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乱世枭王

更新时间:2020-08-01 07:13:47

乱世枭王 连载中

乱世枭王

来源:落初 作者:东粤蔡少 分类:历史 主角:赵凯丁飞 人气:

《乱世枭王》为东粤蔡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大明中期,七曜汇连,自有星雨于天外殒落——此乃大祥之兆!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能看破红尘者,而达到物我两忘的心境。在最世俗的市朝中排除喧嚣的时政,自得其乐大智若愚,才是真正心灵上的升华所在。看似曲折而被动的命运,却又似命中注定了他的使命,他在血与火的磐涅中重生,不仅改变了自己还悄然改变了整个大环境。风起云涌的帝储之争,步步为营的除旧革新,安内攘外成就华夏民族大统一的辉煌之巅。风波不断,动荡不息,伴随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英雄枭雄乱世而生!踏上异域这道未知而漫长的旅途,魔咒般的凶险无数伴随,因为信仰、因为执念——世界的那一面是家,无论多遥远艰难,始终在回家的路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的行为受控于意识,当意识模糊不清无法下达指令,那精神肢体也就陷入呆滞。年轻的小兵一手握着刀子,一手摸着自己的脸,似乎想抹去水洼里的那张脸。

即使他很快冷静下来,也暂时确定了主导这个身体的灵魂,依旧是原来的自己。那残留部分多出来的记忆只是一个意外,魂穿这种扯淡的事终究发生了,神一样的概率啊!意识被转移互换了吗?!

年轻了几岁挺好的,这身板子今后当个健身教练不成问题呀!

“呜哇!”

水影里多出来一头丑陋的脸,吓得小兵往前翻滚,随着流星锤重重的砸在水洼里,溅起的污水泼了小兵满脸。

又是下意识的躲避动作,手脚躯体之间的张力随着大脑的运转,甚至涌现出下几步如何反击、承受对方的连击招数后,怎样以最快的省力速度和有效杀技,击杀对方。

连续的躲闪和压迫感,致使小兵发觉自己的体力正在慢慢恢复,而且专注力异常集中,一种前所未有的作战姿态一步步展现出来。

丁飞的箭在后世,算得上称之为神箭手不为过,可这几天体力、精力消耗太大,况且这几个鞑子有所准备,圆盾牌和护臂防御下,近距离逼近让弓箭失去优势。

射伤了他们的手脚,却止不住他们的杀戮之心。

眼前这个胖鞑子,随着体力的消耗动作开始缓慢下来,手上的流星锤使得不太麻利了。躁狂让他的攻击更加盲目,小兵的腿脚却越来越敏捷。又一次砸空的胖鞑子,刚转身一个急促呼吸就被一坨污水泥砸在脸上,顺着鼻腔口腔巧得不能再巧的吸了进去!

“噗!呜咳咳……”

胖鞑子剧烈的咳嗽呕吐,刺疼带着污浊的泪水模糊了视线,慌乱中甩掉了流星锤,抽出短刀一通乱砍乱劈!

一道黑影闪过,小兵的腿劲力十足又准又快,踢飞对方的刀。顺势一脚踩在胖鞑子的大腿上借力跃上他的背后,双腿反钳住他的双臂,骑势举起匕首狠狠刺进他的脖子!

依旧是嗷叫,却是带着哭腔的哀鸣,随即是沉闷的机械性哼呜……

五个血口几乎环绕着脖子喷出血雾,最后一下半尺长的匕首完全没入他的心脏。小兵才翻下躲开,胖鞑子捂着脖子拔出匕首,常规反应让他更快的陷入死亡,倒在泥地上继续挣扎。

老洪解决了一个瘦小的鞑子,剩下的体力堪堪能应付另一敌人,丁飞的对手满身是血,倒下了一遍又一遍硬是挺起来纠缠着,丁飞的短刀耍的很快,暗淡的夜色里只能看见反射的刃光。赵凯拼的很吃力,一直在防守基本放弃了反击。

胸口挨了一脚的赵凯倒在泥潭里,连滚带爬的躲闪对方的马刀,避无可避的终究处于马刀挥击的范围内。“嗤!”精悍的鞑靼人抖动了一下,伸手由后腰拔出沾血的匕首,闷哼一声朝后掷去!

