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捕尸四少

更新时间:2021-04-29 21:17:33

捕尸四少 连载中

捕尸四少

来源:落初 作者:风中旧衣 分类:灵异 主角:陆文亭相公 人气:

火爆新书《捕尸四少》是风中旧衣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陆文亭相公,书中主要讲述了:盛世无妖,妖去了哪儿?鲜花,古画,雕刻,美人,红酒,青花瓷,蜀锦,围棋,古筝,红木家具……每一项高雅,都暗藏妖邪。斩魂剑玄杀,搜魂针无命,破尸刀白血,还魂蝶蝶梦,四冥捕联手,为你一一揭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断水七日,我等岂不要活活渴死?”人群一阵躁动,老者道出了众人心声。

“由此逆流上行三里地,取上游之水饮用即可。虽然多了一些路途辛苦,却可防患于万一。”玄杀淡淡一笑,给了他们一个指引。

众人见玄杀一身正气,便不再质疑,纷纷收拾水具,结伴沿着河流逆流而上。被玄杀甩下的陆文亭正顺流急匆匆而下,与取水村民迎面撞上。

“二叔?”陆文亭认出了领队老者,尴尬招呼。

“陆文亭,你这狗贼,还敢回来?众乡亲,这狗贼害得我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冤有头债有主,今日一定要他血债血偿。”本族亲戚相见,竟然个个分外眼红。一个个双目充血,一脸狰狞,疯狂围扑而上。

陆文亭见情势不对,转身便逃。

逃出三步,便被后面的十几个本族壮汉捉住,陷入了疯狂围殴。

“妖孽,休得猖獗!”玄杀一声断喝,背后长剑已出鞘。

长剑轻飏,凌空一阵乱点。围殴陆文亭的十几个村民纷纷中剑仆倒,一个个身体僵硬,面目全非,眉头多了一点血迹。

“大师,你杀人了?”陆文亭狼狈爬起,惊恐得瞪着仗剑而立的玄杀。全身衣衫破裂,肌肤落了几处抓伤血痕。

“怪我刚刚出道,道术浅薄,竟然没有察觉这是一拨行尸。差一点让它们害你性命。”玄杀见他一身伤痕,眼里闪出一丝歉意。

“行尸?你胡说,他们分明就是我陆氏同族。你是修道之人,怎......怎可滥杀无辜?”陆文亭半信半疑,竟然要替族人讨还公道。

“我这桃木剑,只能诛邪,并不能杀人。”玄杀淡淡一笑,轻舒长臂,那一柄长剑横在了陆文亭面前。

“还真是一把桃木剑?”陆文亭摸了一下剑锋,顿时一脸愕然。

“乡亲们,这狗贼并无多少道行,拿一把木剑糊弄我等。大伙别怕,一起上,吸其精血,食其骨肉。”横卧在地的村民,突然全部蹦起来,一个个生龙活虎一般,冲着玄杀,陆文亭二人围捕而上。

“斩——”玄杀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急忙挥出一剑。

一剑划过,带头那名壮汉被划出一道血痕,从左侧额头直到右侧腹股。那家伙顿了一下,一声怒吼,狂性大发,暴跳而上。

“斩斩斩......”玄杀一阵慌乱,一边退却,一边挥剑一阵乱劈。

那一条大汉顷刻间被砍得全身伤痕,面目全非。可惜这只是一柄木剑,只伤了肌肤,并不给他重创。那壮汉愈发癫狂,浑身是血,疯狂扑腾而上。

刚刚还据理力争,替自己族人打抱不平的陆文亭,此刻早已遁出数丈之外。昨夜丢了一双靴子,此刻光着一双脚,踏草如飞,逃得飞一般快速。

玄杀见势不妙,一个闪遁,跳出了群尸包围。连续几个闪跳,早已越过陆文亭,抢到了前面。

“大师,救我。”落后的陆文亭拼命狂奔,却已落入了追兵包围。

“我斩!”玄杀一个回旋,身影已杀入重围,木剑一阵乱劈。

群尸纷纷中剑闪避,现场一片散乱。趁着玄杀这一杀阻滞,陆文亭仆倒草丛,就地一滚,连滚带爬,仓皇而逃。

“我遁!”陷入包围的玄杀,一念咒语,完成了一个完美的闪退。

黑影一闪,已落到了数丈外的荒草之间。

群尸见玄衣人神出鬼没,根本捕捉不到。便不再理会他,继续追踪仓皇奔逃的陆文亭。

玄杀一个闪跃,护住了脚步散乱,仆倒草丛的陆文亭。这一次他并未出剑砍杀,而是祭出了一道腰牌。

一道绿光划破晨曦,他手中已多了一截晶莹剔透的玉环。借着半轮爬升地面的红日,幻化出一圈彩色光晕。光影之间,一只玄色怪兽张牙舞爪,腾空而起,扑向那一群村尸。

“天亮了,乡亲们,快撤。”带队老者一声提醒,群尸闪退,眨眼之间便没了踪迹。

“五更鸡鸣,还敢外出作祟。日出一刻,竟能全尸而退,好厉害的一群妖邪。”玄杀收起木剑,一声唏嘘,依然心有余悸。

“大师,可否陪我回村一趟。一别多年,故土荒芜,亲族沦陷,一定出了变故。”陆文亭借着晨光,远眺隐约荒草的一片村落,忧心忡忡。

“三年前。这一带出现了一只墓虎,被我师傅降伏镇压。我这次出道,专程前来陆家村,就是奉师巡视镇压符。

没想到晚了一步,那镇压符竟然被你给破了。”玄杀一脸凝重。

“我破了镇压符?”

