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南宋英豪传

更新时间:2021-01-08 13:41:11

南宋英豪传 连载中

南宋英豪传

来源:落初 作者:样样稀松 分类:历史 主角:孟玄清 人气:

完结小说《南宋英豪传》是样样稀松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孟玄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南宋末年,金国衰落,蒙古崛起,中原大地群雄纷起,烽火燃遍,上演着一场混乱的三国大战。那一年,成吉思汗五十二岁,老头儿一个,还能蹦跶十三个寒暑;那一年,忽必烈一岁半,只是个吃奶的屎娃娃;那一年,穿越重生的孟九成十八岁,风华正茂,意气风发。那一年的某一天,孟九成突然激灵一下,产生了宏伟的想法,发出了心底的呐喊:再也不能这样活啦!俺要革命,不,是造反。俺要打老的,欺小的,纵横四海,天下无敌——呃,先从死人头系统换个小镜子,贿赂,不,请示一下俺那天下无敌的老婆大人,俺想再娶个软妹子给你当闺蜜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雪在没有风的空气中落着,疏疏的雪片,好象在沉思,落下去好呢,还是不落下去呢?或者就停在透明的空中,悬在那儿。

瞬息之间,雪片终于犹犹豫豫地落到地上,把自己空中所占的地方,让给同样迟疑,同样温柔的雪片。

在能俯瞰上山小路的半山腰,一座破败的道观笼罩在漫天飞雪中,山门两侧有已被风雨霜露弄得斑驳的四个大字“清静”和“无为”,山门上的匾则已经脏旧得看不出写的什么。

“师父保重——”孟九成不舍地再次叮嘱,玄清头也不回,斜挎着个包袱,只是扬了扬手,便大步消失在风雪之中,非常的洒脱。

唉,这师父是从小捡来养大的自己,不嫌自己呆傻,处处照顾,还教自己武艺,对自己可真是不错。孟九成轻轻摇了摇头,放下心中感慨和不舍,转身向观里走去。

孟九成推门走进了正对的寝殿,这是一个套间,墙边有一个木架子,摆着几尊上好了颜色的泥像。空荡荡的感觉,以前有师父在,虽然只是两个人,但一老一小闲聊起来也不觉得特别冷清。

自从天寒开始烧火盆,孟九成便搬进了这里。那个小屋里有危险物品,这一个火星溅上去,弄不好就飞升了。

坐在外间屋的榻上,孟九成终于不用再掩藏什么。他边思索,边伏在小桌上提笔写着什么。只是间或眼神一闪,露出与古代人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和深沉。

几个月了,随着失去原来生活的延续,迷茫和困惑逐渐消散,重获新生的念头也在步步深入孟九成的头脑。不管他承不承认,一个全新的生活历程已经显现在他的面前。

嘉定四年成吉思汗以报父祖世仇为名,聚众誓师,大举侵金。七月,蒙古军相继击败金兵于抚州的乌沙堡及险峻的野狐岭,接着拔宣德,陷德兴,取居庸关,进逼中都。

嘉定七年五月金迁都汴京。成吉思汗以金迁都违约,再度发兵南犯。直至嘉定八年秋,蒙古军攻破的城邑就有八百多处,黄河以北的土地几乎都沦于蒙古铁骑之下。

蒙古兵马以杀掠为主,铁骑所到之处,“人民杀戮几尽,金帛子女,牛羊马畜,皆席卷而去,屋庐焚毁,城郭丘墟”。

掠夺之后,蒙古兵随即离去,致使社会呈现真空状况,除了部分地区由金朝派官镇守外,当地土豪,地主乃自相团结,组织武装力量,以求自保。于是两河,山东地区,无论强悍者或狡黠者,莫不掀起叛金活动,史称:贞佑之乱。

山东淮海地区向来是宋金间的主要战场,在此地的汉人,不论是受到宋廷的鼓励或出于自发性,其叛金活动久有传统。

趁着金国势微,山东、河北汉人百姓纷起反抗。

正如《金史》所说:“自杨安儿、刘二祖起后,河北残破,干戈相寻,其党往往复相团结,所在寇掠,皆衣红绵袄以相识别,号红袄贼,官军虽讨之,不能除也。”

乱世已至,虽然有理想,也要有能力来实现。给予孟九成信心的,还有他身体上的异样。不仅力气变得越大,反应也敏捷灵活许多,这无疑也给他增添了极大的信心。

不仅如此,孟九成还发现了一个xiǎomì密,或者说是穿越而来的福利,但他却埋在心底,连玄清也未告诉。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孟九成的xiǎomì密便与此相似,但又有所不同。

起初,孟九成往往在白天冥思苦想过后,晚上便经常会做到相关的梦,得到一些他本已经遗忘的记忆和资料;此后,他便有意识地进行尝试,竟然发现也很灵验。

而且,随着身体的强壮,头脑越用越灵活,这种很奇特的能力也在越来越强大,功能也越来越多。

这是一种很难用正常语言来形容的能力,就象是脑袋里有多功能的智能芯片,逐渐被孟九成唤醒。然后,应他的要求进行检索,并把文字或影像资料呈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举个例子,就说玄清传授孟九成枪法吧,自然少不了交手切蹉。而在孟九成的潜意识召唤下,每招每式都象被摄像机录下,在梦中又能一一重现。而且,梦境还能够变成类似模拟游戏的东东,让孟九成能在虚拟中与假想的对手进行对战。

这样在脑海中反复记忆、强化,再在清醒的时候依样练熟,孟九成自己也感觉到进步极快,就象拜了个随身师父一样。

有些并不是玄清所教的招式,孟九成也是如此练出来的。他可是个实用主义者,不管招式有没有名堂,有用就行,能打就好。

玄清自然不知道孟九成的这个秘密,只道他练武的悟性高,又坚持苦练,无师自通倒也说得过去。所以,开始还有些随意,可越教越喜爱,越教越上心,为自己这套枪法能得个上佳的传人而欣喜宽慰。

其实,对于自己身上的这种奇怪,孟九成也反复思量过,却得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

孟九成,梦就成,一做梦就啥都成了?难道跟自己的名字能靠上边儿?

为此,孟九成曾纠结过几天,觉得这种能力对他是有益的,害处却未见着,便索性不管,只当是给穿越者的金手指,顺其自然了。

现在,孟九成正在提笔画着山东地图。地名或许古今有别,但孟九成大致画得没错。古代没有高科技的测绘仪器和手段,虽然也有地图,但却不能和他画得同日而语。

莒州所属莒南县北,马鬐山,孟九成已经知道目前所处的大概位置,便以此为基准坐标,逐渐向外延伸画图。边画边想着日后的大计,直到图画到了海岸线,孟九成也约略有了个想法。

东北百多里是板桥镇,东面几十里是后世的岚山港,东南百多里是海州,西面有沂蒙山区,属于鲁东南近海的多山丘陵地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