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那个男人的秘密

更新时间:2021-05-09 20:49:18

那个男人的秘密 已完结

那个男人的秘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奈小萌 分类:都市 主角:若兰杜宁 人气:

《那个男人的秘密》作者:奈小萌,都市类型小说,主角:若兰杜宁,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婚礼上,若兰被男主独孤城当众羞辱,让若兰十分难堪。为使女儿嫁进豪门,若兰父亲劝导若兰忍气吞声。结婚当晚,独孤城搂着女配小弃离开,夜不归宿,若兰默然承受,反倒为公婆奉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独孤家的仓库放的都是些不常用的杂物,就连沙发都有。只是似乎长时间不打开,里面堆积的灰尘都可以将人覆盖了,如果不是独孤城提起,估计也不会想起还有这么个仓库呢。

若兰匆匆将房间打扫了一遍,以前从来没有做过家务活的她做的并不是很好,有些地方还沾有细小的灰尘,杂物也是随意推到一边空出一片地方,但相比刚开始乱七八糟的情况已经很好了。

只空出来小小的地方放下一张单人床,梅姨拿来了被褥给她换上,其他都堆放着杂物,勉强能够睡人。

花园里她晒的衣服正在随着风飘动,还好有洗衣机让她省了些力。

看着眼前的床,若兰满意的点头了,能睡人就足够了,现在也容不得她挑剔什么。腰酸背痛的她倒在床上放松着自己身体,第一次做这么多的体力活让她疲倦得不行,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极限了。

身心双重疲累的若兰竟然没有哭出来,徒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只是被通知回国,然后坏消息一个接一个出现,先是母亲的死亡,然后父亲也被查出癌症晚期,然后酒店股票大跌,公司没有人管理变得一盘散沙。

她还没在母亲的葬礼上缓过神,又被深深打进了婚约的深渊里。

唯一的就是母亲和独孤家的婚约,独孤城简直就是唯一的希望,所以父亲根本就没有过问自己的意见就开始张罗婚礼的事情,将整个若氏集团都当做嫁妆给了独孤城。

刚换下孝服就穿上嫁衣,若兰心里只有苦涩。自己虽然并不是被扔在手心的公主,双手不沾阳春水不知人间苦,但是突然变成人家的女佣被这样对待,心里当然不好受。

睡仓库这种经历她从来没有体会过。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若兰痛苦的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落。自从来到这里以后,她留的眼泪都快比以前的还要多了。

默默哭了一会儿,若兰站起来擦干眼泪。有什么好哭的,咬咬牙不就撑下去了,能有什么难得到我!加油!若兰默默在心里给自己鼓励!

自己没有交际圈,刚刚回国,国内也没有什么认识的人;更别提学业和工作了,独孤家怎么会让她出去抛头露脸,她唯一能呆的地方就是独孤家。

在独孤家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都没有她能做的事情,最后被佣人嫌弃了,赶去灰溜溜的看电视,于是若兰开始了在独孤家的儿媳生活。

一天下来,若兰也算是对独孤家的大概情况了解了,只是那些佣人真的绝口不喊她少奶奶,看来独孤城的话还是有些威严的。

虽然独孤城不允许任何人进他房间,但他也从不上锁,坦然得让人咂舌。

不知不觉晃到了后花园,这里被打理得十分精心,周围的花蕾还未盛开,带着晶莹的水珠娇艳欲滴得诱人。有颗年份很老的枫树坐落在花园正中央,十分的显眼。

现在还不是秋期,枫树的叶子还十分翠绿。枫树垂吊着一个木制秋千,似乎已经很久了已和大树融为了一体,上面也有斑斑的伤痕,被保护得很好,这么多年都没有损坏的痕迹。

若兰双手抚上那秋千,一种怀念感从心头升起。一副画面急速的闪过自己脑海,一个白裙的小女孩坐在秋千上,背后有个差不多年纪的可爱小男孩在帮她推,两人清脆的笑声远远传了出去。

若兰有些晃神,那女孩子是自己没错,那男孩子是谁?自己竟然在小时候来过这里?若兰摇摇头,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只是小时候的事。可是独孤家都没有小孩子,为什么还要放任这个秋千在这里?

唯一就是有重要的意义才会被放在这里。

若兰坐上秋千,她的身高刚好可以坐上去,轻轻摇动着,随着风的吹拂还有草地的味道,阳光温暖的照射在身上,若兰惬意的眯上眼睛,享受着难得的舒服时光。

夜幕降临。

独孤城一身疲惫的回到家中,若氏集团太多东西需要了解,还需要实地考察酒店的各个方面情况,他这一天也累的够呛。他是第一次接触酒店业,太多不懂的东西还需要去学习。

一打开门,却不再是平时冰冷的灯光,扑面而来的饭菜香让人精神为之一振,独孤城的食欲都被勾起来了。

若兰正端着最后一道菜上桌,看见独孤城愣了一下。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垂下眼睑,你回来了?刚好做好饭,快过来吃吧。

看见若兰,独孤城第一反应就是厌恶的皱眉,但是饥肠辘辘的肚子也不容他拒绝,只能冷着一张脸在餐桌坐下,我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想要玩什么把戏。

