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借我半世盛唐

更新时间:2020-07-28 06:15:59

借我半世盛唐 连载中

借我半世盛唐

来源:落初 作者:顾如归 分类:历史 主角:裴雯徐敬业 人气:

《借我半世盛唐》由网络作家顾如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裴雯徐敬业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漫漫历史尘埃里的另一种可能性,脑洞长歪的正经屠龙故事。抖落下故纸堆里的万丈红尘——见唐诗风骨,见唐人骄傲,见无双国士,见倾城绝艳;见萧墙祸起,见大厦倾颓,见古今同慨,见哀哀众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余朝然早早伸长了脖子在衙门外等着了,看到余浪囫囵个出来,一颗心才算落回肚子。

令余浪感到意外的是余朝然竟然对张九龄这位前任首辅颇为冷淡,不怎么爱搭理他。余朝然为余浪小心包扎好前胸的伤口,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有没落下暗伤。

张九龄苦笑:“我以前敲打余家傲的时候都没见你这么心疼过。”

余朝然叹气:“可能是老了吧,心肠没以前硬了,况且,失去过一次儿子,就更怕失去孙子了。你这人也太没人情味了,明知那李屿是个疯子,还放任浪儿被关在里头。”

张九龄道:“实在是爱莫能助,我那得意门生谢县令已经彻底倒向了李林甫那边,丢了官以后我在扬州城的影响力就很有限了,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李尚隐又以铁面无私著称,不会卖我这个人情的。”

“不管怎样,今晚的酒钱得你掏吧?”

“呵呵,余家曾经也是巨富之家,余家傲在长安城一掷千金博红颜一笑的奢华排场至今还是一段佳话,现今沦落到连酒钱也要向我这穷老头讨要了么?”

“说来话可长了……”

张九龄手下的八名护卫都被扣在县衙了,他身边也没有一个下人仆从,和余朝然一路谈天散步回去。

余浪抱着新买的酒,内心打起了小算盘。对于他来说,唐代的酒其实是令人作呕的难喝,市面上随意能打到的这种酒颇为浑浊,不但脏而且味道腥甜,酒精纯度更是低得可怜。在这样一个达官显贵们都嗜酒如命的年代,要是能自己搞出独一份的特酿,应该也是有不少好处的,不过单凭个人力量想弄出一套像样的蒸馏设备也是极难的。

甩了甩头抛去脑海中的诸多杂念,余浪贪婪地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头一回觉得自由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情,他又想起还困在阴暗牢房里的余诞。失了势的张九龄是指望不上了,不知道还有没别的方法能把余诞救出来。

长宁街围了一拨看热闹的闲人,连道路两边市肆里的小贩都忍不住扬长了脖子往里头看。

“你这书生,明明摸了人家女孩子的屁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一个虬髯壮汉义愤填膺说道,这人声如滚雷,中气雄浑。

书生长着一张正气凛然的脸,斯文却不怯懦,怎么看也不像个淫贼:“哪里来的疯汉,净扯些不着边际的话。”

壮汉转头问周围的看客:“各位方才都看见了吧?”

“看见了看见了。”人群中有人哄笑着应道,都是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

这些所谓证人显然纯属起哄,余浪最看不上这种行径,当即挤进了人堆。

张九龄和余朝然也只好停下了脚步,相视而笑。

余浪仰头看了那虬髯汉子一眼:“姑娘呢?你就是那姑娘吧,这书生刚摸你屁股了?”

看客们再度欢乐大笑,都觉得这凭空冒出来的少年有趣。

虬髯汉子当即撸起袖管:“你这小子眼神不利索,我这样顶天立地的好汉怎么会是姑娘呢?”

余浪转了转眼珠:“那你光说有姑娘被摸了屁股,我也没瞧见姑娘,就看到你在这儿上蹿下跳的,这么推断也是合理的吧?”

