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末世游轮

更新时间:2021-01-12 21:03:43

末世游轮 连载中

末世游轮

来源:落初 作者:浅夏一眠 分类:科幻 主角:张晓姚远 人气:

《末世游轮》为浅夏一眠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末世第十年,科学家终于破解了末日病毒。  在形势一片大好之际,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果实的张晓莫名其妙地重生了。  尽管不大情愿,但重活一遍的话,也能弥补很多遗憾吧。  谁知这该死的末世居然提前了!难道是重生的蝴蝶翅膀扇动了未来?  计划全盘落空,亲人天涯永隔,留学澳洲的张晓只能独自面对血腥丧尸和漫长末世。  真的再也不能回家了吗?等等,这是……游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往前开了十多分钟,高速旁出现了一些要求车辆掉头的告示牌,上面写着:“此路不通,前方联合防卫空间研究所,立刻掉头!”,张晓想了想,决定暂且无视这些警告,等真到了禁区外头再说。

于是继续向前,路边的沙漠植被忽然密集起来,越往前越茂盛,几百米后,已经连成了一片一眼望不到头的灌木丛,在这些半人高的草丛里,间或传出狼狗的吠叫声,甚至隐约可以看见全副武装的军人,不知是在站岗还是巡逻。

见此阵仗,张晓连忙减速,开始小心翼翼地向前缓慢滑行,果然不一会儿就无路可走了,因为面前的道路被一排足有三米高的铁丝网截断了,明晃晃的铁刺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寒光,一块块红色标语悬挂其上,尽是“有电危险!”、“军事重地闲人莫入!”、“擅闯者后果自负!”之类的警告。

透过铁丝网,张晓望向基地的方向,视线被草丛阻碍,离得这么近了反而看不清全貌,只能勉强看到几个白色的天线球,瞧这大小比例,张晓估摸着自己还没挨着基地的第一道门呢,但普通人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再想往前,纯属找不自在。

张晓只得掉转车头,原路返回,反正重要的信息她都已经了解到了:从爱丽丝泉出发到基地,单程耗时三十分钟左右,一条高速走到头,该转弯的地方都有明显的标志,也没什么多余的岔路口,绝对不可能迷路,更不可能堵车,因为高速两旁几乎都是平坦的戈壁沙漠,就算高速塞满了,从戈壁上走也没什么问题,一辆越野车就能轻松搞定。

张晓对此非常满意,对自己的末世计划又多了几分信心,她当即决定,以后每年都要来一趟这里,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信息搜集得越充分,末世后她才越有把握。

首次实地考察到此圆满结束,张晓当天下午便乘飞机回到了墨尔本,没歇两天,她马不停蹄地又上了飞机,这一回,目的地是她心心念念了十年的华夏,她的家。

考察爱丽丝泉和回家这两件事张晓都是趁着暑假完成的,澳大利亚的季节和华夏国相反,大学暑假一般从十一月底开始,来年三月初结束,前后长达三个多月,足够她在国内过完二零零八年的Chun节了。

上一世,张晓第一次回国还是在她和姚远结婚的时候,也就是说从踏出国门算起,她整整有五年多的时间没回过家,原因只有一个――她不想用继父的钱。

张晓能出国,全靠继父资助,但实际上她和继父的感情并没有那么好,顶多只能算互相尊重吧,毕竟母亲再婚时,她已经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很难和陌生男人培养出什么父女之情,不排斥就算懂事的了。

母亲再婚后,张晓跟着母亲搬到了继父家里,有好长一段时间她都调整不过来,甚至觉得自己是这个家里多余的人,因为继父也有一个孩子,是个足足小张晓四岁的男孩,长得机灵可爱又能说会道,第一天就围着张晓的母亲叫“妈妈”了,哄得大人们十分开心,而张晓直到今天仍然称继父为“叔叔”。

这份态度上的强烈反差,让张晓特别没有存在感,可她天生个性如此,不会黏人,不会撒娇,一副不用旁人多Cao心的样子,自然很容易被忽略。每当母亲和继父围着弟弟打转时,张晓总觉得整幅画面和谐得不行,俨然一副三口之家的幸福模样,有她没她都没差。好在张晓心宽,这念头也就偶尔一闪而过,从没真往心里去。

不过当母亲提出要送她出国念大学,并且表明是继父的意思后,张晓还是犯了嘀咕。继父是个成功的商人,留学的费用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张晓从未想过要出国,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安排她走这条路呢?难道继父也看出她多余,想要摆脱她这个“电灯泡”了?