“那一间石屋,门上封印了条符。你推门进去,那封印便已失效。解铃还需系铃人,一切都是命理定数,天意如此。”

“大师,此话怎解?”

“三年前,你抛妻舍子,种下了此等怨念。如今你浪荡归来,也该有一个交代。”

“大师救我。”陆文亭察觉玄杀口风不对,立刻跪倒求告。

“你罪不至死,不必求我救赎。不过罪孽深重,按我朝冥法,当入十八层地狱,禁闭十年。

若你能将功补过,配合我平息妖孽祸患,可酌情减轻,提升到地狱第七层禁闭,三年后便可恢复自由身。”

“冥法?这是什么鬼,大师莫不是消遣我?”

“恩师李通天受命于天,创立通天阁,隶属当朝刑部,专门收治各种人间鬼魅。神鬼之事,朝廷不便管制,便秘设机构,制定律法,私下整治。

如今世道沦丧,妖孽丛生。更有一些别有野心,借机妖言惑众。若不及时惩治,任其蔓延,必将祸乱天下。”

“那你所言的地狱,里面是不是关押的都是鬼?”陆文亭脸色惨白,全身颤抖。

“七层之下,俱是鬼魅。七层以上,都是一些妖言惑众之辈。”

“哦。”陆文亭长嘘出声,略微松了一口气。

玄杀不再理会陆文亭,目光凝视远处荒芜之间的陆家村废墟,陷入了深深的忧虑。

“大师,我这就陪你去陆家村,将功赎罪。”陆文亭满心疑惑,急于揭开真相。

“此刻红日初升,环绕村落的尸气还未散尽。荒村上空,黑气萦绕,不可轻易涉入。待日上三竿,尸气被阳气压制,我们再入村查看。”玄杀一脸阴郁,语气凝重。

陆文亭被他点拨,目光聚焦陆家村一带。似乎真有一层朦胧烟雾蒸腾弥漫,虽然并不浓重,却很是诡异。

“大师年纪轻轻,便可降魔捉妖。英雄出自少年,此言不虚。小生冒昧问一句,大师今年贵庚?”陆文亭心中紧张,耐不得沉默,主动搭讪。

“虚度光阴一十九。”

“一十九岁?竟然与我同年?”

“你也一十九岁?”见他报出年龄,玄杀反而有些惊愕。

“家父多病,为了让我早日撑起家业,在我15岁那一年,便替我成家立业,取了妻室。娘子长我5岁,那一年已成年,娶她入门,可帮扶监护于我。

新婚不久,家父便旧疾发作,一病不起。家父过世之后,在下不得不收拾玩性,开始操持家业。

那时年轻气盛,一心要干一番大事业,便筹集巨额资金,贩卖了良马三百匹。不想中途出了些事故,赔尽了资本,被迫滞留江南。

这一耽搁,便是三年,想不到家业沦陷,故人凋零。”为了博取同情,获得对方好感,陆文亭道出了心中苦衷。

“嗯,我也是三年前抛却家业,只身跳出世俗,入门学道。”玄杀见他与自己同龄,便放低了姿态,口气变得随意。

“大师一身正气,足以震慑一切妖邪。以大师资质,必能替天行道,扫荡世间一切邪恶污秽。”陆文亭见玄杀态度缓和,立刻追拍了几下。

“玄杀出道第一天,便与陆兄结伴,并非偶然,其中定有渊源。三年前,玄杀入道,便与陆兄有些关联。

这一入一出,玄机暗藏,莫非冥冥中自有天意?”玄杀扫了一眼一身褴褛,风尘满面的陆文亭,眼神闪出一层深深的迷惘。

“大师入道,怎会与我有关?”

“三年前,玄杀年方十六,也是一个少不更事的懵懂少年。因不愿过早承担家业,与养父争执,一时冲动,选择深夜离家出走。

玄杀故居,也在这清河之畔。溯源而上七里地,有一处村落何家湾,便是玄杀家乡。

那一夜我一路沿河而行,不知不觉,便到达此处。一个意外的机缘,将我拖入了一场纠纷。机缘巧合,遭遇恩师李通天大人,彻底改变了我之命运。”陆文亭见他话外有意,并没有出声打断,静静地等待他的下文。

玄杀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努力压制某种情绪。然后缓缓舒出那一口气,开启了他的往事。带着陆文亭一起回到了三年前,回到了那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