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老婆婆说诡事

更新时间:2021-01-10 18:39:51

老婆婆说诡事 连载中

老婆婆说诡事

来源:落初 作者:十荣 分类:灵异 主角:老婆婆于家 人气:

《老婆婆说诡事》是十荣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老婆婆说诡事》精彩章节节选:大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啥稀奇古怪的档子事没有,信则有,不信则无,司婆子有了眼望未必能看的透,拿得住,平凡人等且听听罢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婆婆年老,不过这身子骨好的不得了,走上个三五里根本不成问题,小徒弟才十三,很多事都还不知。春天太短了,没过似得就到了夏季,这北方的夏季甚是闷热异常,不是像南方那样潮湿的闷热,而是干燥的闷热。蝉声更是聒噪的让人躁动不安,太阳刚落山,晚饭后,老人小孩都出来享受夜晚带来的丝丝凉意,月亮像磨的锃亮的镰刀一样悬在天上,星星也忽闪忽闪的,像是一撮一撮鬼火在天上望着人间。老婆婆也自个搬了个竹子编织的躺椅,躺在门口凉快凉快,家中又不是没有伺候她的丫鬟婆子,她什么都要自己来,丫鬟想要帮她,还把年纪不大的丫鬟瞪了一眼!她躺下来,身子没了骨似的,像煎饼摊在锅上,又像浸湿了的一片纸。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她自言自语道:

“这春天可过的真快啊,没了声的就到了夏季,谁知道这慈禧老太后的风光也没的这样快啊!大清都亡了,我一个老太婆还活着干什么呀!”

荣妮儿看着她,不怎么高兴,说道:

“老婆婆,还提那陈年旧事呢!大清再这样下去,都成什么样了,如今都改朝换代了,孙中山先生都在位半载了,咋还说些不好的话!”

老婆婆咧着快没牙的嘴笑了起来:

“不提了,不提了,惹了小荣妮儿的厌了!”

俩人正说着,忽听一中年男人的声音道:

“哎,你们知道吗,听说老淤洼又埋人了,得传染病的、饿死的,有的还有一口气呢,可是治不好了,就这样,活活的给…唉。”

“你年纪轻轻叹气有什么法子!不过是万不得已的事,难不成留着那还有一口气的来传染别人吗?该好好活着的,还是得好好活。”另一个年纪大些的老男人沙哑着声音说道。

一年轻小伙子对着那中年男子说:

“难不成你去救,你饭都吃不饱,还想救那些个可怜命,看你还有没有车子拉!活一天少一天,这天这么点凉意管个啥用,今儿拉车热死老子了!夏天真是不好过。”

声音是从东边传来的,原来是几个拉黄包车的坐下来歇会纳会凉,这会子没事才顾得上说会话,正是议论这几日老淤洼的事哩。

那中年男子道:“嘘,你们看,谁来了。”

年轻小子道:“谁啊,神神秘秘的!”

“呦呵,这不是二愣子吗?”

来的正是东边李婶儿子二愣子,这傻小子看见这仨还没娶上媳妇的光棍犊子,一直呵呵的傻笑,谁都不知道在笑啥。

“这小子,傻的没边没沿的还有个媳妇,还敢嘲笑我们,哥几个玩玩他!”那老头子说道。

这二愣子,不亏被别人耍,人家干嘛叫他二愣子啊,还不是因为他有几分傻,又在家中排行老二,他这人又有点缺心少脑的,做事一根筋。

“你干什么去这是?”那年轻小子嬉皮赖脸的笑着问他。

二愣子带着憨腔说:“去我表姑家,有事。”

那中年男子说:“去你表姑家不路过老淤洼吗?老实说,怕不?”

二愣子拍拍胸脯说:“在杏行我还偷过杏子睡过觉呢!不怕,我怕什么!有什么能让我怕!”

那三个男人都哈哈大笑着议论:

“还偷过杏子呢这傻小子。你去吧,去吧。”

“这傻小子,没个心眼,脑子也丢了。”

“去了好,吓你个浑小子!”

看来这傻小子还不知道瘟疫乱葬这事呢。老婆婆见三个光棍犊子如此唬人,就让荣妮儿把二愣子喊过来,荣妮儿过去对着这傻小子说道:

“老婆婆喊你有事。”说着她还朝老婆婆那儿指了指,生怕他瞧不见。

二愣子大步摇摇摆摆的走了过去,瞪着眼瞧着老婆婆,老婆婆微微抬起头说:

“二小子,这天都快黑了,有啥当紧的事,明天一早再去啊,那里可邪气着呐!”

