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异玄游录

更新时间:2020-08-14 06:46:35

异玄游录 连载中

异玄游录

来源:落初 作者:酆都忘川 分类:灵异 主角:阿圆唐 人气:

《异玄游录》为酆都忘川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父母突然离世,我被父亲的好友收养。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一时间风起云涌。一场噩梦。一个奇怪的女人。挚友的离开是背叛还是别的目的。乌云背后是阳光还是另一片乌云。原来我不是无端卷入这场漩涡。我一出生就已在局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房间安静了很久,还是凤青羽先开口说了话:“不用这么失魂落魄的。你相信她也好,不相信也罢,那是你的事。我只是给你提个醒。你的小女朋友不简单。”

我垂着头也不搭话。她便接着说:“回去吧,我累了,你也累了,昨晚就算没出什么大事,毕竟你着了道,还是伤了些元气的。回去休息吧。”

等情绪稍微冷静了,恢复了思考的能力。我也没敢看她,“对不起,我刚才...昨晚的事,谢谢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解释,不管怎么说,她昨晚确实是救了我。

“不必了,我也没想救你,不过,你在学校被什么东西抓住了的话,会给我添不少麻烦的。”

她停顿了一下,突然笑着靠了过来,她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嘴紧紧贴着我的耳朵,“不如...在你被被别人找到之前,我先杀了你吧。”

她说的很轻,让人有种幻听了的错觉,她的手确是扼住了我的咽喉,她手掌冰凉,像爱抚般轻柔,但我丝毫不怀疑,她一旦发力能立刻掐断我的脖子。

情形的转变太快,我跟不上这个节奏。我还在愣神,她却把手放开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小丫头,吓傻了?真没劲。”她从鼻腔哼了一声,“你该走了。”

凤青羽下了逐客令,刚才的事让我有点后怕,但她确实也没有做什么,想来只是个玩笑,若是真想杀我,刚才就不会放开我了。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好些疑惑的地方。关于梦,关于她。

“等一下,我...”她不待我说完,一把拎起我,扔出了房间。

“啊。”我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记得报风水课。”说完她就关上了门。我揉了揉撞疼的屁股,在心里暗自‘问候’她。这女人力气可真大,刚才说她能一下掐断我的脖子,还真是没有夸大。

回到宿舍,我站在寝室门口,想了想,我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阿圆趴在床上,拿着手机,像在沉思,连我开门进来都没有发现。

我闭上眼,回想和阿圆在一起的这些年,父母离世后,阿圆是我唯一的朋友,从我住进唐家起,我们就再没分开过。

嗯?没分开过?这些年阿圆除了粘着我睡以外,我出门她也会一直跟着,就连我去便利店打工,她也是成天在便利店里玩,说是外面天气热,不如店里有吃有喝有冷气。难道...

“啊,阿浅,你回来啦。”阿圆发现我回来了,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抱住我,我看着怀里的阿圆,想起小的时候,我生病了,夜里发寒,她也是这样整宿抱着我,给我倒水,喂我吃药。

想起这些,我反手抱住了她,嗯了一声,再没有说话,不管真相是什么,也不管阿圆知道什么,我不想知道,阿圆是不会害我的,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不重要,怀里阿圆带来的温暖才是真实的。

阿圆问我跟凤青羽聊了些什么,我敷衍了一下,说是问了我的身体状况。

“阿浅,除了爸爸,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她看着我,说的诚恳。

我知道她的意思,摸了摸她的头,告诉她:“你也是。”

阿圆抬头看着我,笑的像个孩子,然后她发现我的脸色很差,我被勒令吃完包子躺下休息。我没有反抗,我是真的累了。很快我就沉沉的睡去。

我没有在做过什么奇怪的梦,事实上,我从不做梦,就连父母亲刚离世时,不论我如何思念,他们也从不到我梦中,那时候我感觉自己被完全抛弃了。

这一觉睡到天黑,我突然惊醒,旁边阿圆的位置上没有人,被子还有余温,应该刚走不久。我不记得这妮子有起夜的习惯啊,是不是吃坏肚子了?我想了想,还是觉得放心不下,披了件外衣出了寝室。

我在厕所门口叫了几声阿圆,没有人回应,声控灯也罢工了,里面大概是什么地方的水管坏了,水滴落的声音,吧嗒嗒的响个不停,听着怪渗人的。

我又试着叫了两声。

回应我的只有水声。

看来不在这里,这大晚上的,她能跑去哪儿呢。我越想越担心,快步跑出宿舍。阿圆,你可千万别去后山啊,拜托。

出了宿舍,我迷茫了,该往哪个方向找呢,学校这么大。

“阿,唔..唔..”一个人突然从背后钳住了我,用手捂住我的嘴,我一个劲儿的挣扎,却还是被他拽进了草丛

“嘘,安静。”是凤青羽的声音。

我听到是她,刚想放松下来,又瞬间紧绷,她的身上...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

我小心翼翼地问她:“这么晚了,你在这儿干嘛。”

她轻轻放开我,在我背后冷笑一声:“能干嘛,月黑风高,杀人放火啊。”

我转过去看这她,回想起白天她掐住我脖子的画面,一下子慌了神,她的脸在我眼前越来越狰狞,我一把推开她,蹭的一下就冲了出去。

我一路奔跑,十分慌张,好几次险些摔倒。终于我跑不动了,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抬头一看才发现我快跑进后山的树林里了。

“是你们做的,是不是,爸爸答应过我,由我来找,他绝不出手了。”

嗯?是阿圆的声音,她在和谁说话。我循声望去,是阿圆和一个...一个黑雾状的人?太远了,我听不清他说什么,而阿圆很激动,每句话几乎都是吼出来的。

“你闭嘴,什么都没做,昨晚上要不是有人插手,你们已经得手了。”

映像中,阿圆说话一直绵软俏皮,从来没有这么严厉,这是阿圆吗?我悄悄向那边挪。

突然那个黑雾人朝我这边看了过来,我躲在树丛后面一动不动。我看不见他的眼睛,但我感觉他一直盯着我。

“喂,我在跟你说话。”阿圆冲他喊了一句。他又看了几秒,把头转了回去。我松了一口气,应该没有发现吧。

“您不用这么激动,我也只是听从主人的命令行事。主人的命令是紧跟目标,并且协助您。您没有下指示,我们是不会行动的。”黑雾人恭敬的回答阿圆,声音听着尖锐刺耳。

“没有行动。”阿圆冷哼一声,“那你怎么解释昨晚的事情。”

“昨晚您找到一浅小姐的时候,可还碰到一个人。”他说到这里,看着阿圆不再说话。

“那个女人?”阿圆沉思一会儿问他,“真不是你们干的?”

“当然不是。”

“也就是说,那个女人......也对,第一眼见她我就觉得不对劲,什么老师会大晚上的往后山跑。昨晚不是我出现,她未必会把阿浅送回宿舍,那也就是说...”阿圆像是想到什么,没有再往下说。

黑雾人这时开了口:“如果真是她,而且目标又是一浅小姐,我们需不需要现在就行动。”

“不用行动,那件事儿我会办的。阿浅只信任我,你们强行出手,未必办的成事。你最近不用跟着我了,去盯着那个女人。”

黑雾人沉默一会儿道:“那个女人有些门道,第一天她就发现我了,我不敢跟的太近。”

“不用跟的太近,你想办法让她不发现你,盯着她就行。”黑雾人应了一声,原地消散不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