“是啊,姑娘呢,哪个姑娘被摸了屁股,出来啊。”人群兴奋起来。

虬髯汉子向前踏进了一步,书生挡在余浪身前,他的身材并不如何高大,却让人感受到一种难言的安稳:“君子动口不动手,这位小兄弟只是仗义执言,有什么怨气发在我身上便是,不要为难他。”

余浪更加觉得这样一个有勇气、有担当的读书人不可能当街作出这等下流事。

虬髯汉子道:“你这少年不懂事,姑娘家重名节,出了这种事不好出来指证的。”

余浪冷笑:“那我还说你杀人了呢,死人虽然不重名节,却更不好出来指证,你是不是该去官府自首。”

“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多歪理?”虬髯汉子性子耿直,显然被余浪一通连消带打噎得颇为难受,若是拌嘴的是个成年男子也就罢了,大家大不了干一架,偏偏只是个半大小子,以大欺小的事肯定不能干。

正难堪间,人群里走出来一个正当二八芳华的少女,冲场间三人盈盈施礼:“雷大哥是为了帮小女子才行此下策,请诸位莫怪。”

书生似乎认得这姑娘:“小雪你怎么跟到这里来了,姨娘知道要担心的。”

雷万春怒道:“还不是你这负心书生不解风情,人家姑娘默默跟了你一千里,便是一颗石头也该开花了,要不是遇上我,她前些日子就被盗匪给害了!郎有情,妾有意,娶了便是,怕什么姨娘,读书人都是软骨头!”

众人也算看明白了,这叫雷万春的虬髯汉子是为这姑娘抱不平,故意整出这么一出闹剧。

书生叹息:“婚姻大事,不外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姨娘不喜欢我,不可强求。”

雷万春呸了一声:“我算看明白了,你喜欢的是这姑娘的娘亲,妹子你且宽心,我雷万春在江湖上颇有些朋友,个个都是青年俊杰,不必在这一棵歪脖树上吊死。”

“小兄弟,你怎么了?”书生心细,发现方才一直唇枪舌剑的余浪如痴如傻得呆立着,难免有些担心。

余浪发了癔症一般扑过去抱住姑娘:“宁雪,宁雪!我是余浪啊,你还记得我吗?我以为再也没机会见你了!呜呜呜!”

姑娘初时受了些惊吓,很快镇定下来,倒没觉得这少年郎会是什么登徒子,可能确实是将自己认作故人了。

好像有哪里不对,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能有什么曾经沧海。

余浪的行为当然是不妥当的,却没有人来拦他,只因他哭得太过真情流露,任谁也不会生疑。

本来躲在暗处看得正开心的青青可憋不住了,她火急火燎地挤进来,一脚把余浪给踹开:“有毛病!”

青青微微一笑,不无戒备得看了宁雪一眼:“不好意思,这傻小子看到漂亮姐姐有时候会犯浑。”青青自己也不过十三四岁,这一番话却说得极为老练,刻意咬了姐姐两字,意在强调两者之间的年龄差异。

宁雪很温柔地扶起余浪:“不打紧的,总比某些不理人的木头强。”

书生是光风霁月的性子,当然不会为此事不快,只是苦笑。他的身份,从小读的圣贤书,让他的人生并没有太多选择。

“小张探花。”张九龄分开人群走了过来。

书生愣了一下,赶忙行李:“学生张巡,见过张相。”

“免礼免礼,听闻你前些日子得了实缺,这是要赴任去吧。”

张巡应道:“学生能补上清河县令的实缺,全赖大人之力。”

张九龄听得连连摇头:“你十年寒窗,得中进士,一身才学抱负正待施展,若是得不了实缺,岂不让天下士子心寒。”

围观人群议论纷纷,张相他们可能不知道是谁,毕竟太高远,当朝进士可是让人眼热的对象。“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这是多少读书人毕生的夙愿,却没想到这书生年纪轻轻就取了进士功名,模样是一表人才,不然也不会被钦点为探花郎,还补上县令实缺,真可谓前程似锦。

“你说那书生的姨娘眼光得多高才看不上这才貌双全的探花郎啊。”

“准是有土财主看上这姑娘了,这书生前程再好,现在也是穷酸,你们女人哪,哎。”

张九龄又拉过满脸不高兴的青青说道:“这是老夫的孙女青青,那少年也是老夫故人之子余浪,都是自家亲戚,方才无礼,请多包涵。”

张巡连称不敢。

余浪缓过劲来,明白此刻已无相认可能,调整好情绪说道:“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小张探花,宁雪姑娘,还有那个雷万春,一道过府一叙如何?”

雷万春憨憨一笑:“有酒喝就很好啊。”

“喝酒怎能少得了我?”李白骑着一匹快马匆匆赶来,行人纷纷避开。马鞍上挂了两排酒囊,也不知从何处寻来的美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