黑影像个皮球般左滚右跳,迎着鞑靼人的马刀贴了上去。力大势猛的马刀破空砍下,在齐腰的高度突然停顿,同样的一把蒙古马刀刺穿右腹,透过肋骨由心房位置露出刀尖,血液滑下透着阴森寒光的刀尖。鞑靼人就这么僵持着劈砍动作,呆愣着睁大眼珠,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注视那抹血光……

小兵光着的上身,已然沾上了一层红色的液体,红黄黑白肤色互相交错,就如一尊被泼上了油漆的人体雕像。只是此刻的眼神里,却散发着一股摄人的气息和酷冷,反而像是一驾杀人机器。

鞑靼人最终抽搐而无力的倒下,双手仍旧在泥地里盲目的扒出一道道抓痕……

纠缠丁飞的鞑靼人终于爬不起来,偌大的眼珠子睁得鼓圆,大口呕出来的血正吐着泡沫。随着丁飞的箭命中最后一个鞑靼人的后背,老洪很有眼力的瞧准了一刀砍断敌人的脑袋,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实在是没有多余的体力再杀下去。

赵凯的诧异,丁飞是理解的,因为他也看见了小兵的表现。这出乎他们的了解之外,一个从濒临死亡边缘活过来的人,短时间内爆发出来的战力竟可达到这种程度。

这两天三夜大小战不下十几次,吃光了干粮就吃野味、没粮食就啃野草野果,杀了无数的鞑虏,也留下了无数的伤口,仅凭一丝求活的意念支撑着匮乏疲惫的身体,还能保持甚至超过了原有的战力,仅仅只是回光返照吗?

小兵很有节奏感的回气频率、稳定的肢体动作和发光的眼神表明,他的身体机能正在恢复而不是散失。

丁飞不知为何,对一起相处了三年的这个小兵,突然感到惊喜、不安又陌生。

同样有这种困惑的人,现场还不止他们几个……

随着小兵捡起腰刀,指向阴暗的密林,在他们疑惑的目光下缓缓走出几个身影,当为首三人的面容清楚的出现在小兵视线内,渐渐走出来的人影已经不下二十个。

标准的明军骑兵装束,看起来很规整似乎没有遇到战事,相对他们几个乞丐式的破烂装束,已经不能以军士来相称了。

可这伙人为何要步行,而且行为举止太过于不正常,没有旗号没有标志,连身份的标识也隐藏起来,唯一能知道的他们是大明军士。

“来者何人?!”小兵指着为首的头目问道,他竟然觉得这话说的很溜,带着古腔的语法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明朝?对了,这些家伙穿的都是明代制式盔甲,鞑靼、瓦剌、嘉靖、甘肃边镇……我现在的名字是秦三?我去!原来的名字,居然忘记了!我杀了人……还可以这么镇定,疯了、肯定是疯了!”小兵内心波澜汹涌,表面依然很是镇定,却不知是从哪里涌出来的一股毅力和勇气。

为首的头目阴恻恻的回道:“章某,是来搭救你们的,大家都是有缘人……”

丁飞颤抖着双臂拉满弓弦,这伙人来路不明防人之心不可无。老洪、赵凯擦拭嘴角的血迹,吃力的支撑站起,却怎么也握不紧沉甸甸的马刀。

两个衣甲褴褛的熟人被押解而出,正是吴巍。另一个寸头满脸胡渣的汉子,被捆着双臂单膝跪地,鼻青脸肿的眯着一眼,显得异常乏力却依旧挺直腰杆。

“报上你们的番号!”丁飞使劲余力,大喝一声。

“嘿……某等俱是汉人,既穿上明甲当然是大明军士,壮士何故多此一问?尔等皆是一时之悍将,忠勇与胆识双全,章某都看在眼里。特别是你……实在令某刮目相看,惊喜连连。”

“什么意思?既然都是同僚,为何这副作派?”小兵的意识已经恢复,情绪也自我调整过来,如今活着是第一位,其他穿越、身份、真假都得搁一边,既然有着另一半的记忆和能力,就得好好加以利用。

“莫、莫要听这逆匪,胡言乱语……他杀了俺两个小兵,又打伤了阿布……”吴巍费力的抬起头,苍白无色的脸加上紫黑黯淡的双眼……虚脱的厉害。

“呵呵,都是误会!这汉子下手太狠,五六个鞑靼人都死在他刀下。加上他们不听劝,这种情况下章某必然要采取强硬手段。”

“他们……是白莲余孽……”

“住口!”身后的军士一扯绳索,勒得吴巍颤颠起来。

为首的头目,抬手制止:“吴大人,看你即死的份上,姑且饶过你。若敢再藐视或玷污章某的名份,那章某就亲手送你一程。”

“啪!”

