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事局

更新时间:2021-05-09 20:57:57

鬼事局 连载中

鬼事局

来源:落初 作者:白骨幡 分类:灵异 主角:周风陈帅 人气:

《鬼事局》为白骨幡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次意外,让周风的人生彻底发生了改变,奇门遁甲,苗疆蛊术,三清道术,魔道妖法,好不热闹。让我们一起探寻这个千奇百怪的世界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本以为这黄皮子摆出了一副战斗的造型,能和两人死磕一下。但是很显然,这只黄皮子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看到周风和陈帅突然向自己冲来,一个转身,调头就跑。

“哎呦我靠,你别跑啊!”看到黄皮子逃跑,陈帅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并且立刻追了上去。

痛打落水狗,额,不对,痛打落水黄皮子这样的事情,陈帅还是很有兴趣的。并且一边在后面追,一边把手中的木棍犹如投掷手雷一样的扔了出去。就是准头差了一点,连黄皮子的毛也没碰到。

陈帅也不气馁,又从地上抄起了一块石头追了上去。

按理说,这黄皮子可是四条腿。要是想甩开二人逃跑,那周风和陈帅定然是追不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黄皮子好像是有意的在调戏两人一样,每当距离拉开比较大的时候,就停下来转过身,继续看着二人。小眼睛当中透着一种警告和威胁的神色。当然,警告与威胁只是周风的理解。

对于二愣子一样的陈帅则完全把黄皮子的这种行为理解成了挑衅。口中不停地叫骂着,一次次的冲着黄皮子追去。各种石块也是漫天飞。身边没有合适的石块的时候,陈帅同学甚至抓起一把沙子扬了过去……看得后面的周风一阵阵的无语。跟黄皮子打架竟然扬沙子,陈帅可以算是千古第一人。

但是瞎猫总会碰上死耗子,谁家一百年还不死一个老太太?在多次投掷未中以后。陈帅手中的石块终于是砸到了黄皮子的腿。

黄皮子吃痛,吱吱地叫了一声。继续向后逃跑。而陈帅则是心花怒放,扔了半天的暗器,终于砸中了敌人一下。心理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并且趁胜追击。打算让黄皮子一败涂地。

周风则是一直跟在陈帅的不远处,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这时候也顾不上犯不犯忌讳了。陈帅似乎进入了一种癫狂的战斗模式。现在只能是配合他,别让这个愣头青出什么危险。

石块砸在黄皮子的后腿上,似乎是受了伤。不过逃跑的速度却是比刚才快了许多。好像现在已经清楚了,后面追它的这两个人,可一点没有闹着玩的意思。

黄皮子一提速,周风和陈帅就比较尴尬了。虽然他们两个人也提速了。但是很显然,跟黄皮子的速度比起来,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黄皮子好比是动车,而周风和陈帅充其量就是个绿皮。

所以,在片刻之后,两人就已经寻不见黄皮子的踪影。

陈帅的双手撑在膝盖上,呼呼地喘着气。这一追半天,浪费了不少的体力。周风也赶了上来。看到已寻不见黄皮子的踪影,心下的庆幸大过无奈,毕竟这东西能逃走最好。还是不要有什么瓜葛最为稳妥。

二人在原地歇了一会,陈帅在认真衡量了双方的速度对比以后,终于是打消了要把黄皮子斩草除根的念头。对于陈帅的这个决定。周风表示双手双脚都赞成。

片刻之后,二人接着行进,既然没有挡路的了。那自然又可以愉快地寻找山哥的菊花。

陈帅在前,周风在后,虽然嘴上说不找黄皮子了。不过似乎陈帅还是心有不甘,走在前面,一会看看这里,一会看看那边。对于陈帅的举动,周风没有理睬,这山这么大,黄皮子要是真想跑,岂能再让他们两人找到。

没一会儿,突然听见前面的陈帅大声的喊道:“哎呦我靠,真的肛裂了!”

听到陈帅的喊声,周风立马跟了上去。跑到陈帅的身边,周风才发现,自己的身前赫然地出现了一条宽七八米,深五六米的深沟!这条深沟大概在山体上有几十米长。显得非常的突兀。

周风向周围看了看。确定这以前是没有这条大沟的,因为在距离他们不远处有一棵歪脖子树,以前周风和陈帅来的时候。曾经拿这棵歪脖子开过玩笑,所以印象比较深刻,那个时候是绝对没有这条大沟的。

而且,大沟内的两侧沙土的颜色也和周围不一样,斜面上也没有任何的植物。所以这条沟出现的时间应该是不长。

两人面面相觑,表情都很震惊。周风继续向沟下看去。口中喃喃地说道:“你说会不会是人为的?”