转念一想,张晓又觉得应该是自己多心了,继父平时对她还是不错的,吃的用的从没短过,再说留学怎么着也需要几十万的花费,肯用在她身上,绝对是好意。

出国就出国吧,在哪里读书都一样,张晓倒是无所谓,于是乖乖顺从了家里的安排,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但就在她上飞机的前一天夜里,忽然发生了一件事,把她的好心情全部破坏了。

那天夜里,那个和张晓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跑到了她的房间里,对她说出了一番完全不像十四岁的孩子能说出的话,他说:“妈妈住在这里因为我爸喜欢她,我也喜欢。可你又算什么东西?我一点都不喜欢你,看到你就讨厌!我爸跟我说了,你就是惦记我家的钱,现在钱给你了,赶紧给我滚蛋!那是我爸妈,不是你爸妈,这个家没有你的份!”

张晓听完,当即一耳瓜子扇了过去,然后把这个所谓的弟弟扔出了房门,任他在外面鬼哭狼嚎。母亲和继父闻声跑来询问,张晓实话实说,那熊孩子却死不承认,大人们没辙,最后只好两头都哄了哄了事。

这件事对张晓的刺激挺大,这个弟弟平时一副人畜无害的天真模样,常常逗得大人们眉开眼笑,和自己虽然不亲近,但也没什么矛盾,没想到竟能说出那样一番话,看来是积怨已久了,隐藏得这么深还真不容易,小小年纪不知道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想想就令人咋舌。

至于他话里的真假,张晓没有去求证,但出国以后,除了刚开始的一个学期动用了继父给她的信用卡支付生活费外,剩下几年张晓都是自己拼命打工赚钱,生活方面再也不用家里的一分一毫。所以寒暑假她从不回国,一是为了节约机票钱,二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工作。

不过这都是前尘往事了,如今经历了末世磨砺的张晓什么都看淡了。

钱留着,五年后也是废纸,揣着信用卡不用,赌着一口气费劲巴拉的打工,只因为一个小屁孩的几句话,简直好笑。别人的看法都是假的,自己活得好才是真的。张晓决定,以后每年都要回国过年,珍惜每一次和母亲相处的平静时光,末世后就没这么舒坦的日子了。

于是,重生的张晓趁着暑假高高兴兴地回国了,见到母亲,难免又是一阵唏嘘,十年的牵肠挂肚啊,任她再坚强也掩饰不了。好在李雅兰并没有多想,只把一切归结于女儿对留学生活的不适应。

至于那个别扭的弟弟,对张晓的回国倒是十二万分的不爽,虽然没有在人前表现出来,背地里却仍然不遗余力地使着坏。面对他的各种攻击,心理年龄大他二十多岁的张晓压根懒得搭理,完全当这小屁孩是空气,有时候被骚扰得烦了,就拿出当年砍丧尸的眼神瞪他一记,这熊孩子就吓得傻了。

张晓虽然烦这小孩,末世计划里还是给他留了一个位置,谁让他是继父唯一的儿子呢?不看僧面看佛面吧,如果不是继父,自己根本出不了国,哪会知道什么松树谷地下基地?带上他们父子,只当还债了。

除此之外,张晓还有另一层考虑——让继父跟着她们一起去基地,对她的母亲也有好处。这是张晓的经验之谈,有爱人在身边,基地里沉闷到令人发疯的日子会好过很多,毕竟母女关系再亲密,也代替不了夫妻间的关爱与温情。

不过倘若这对父子本身无法免疫末世病毒,就怨不得她了,到时候她是不会手软的。至于母亲,张晓倒不是特别担心,因为她没有被感染,意味着她母亲有百分之九十八点七的几率同样免疫,这是末世病毒的特性之一,后来基地里的科学家说的。

就这样,张晓信心满满地决定了一家人的命运。

只不过此时此刻的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切是多么的一厢情愿。

无论如何,眼下的张晓还是幸福的,重生后的第一个暑假,她在国内家里舒舒服服地待了两个多月,过完农历新年,才告别母亲回到了墨尔本。

……

时光飞逝,一晃又是一年多,张晓迎来了她在澳大利亚的第三个冬天,也迎来了她的又一个生日。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张晓二十岁了。

最近这段时间,张晓的心情很好,因为姚远马上就要来澳大利亚了,他就读的莫纳什大学七月二十号开学,而他是零九年七月入学的研究生,所以在这个日子之前他肯定会抵达墨尔本。张晓很高兴,尽管这个时候的姚远还不认识她,她也没打定主意到底要不要创造机会提前和他接触,但只要一想到,他们很快就能站在同一座城市里了,张晓心里就乐滋滋的。

带着这份好心情,七月二日这天,张晓开开心心地给自己庆祝了一次生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