若兰虽然会些厨艺,但会做的并不是很多,在梅姨的帮助和教诲下,还是做出了四菜一汤,还好她不笨,做出来的菜即使是第一次做也十分可口。

若兰勺了一碗鸡汤递给独孤城,一边勺一边说,这是我炖了一个下午的汤,趁热喝。对身体很好的。

独孤城并没有接,他的视线在若兰被烫的有些发红的指尖和被细汗贴在脸颊旁的碎发间打转着,久久的沉默着。

若兰也有些尴尬,两人的关系的确不适合这么亲密。刚想将手缩回来,独孤城就接过那碗汤,默默的喝了起来。

若兰松了一口气,自己也在旁边坐下,准备动起筷子,公公婆婆有事就不回来吃了,说会晚点回来。

一听到她喊公婆,独孤城有些不习惯。平时那老头子都是爱去哪去哪,各过各的生活互不相关,这个家如同宾馆一样,如今倒是被若兰变得有些像一家人了。

我让你坐下吃饭了吗?一个佣人有什么资格上桌吃饭?独孤城放下筷子,冷冷的开口。

若兰一愣,暗淡的收回手,对于自己努力一个下午做出来的饭菜自己却没有权利享用这件事也没有表示什么意见,对不起。说完默默退回厨房里打算随意做碗素面填饱自己的肚子就算了。

直到看不见若兰的身影,独孤城才重新拿起筷子,心里有些不舒服,好像不应该这么做。

但是不可否认,若兰做的饭菜味道真的很不错,让独孤城一吃就停不下来了。若兰透过厨房的门缝看到后,才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去。还好他没有浪费自己的努力。

因为独孤家的人都不是统一时间回到家,所以是没有做晚餐的习惯的。独孤城下班一般不是在外面吃,就是让佣人随意的做些简陋的食物,现在对于这些不但填饱了肚子还满足了口舌的爱心晚餐是十分受用的。

穿围裙的样子还真适合她啊,独孤城不知是嘲笑还是夸奖在心里说着。

虽然吃不好穿不好,但起码还不会吃不饱睡不好,自己过得还不是很凄惨吧。若兰默默在心里安慰自己,本来是想努力和独孤城处好关系的,奈何他只不过是座冰山,除了泰坦尼克号那样强烈的撞击估计一辈子也不可能融化他吧。

若兰又想到婚礼上那个女人,还真是和萝丝一样美丽的女子,真般配。若兰迷迷糊糊的想着,她坐在阳台吹着晚风,一边试图从夜空找出几颗被隐藏的夜星。自己这个小三也过得罪有应得呢。

你在干嘛。背后炸雷一样响起的声音吓了若兰一跳。

定睛一看才发现是独孤城,那张冷峻的脸上还是面无表情,悄悄站在人家身后还真不是一般吓人。

吹风。若兰战战兢兢的回答,她算是怕了这个恶魔了。

真是有闲情逸致。独孤城冷笑一声,语气满是嘲讽。

若兰也不想和他单独相处,感觉浑身别扭也不知道说什么,灵光一闪,你想洗澡了吗?我去帮你放洗澡水吧。

独孤城一挑眉,看不出若兰到底想要干嘛。

但是看若兰的表情那么真诚,也就点头默认了,于是看着她如同落荒而逃的样子跑开了,冷哼一声,真是像只兔子。

问过梅姨才知道独孤城习惯在房间里沐浴,若兰有些为难,但是刚才是独孤城同意让她去放洗澡水的,所以算是间接同意她进他房间了吧?若兰硬着头皮踏进一步。

说着是容易,但是做起来可就没这么简单了。一踏进浴室,若兰才发现自己刚才说了多么不了得的话,帮男人放洗澡水?!这不是在诱惑男人吗!若兰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就算是夫妻也实在太过了。

赶紧放水,调节好温度,匆匆倒了包调节疲劳的浴盐进去就想转身离开了,偏偏这时候独孤城高大的身影堵在了浴室门口。

若兰看着他那面无表情的冰冷样子,心里也猜不透他到底想要干嘛,心里的鼓打的急促。那个,洗澡水放好了。

嗯。说完,独孤城就伸手开始脱衣服,若兰下意识就捂住眼睛后退,别过来!

半天没听到动响,若兰从指缝间偷看独孤城,才发现他一脸嘲讽只脱了上衣站在门口,根本没有想对她做什么的症状,有些尴尬的收回手。

独孤城的身材也真好,看得出是经常锻炼的,八块腹肌分明,蜜色的皮肤透着健康的光泽,简直诱人得像在犯罪,只可惜若兰一点兴趣都没有。

谁会对你有兴趣。拿浴巾过来。

若兰赶紧从旁边的架子拿了浴巾递给他,就差双手奉上了。

独孤城接过浴巾披在肩上,就伸手去解皮带扣子。这次若兰没有再躲了,羞红着脸就站在一边,视线四处打转,她算是看出来了,独孤城就是专门想让她尴尬,我就这么看着就不信你真的有胆子表演脱衣秀。

独孤城好像后知后觉才想起她的存在,冷冷勾起嘴角直视着若兰,怎么还不出去?难道你想和我一起洗吗?一步一步接近若兰,我不介意。

浴室的雾气蔓延,逐渐包围了两个人,独孤城裸露出上半身简直男人味十足,一双深邃的眼睛只看着若兰,若兰一头黑发衬托着白裙,更显得清纯,两人就这么静静站着对视。

我这就出去。若兰转身跑一般的离开房间了。

兔子。独孤城没有管她,脱完衣服,将自己完全陷进温暖的热水中,舒服得让他眯起眼睛,一身疲劳都仿佛被消除了。

想到刚才小媳妇一样忙碌个不停的身影,独孤城突然有个念头,似乎有了个老婆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若兰逃一般的冲回自己的房间,大口大口的喘气,脸上的红晕还没来得及消散,心里暗骂着独孤城。别说把她当女人看待了,他根本没有把她当人看过!这个恶魔!今天对他好算是白费了!

今天还是个不错的夜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