“不是吧?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日山?”陈帅一脸震惊的看着周风回道。看来是完全歪解了周风的意思,周风的意思是说,这条大沟是因为某种目的人工挖掘出来的。而陈帅想的则是谁如此的色胆包天并且饥不择食的敢日山。

对于陈帅清奇的脑回路。周风表示不予理睬。

“下去看看。”陈帅兴致勃勃的说道。也不等周风答话。陈帅一马当先的已经开始小心翼翼的向下秃噜了。

这大沟有七八米的宽度。斜面也不算陡峭,只要小心一点,下去倒是没什么危险。所以周风也跟在陈帅的身后。对于自己的这个傻大胆的发小,周风有时候也挺无语的。其实在上面也一样可以看得很清楚。不过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刀山油锅都要一起下,何况是个大沟。

片刻之后,二人便下到了沟底。不知道为什么,下来以后,周风就感觉身上凉飕飕的,今天周风可是穿着长袖出来的。周风抬头看了看上面,这沟也就五六米的深度,咋还整出温差了呢?

陈帅更是不停地搓着胳膊,牙齿似乎都在打颤。但是陈帅的脸上还是很兴奋的。沟大概十几米的长度,二人由西向东慢慢地走着。

“嘿嘿,咱们现在可是在山哥的菊花里了啊”陈帅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

周风则是翻了一个白眼。没有接陈帅的话,这话没法接,在别人的菊花里能是啥?这不是变相的骂他们俩是屎么?

还没走两步,前面的陈帅猛然停住了脚步。对于陈帅的抽风一样的刹车,跟在后面的周风直接撞在了陈帅的后背上。周风刚想骂一句。眼神却被不远处的一个东西吸引住了。

只见离他们五六米的不远处,有一块鲜艳的红布,鼓鼓囊囊的,红布下面似乎盖着一个什么东西。两人之所以一开始没有发现,是因为这红布的前面有一块很大的石头。挡住了红布。现在两人走近以后才发现。

这红布的上面有一些土,显得有点脏。微风一吹,布面轻轻地抖动,透着一股诡异。

周风的心里有些发毛,因为这枕江山的后山上,有时候会有人下葬,当然,现在这个时代,他们所在的这个城市早就不让土葬了,都是火葬,但是死者的家人还是会把骨灰盒用红布包好以后找一个地方埋起来。并且在旁边种上一棵小松树,在树的上面绑上一根红绳,方便以后寻找祭拜。

“这不会是个骨灰盒吧?”陈帅扭头对着周风问道。

“我咋知道?”周风没好气的说。

这两人跑大老远的,结果就看到了一个骨灰盒,周风心里感觉特别的晦气。而且之前出现的那只拦路的黄皮子,也让周风心里感到很不舒服。

就在这时,突然刮起了大风。这风来得突然,在两人的耳边呼呼的作响。风中带着沙子,吹得两人都迷了眼睛。周风伸手去揉眼睛,模模糊糊地看到前方红布那里似乎是起了两股一米多高的小旋风。

周风和陈帅猫着腰,同时用手遮在了脑门上。两股旋风夹杂着砂石,围着红布不停地打转。透着一股子邪性。

“我靠,这骨灰盒是要成精啊!”陈帅小声地说道。

“成个屁的精,这事儿太特么邪性了,咱们赶紧上去。”周风说完拉着陈帅的胳膊就向上攀去。

陈帅也没有拒绝,跟在周风的后面同样地向上攀去。陈帅的脑回路虽然清奇,但是并不是傻子,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太特么邪性了。原本陈帅还打算走过去看看那红布下面的到底是不是骨灰盒,但是突如其来的大风,让陈帅彻底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二人一前一后。这斜坡本就不高。片刻之后,周风便率先爬了上来。爬上来以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周风的心理作用。上来以后竟然觉得身体上一阵温暖。来不及多想。周风伸手去拉在后面的陈帅。

可就在这时,突然发生了变故。周风只觉得脚下的山体一阵的颤抖!我靠!不是这时候地震了吧?周风的心里暗暗地骂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