这二愣子不识好言劝,瞅着老婆婆说道:

“老妖婆,你咋不跟着大清去啊,还活着呢,啥事都告诉你!多管闲事。”

老婆婆见他如此,便再也没说劝他的话,他这样,什么话都听不进去。荣妮儿虽年龄不大,她自小也是知道的,这乱葬岗杏行原来是一片杏树林,后来坟地太多,就没有人再种树了,老淤洼,其实是城外靠近田地的一条河周围,众多离奇古怪都出于此。这二愣子,他再傻,难道不知道?二愣子边走边吆喝着:

“天已夏,蝉飞啊,一飞飞到老淤洼,没有我二愣子不敢过的地儿!”

于是这一几人一直看着二愣子慢慢向东走去,心里贼高兴。眼看着天全黑了下来,人说六月天,孩儿脸,说的就是变天快。偏偏这天夜里,可就变了天了,原来锃亮的月亮变成了毛月亮,而且大晚上的水汽也一点点加重,时不时的还有片乌云遮住了月亮又出来,都说毛月亮的晚上最好别出门,容易遇邪气,再一个是,月不怎么亮,赶夜路的也不好走。二愣子出了县,走过了一段宽路,走上了田间的小道上,大半夜的,他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他,仿佛他走两步,那东西也跟着他走两步,他很想回头看看,到底是什么不离自己左右,但转念又一想,走夜路可不好回头,人家都说人有三把火,回头一下灭一个,会招不干净的东西,也会让自身的阳气减少。自个再说不怕,心里也有些发毛,都说那里凶的厉害,这又有个五六里路吧,万一碰见个啥,唉,思来想去,都过来了,再回去不得让人笑话吗。他自己给自己打气,为了壮胆,还哼起了歌,这可是犯了忌讳,都说不能因为害怕就唱歌喊叫,你看不见的东西,其实就有在你旁边的。他继续硬着头皮往前走,脚步加快,也好赶紧过去了这片地方。虽三十好几的大男人了,大半夜路过那种地方,也是心里扑腾扑腾的。快到老淤洼了,他还想着呢,我跑快过去就得了,不就几分钟的事吗,想着想着就到老淤洼的乱葬岗旁边了,他突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里太阴森了,树叶子怎么还沙沙作响,好像有东西一样。一个大男人,吓得也不知道跑了,脚底灌了铅似的,硬是跑不起来,大脑使唤不动双脚了。这时他早已汗水湿透后背衫,我的个娘类,前面咋看着有个人影呢!还一动不动的站在路中间!哪里是站呢,飘着上半截身子哩!他哆嗦着从裤兜摸出洋火,划着壮壮胆,他又眯着眼睛一看,哪里有什么人呢,可能月亮不太亮,看岔了。他也不继续往前走了,哆嗦着转身,颤抖着双腿一溜烟的跑回了家。

自从回了家,他吓得后几个小时也没睡着,迷迷糊糊的一直说胡话,什么饶了我吧…岔道了…嚷嚷了一夜,第二天天刚亮,家里人便赶紧去请老婆婆,老婆婆便说:

“瞧不了,我没本事,回去吧”。

估计这老婆婆还在为昨晚之事生气呢,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眼看着二愣子越来越神神叨叨,他家人就又去请了老婆婆,又是道歉,又是送钱,又是带着各式各样的糕点,老婆婆钱没收,留下一些糕点,就过去了。老婆婆看了看二愣子,便说:

“确实招惹了几个,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了,不疯都是好的了。先前的老七爷不还疯着吗,一样的病,我给驱赶驱赶,再给神求副药,喝了就好了。”

二愣子喝了药,由家人架着回了家,睡到了天黑,人也正常了。自打从老淤洼走一趟,病了这一场,打那以后,二愣子再也不敢路过老淤洼了,别人提起他表姑,他都不让提。人们喊他,他也意会到了些意思,他只是笑笑说:

“换谁走那儿也不行!不信你们走走,你们得疯!”

谁愿意自个过去那邪地方,把自个吓疯呢!每当天一黑,他家门都不敢出,自此,也没有谁敢在半夜走过老淤洼。

回去之后老婆婆问荣妮儿:

“你刚才可发现什么?”

荣妮儿还吃着二愣子家送来的糕点说:

“老婆婆,我没觉出什么来。我吃他家的糕点会变傻吗?”

老婆婆笑了起来说:

“现在已经傻了,真是馋猫一个!过来,给你个东西,以后遇见事带着,有些用处。”

荣妮儿跟过去,只见那是一个精巧的镶边铜镜,周围那花纹不像是如今的,倒像前些朝代的。

老婆婆说:“你要好好保管,不能丢。这是我从前得来的,就叫它日月铜镜吧。”

于是这日月铜镜荣妮儿便经常带着,她心里觉得也踏实了一些,起码不会被什么东西吓到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