旁边的寸头汉子,突然袭击身后的军士,一腿将对方踢倒在地,扯回绳头顺势反手拉出那人的腰刀。当刀刃将要隔断绳索之时,却被其他军士砍飞腰刀,按倒在地上狂揍。

“不!阿布思桦!住手!”丁飞的箭射出,在这些军士的罩甲上弹飞,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尔等这是,要逼迫章某下毒手吗?”为首的头目显然有些不耐烦,怒颜喝道。

“等等!或许我们该好好谈谈,既然大家都是汉家子弟,万事都有商量。大难临头都冷静些,无需再多作无谓的伤亡,便宜的都是外人……这不给外人取笑嘛。在下秦三,双城堡的守备小兵,不知章大哥……有何好提携的呀?后辈躬身听教!”小兵放下马刀,恭敬的作揖说道。

那头目双眉舒展,微笑的说道:“这才对嘛!兄弟你气宇不凡,气运更是好的令人妒忌呀!能得无生老母的垂怜降下福缘,予你机缘因此沾光佛气,形同明王、弥勒大佛转世再生,借以肉身重现人世,以此灭乱世普渡众生……”

“等等!!你、你稍等,这些我完全听不明白,你能慢点说嘛?什么无生老母?”

“嘿!那道雷火便是老母圣祖降下的天机,天机化为福缘。也只有被选定之有缘人,方可得到这一百年难遇的荣誉。你没死,还活的很好不是吗?生龙活虎般的如同蜕化成另一个人,甚至还有所超越。是也不是?”

“这、你……”小兵秦三目瞪口呆的发怔,的确这一系列怪事无法解释,可将此事神化依旧没有科学根据,但在这个封建古制社会,科学解释不了的怪事也只能授以神化论。

“章某看的一清二楚,局中之人受困其中,可某这个局外人却明了的很!跟我走吧,我只要你一人。”以某自称的章姓头目,微笑着伸出一手。

这人虽说着官话,口音却夹杂着鲁豫一带的方言,秦三大致是听清楚了,意思却只能理解个五六成。无论是善意或是恶意,当下都身不由己,处境已经坏到不能再坏了。外有鞑靼人大举入侵虎视眈眈,内有教派强行抢人入会。

这都是些什么破事啊?!

满天神佛都请出来了,最怕有偏执狂信仰的人,这种人狂热起来谈不上什么人性。若是偏于良善无害的和平信仰,或许还能理智的谈谈理想和向往,可这伙人明显不是什么善类。

能被吴巍称为余孽的人……本质有待考究。

“机缘?兵荒马乱的,我只想保住性命,有缘无缘那得看过才知道。你若只要我一人,恐怕不妥。老母圣祖大施佛法,降赐大恩于我那是在下的福运泽厚,可没有这些个兄弟,那在下早就带着圣祖的福缘埋于泥地之下。”

“那你的意思是?”

秦三手指虚指几下说:“都带走!一个也不许死!如果我说这是老母圣祖的佛义呢?”

章姓头目缓缓收回手臂,双眼冷冷的看着秦三,一言不发。

半响过后才道:“嘿,有何不可。这样一来,章某足下又添新门徒,而且尽是以一敌十的悍将。可你能保证,他们……会自愿拜伏在圣祖大佛的足下吗?”

“我的话就是保证!既然你相信我是众大佛,派下来人间的转世圣徒,那你就得信我!”秦三往前几步,顺着手臂上的死皮撕下来一大块,像极了蛇精脱皮般诡异。

手臂上那个部位白嫩鲜润,就如新生的婴儿般白洁无暇,神乎其技。若不是见过他被惊雷劈中,从火海里滚出至今活的好好,只怕这就是迷惑人心的幻术而已。

章某也许是被震住了,也许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并非空穴无风。恰好这样的遭遇,恰好这样的谣言传播,恰好时间地点人物都撞上了。原本只想寻找一个借口,在众人之前带回去那么一个所谓的转世圣徒,借着这个假圣徒之名让自己走上至高的殿堂。

可这个人就像是传说中那样的降世,经历了磨难和煎熬,终归是破茧化蝶完成了蜕变。活生生的在他视线内演变这么一出神奇戏法,怀着一个制造假傀儡的想法,却无端碰上了一个真圣徒降临在自己的眼前!无论如何,能作为第一个信徒迎接圣徒回归,这是一种荣耀和大善功。

面对心中至高无上的伟大信仰,终究是压下了骄傲的自我。

“修罗门信徒章恕全,恭请圣徒尊驾……”

“修罗门众徒!!恭请圣徒!!迎候尊驾归位本门……”众人齐刷刷的躬身请礼,不管这个小兵是不是真的转世圣徒,这个名号往后都得扣上。

小兵秦三,糊里糊涂的当上转世圣徒,作为神佛的人间代言人。他看了看几位被控制的同伴,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四周的杀戮和嘶喊声依旧彼起彼落,暗红火光映红的天边渐渐坠入黑夜。当黑幕降临,才是真正考验生命的时刻,这个黑夜注定是漫长的,漫长的路途只希望能少一些颠簸和伤害。

因为,还要储备力气在祈祷中,等待黎明的到来。只要有光就有希望,就能重新开始再活下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