馅,一直陷到穿过骨头,而此时银针里的毒也会随之沁到骨髓,致人死亡。”玉面绘声绘色的描述,脸上也显出担忧之色。 乔伊月听的毛骨悚然,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邪门的暗器。 会随着运功穿越骨髓,最后毒气扩散,导致死亡,这也太可怕了。 “来,我这有解毒的药,想来这个时辰是该服用了,虽然不能去掉月儿小姐肩头的七银针,但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小姐吃了这解毒药丸我也放心些。”看着乔伊月脸上异样的脸色,玉面从衣襟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瓶。 然后倒出一粒黄豆大小的白色药丸。 乔伊月只觉得一阵药味,接过来,放入口就吞下了。 只是她突然又想起了师傅给她的樱香丸,脱口问道:“这药和其他药物会不会相冲?” 玉面嘴角微扬道:“这个月儿小姐放心,绝对不会。” 走在羊肠小道上,感受着大自然的景色,心情也为止好起来。只是片刻就打破了这样的惬意。 乔伊月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群铁衣人,他们拦住了她和玉面的去路。 “玉笛公子,我家公子有请。”还没等乔伊月和玉笛公子开话,为首的男子就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