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有一座军火库

更新时间:2021-01-05 14:14:00

我有一座军火库 已完结

我有一座军火库

来源:落初 作者:清河先生2015 分类:历史 主角:文奎奎 人气:

经典小说《我有一座军火库》由清河先生2015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文奎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文奎带着一座军火库穿越到元末明初,他激情豪迈地吼道:“朱元璋,我来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到这个世界,文奎今天是第一次骑马。胯下一匹枣红色骏马,四蹄飞扬,让他找到一种飞扬的感觉。

天色越来越黑……

前方已经进入山区。驿道两侧黑漆漆的密林,像是隐藏着千军万马,给人一种肃杀之感。

呜哇——呜哇——呜哇——

深山里传来几声凄厉的夜鸟叫声,文奎心头一紧,连忙把手伸进怀里,掏出手枪,目光如炬。

突然,感觉身体猛然前倾——扑通!

马失前蹄!

早有准备的文奎摔下地后,连续几个翻滚,迅速隐藏进一蓬杂草丛中。

嗖—嗖—嗖——

利箭如雨点般射向马匹栽倒的位置。那匹马受了箭伤,一个纵跳,不退反进,猛然向密林里窜去。

这时,从密林里跳出十几条黑衣大汉,一个个手举明晃晃的砍刀。刀锋的幽光在黑夜里格外炫目。

“冲上去,砍死他!”

……..

“老大,不见人!”

十几个火把亮起。文奎透过火把的亮光,可以清晰地看见强盗的面容。

砰!砰!砰!

枪响。

三支火把掉在地上。三个黑衣人倒在血泊之中,死得不能再死。

强盗们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懵了。文奎抓住他们懵逼的时机,又是几个点射。

又有四名匪徒倒在地上。眨眼之间,强盗死亡过半。那些人死之后,火把还在地上燃烧。一时间,驿道上燃烧着七支火把,蔚为壮观。

为首者吼道:“蠢猪,快点扔掉火把!撤!”

剩下的四名匪徒扔掉手里的火把,撒腿向密林深处逃去。

看见匪徒逃远,文奎吹了一个尖锐的口哨,便听到一阵“得得得”的马蹄声。

凑近了看,枣红马的屁股上中了一支利箭。血已凝固,伤口呈紫褐色。

“小伙伴,你真是好样的!我还以为今晚要走路回家了。”

咩嘿嘿——

马声嘶鸣。

枣红马站在原地,不肯向前,示意文奎坐上背去。

文奎一狠心,跳上马背,绝尘而去。

文奎骑着枣红马一路飞奔,仅仅用了半个多时辰,前方便出现了一个小村庄。

不知是天黑迷路,还是枣红马具有灵性,他竟然鬼使神差地进入了刘家村。

文家和刘家,相距不过五里路。

想起那个乞丐所说,悍匪雷一鸣三天后娶亲。文奎栓好坐骑,决定去刘通家里探个究竟。

夜露深重。万籁俱静。

伤势基本痊愈的文奎已具有翻墙入室的本事。刘通家两米多高的围墙,简直形同虚设。

窗外,文奎鬼魅一般出现了!

灯下,穿着青花棉袱的刘芸芸坐在木板凳上。旁边站着一脸无赖相的刘通。

“芸儿,爹这不是为你好吗?嫁给雷一鸣当小,金银满仓,财大气粗,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呀。”

“……”

“土匪虽然名声不好,但人家兵强马壮,一般人惹不起呀。听说连知府大人和雷一鸣都是拜把子兄弟呀。”

“……”

文奎透过窗棂,看见刘芸芸的眼睛红肿得像桃子似的。她真的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幼稚的脸上满是忧伤。真不敢想象,狠心的刘通怎么舍得把如此一个小鲜肉往虎口里送。

难道这女儿不是他亲生的吗?

“爹,你走吧。我答应你。”

“哎,这就是爹的乖女儿嘛。我们刘家,只要攀上雷一鸣这株大树,哪怕在整个饶洲县,甚至信州府,那都是可以横着走的呀。女儿,你能想通,爹真的很高兴。你早点睡,要不然,明天当新娘子就不好看啦。”

潜伏在窗外的文奎亲眼看见这一幕,辛力刚给他的所有认知全都被颠覆。

不是说,芸芸很专一吗?

不是说,芸芸很贞烈吗?

尼玛——

老辛头,老子差点被你给误导了!

吱咯一声,门开了,又关上。刘通喜滋滋地离开刘芸芸的房间,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哼着小曲。

文奎心堵得慌,正想一走了之,永远地和刘芸芸说“拜拜”,突然从房间里传来无比凄厉的号啕哭声。

呜呜——

听到如山洪爆发一般的哭声,文奎内心最柔软的东西被融化,他再也迈不开脚步。

没多久,屋内没了动静。文奎透过窗棂,看见刘芸芸已经站在屋梁底下,一条白色的绸缎悬在梁上,她正在把自己的脖子往绸缎上挂。

“别!”

文奎嘴里还没喊出来,腿脚已动了起来,猛然破门而入,一把将刘芸芸拽了下来。

刘芸芸看见文奎的突然出现,凄然笑道:“奎哥哥,我那么快就见到你了?我们都死了,对吗?”

“不,我们都没死!”

文奎猛然将刘芸芸揽在怀里,心生无限感慨!

刘芸芸假意答应那个便宜老爹,竟然是为了上吊自杀!

如此纯情的女孩子,难道还不值得男人珍爱一生吗?

“芸芸,我们走吧。我带你走!”

文奎一把抱起刘芸芸,消失在苍茫的夜色里。

子时。

文夫人听到屋内有异动,便知道是文奎回来了。

灯亮。起身。文夫人看见文奎和刘芸芸,不由大惊。

“奎儿,这是怎么回事?”

等文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文夫人脸色异常冷峻。不过,他还是刻意隐瞒了路上遇刺的经历。

要是让文夫人知道自己遭遇十几个黑衣匪徒设伏围攻,她会惊吓成什么样子?

“这么说来,我们又和黑水寨的雷一鸣铆上了?”

文奎点头道:“现在我们的敌人不是一个两个。那个雷一鸣可是一个混世魔王,他要是知道芸儿在我们家里,定然会带人铲平整个文家村的。”

“这如何是好?如何是好!”文夫人急得直跺脚,嘴里却没有饶过已经死去的文球:“奎儿,你说得对,你爹生前那些狐朋狗友,都是些什么鬼!那个刘通,简直就不是人!”

“不是人,那就让他当鬼!”

文奎心里这样想,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在驿道上可是一次性枪杀了七名悍匪。

一将功成万骨枯。

这才刚刚开始……

安顿好芸芸睡下,文奎回到西厢房,检查了一下藏在木床夹层的两枚手雷,又把王八盒子放在枕头底下。

文奎刚刚躺上,准备睡觉,便听到“笃笃笃”的敲门声。伴随着敲门声,还能听到粗重的呼吸声!

“奎哥,开门。”

芸芸的声音细如蚊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