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怒惹亿万辣妻:蜜宠999次

更新时间:2021-05-09 20:49:06

怒惹亿万辣妻:蜜宠999次 连载中

怒惹亿万辣妻:蜜宠999次

来源:落初 作者:翠缕衣 分类:都市 主角:郁南郁锦离 人气:

《怒惹亿万辣妻:蜜宠999次》作者:翠缕衣,都市类型小说,主角:郁南郁锦离,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他携着新欢订婚,她送一曲“脱衣钢管舞”当做送给他的订婚礼物。转身之后,她逃,他追。她冷笑,“昨天的我你爱答不理,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他勾唇,“攀不起爬,爬不起滚,滚来滚去一定“配”的上。”她羞恼,“不要脸!”他含笑,“要不要不要脸给你看?”郁南疏——如果相爱是一场残忍的厮杀,那她愿和他同归于尽!郁锦离——我的世界是一场以你为圆心的画爱为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舞台上下来,台下的呼啸声还不绝于耳,郁南疏刚刚换下身上的兔女郎的装束,就已经在化妆师的镜子面前,看到了纪治臻那一双狭长带笑的眸子。

“看样子你的钢管舞跳得不错,恭喜你,你被录取了。”

郁南疏勉强的笑了笑:“谢谢,我倒是宁愿自己不被录取,这样我就不必出卖自己的色相而活了。”

“难道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有哪个不是靠出卖什么而活的么?”

“说的也是,被你这么一说,我难得心里好受了一些。”

“以后你每天晚上过来,在十二点的时候,是酒吧里面人气最鼎盛的时候,我已经可以预见你来了之后,我这边的盛况了。”

“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郁南疏是真心的,毕竟现在的她算的上是落难,而纪治臻的这个举动,意外的暖了她的心扉。

“我若是你,我完全不会做你这样的选择,我宁可在郁家委屈求全一阵子,等自己有了能力,再离开郁家。”

“那是你的选择,不是我的。”

倏然被人提及郁家,郁南疏像是生生被揭了伤疤。

和郁锦离之间的一切,就像是烙在心间的执拗,丝毫不停的在折磨着他,他宁可自己从来都不认识郁锦离,这样现在她的心里也就不会这么痛。

“抱歉,触动你的伤心事。”

“没事,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以后就算是没有了郁家,我也会过得很好。”

郁南疏拿起自己的手包:“那我明天过来上班,明天见了,纪老板。”

纪治臻没有追上前去,而是看着郁南疏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眼帘中。回到吧台上,吉红颜一头熟悉的小辫子,将一杯蓝色的鸡尾酒推到他面前:“纪老板,你从哪里招来这个妞,简直是个人间尤物,可以想象若是有她来坐镇蓝血,酒吧的业绩又可以提升几个百分点。”

“我若是说是我捡来的,你信么?”纪治臻唇边浮现似有若无的神秘微笑,倾尽杯中酒,转身离开。

“艾玛,这大活人也是说捡来就能捡来的,你别走,告诉我,从哪里捡来的啊喂!”

走出蓝血酒吧,外面正是夕阳正好,余晖漫天。

心里面有一处地方空荡荡的,想到了郁锦离,想到了在郁家和郁锦离相依为命的日子,想到了在孤儿院里面,彼此守护,彼此关爱的日子,想着想着,泪水就猝不及防的坠落下来。

回乐乐家必须乘坐公交车,郁南疏擦掉脸颊的泪水,急匆匆的就朝着站牌走去,盛夏的风吹起她一头黑色的长发,白皙秀美的脸庞上一片焦急。

伸手拦公交车,公交车停稳,她刚想上车刷卡,手腕处就是一紧。

接着一个低沉而熟悉的男音在后面响起:“抱歉,我们不上车了。”

听到郁锦离熟悉的声线,郁南疏心中一紧,急忙开口对着司机辩解道:“不,司机,我已经刷卡了,我要上车!”

说话的时候,郁南疏视线并不看向郁锦离,好像郁锦离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路人。

郁锦离没说话,却直接将郁南疏从公交车上车的那个台阶上给抱了下来。

眼睁睁的看着公交车从自己面前开走,郁南疏的愤怒不可遏制,但是她抿紧了自己的唇瓣,用力的从郁锦离的怀抱挣扎出来,对着郁锦离说道:“郁先生,你没有资格这么对我!”

她一双愤怒喷火的美眸怒视着他,他却心下一松,能开始正视他的面孔,总算是一件好事,哪怕她现在,是无比愤怒着的。

他挑眉:“南疏,你应该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不要跟我耍孩子的脾气,你跟我回家。”

“回家?”郁南疏反诘:“哪里是我的家?郁家么?温馨温暖才谓之家,郁家于我,可有半分的温暖?郁家,从来都只是郁家,不是我的家。”

她这句话,像是一把利刃直插他的心脏,他仍然能清楚的记得,当初牵着她的手,跟她一起走的帮着马尾辫梳着齐刘海的小女孩,一脸信任的仰着头看她:“锦离哥哥,你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南疏,别闹!”他眉毛蹙紧,像是在努力隐忍着某种喷薄而出的情绪。

“郁先生,我没有在闹,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什么,我现在已经长大Cheng人了,我可以做主我自己的生活了,我不希望我以后的日子还要处处受你的辖制!”

郁南疏想到郁锦离在他的订婚宴上对自己的那个亲吻,顿时感觉恶心到爆炸,整个胸腔都是闷闷的。

“你所谓的自己做主的生活,就是去蓝血酒吧做那劳什子的钢管舞女郎么?!”

想到私家侦探带来的消息,他的心几乎崩溃。

她外表虽然一直都乖乖巧巧,但是他却清楚她一直都是执拗的,倔强的,但是却没想到她能自甘堕落到这样的地步。

“对!”

她仰着头倔强的看着郁锦离,眼前这个男人是她倾尽了感情去爱上的第一个男人,可是,现在终于都结束了。

那些在暗夜里瑟瑟发抖却仍旧彼此安慰的岁月,终究是一去不复返,再也追寻不回。

“啪!”郁锦离脸色铁青,面色阴霾,那个扇她耳光的拳头不能自已的轻颤,但是眸色却是坚定而果决。

郁南疏定定的看了郁锦离一眼,转身就跑出去。

郁锦离意外的没上前去追她的身影,身旁有人迟疑的上前:“大少,要不要上去追二小姐?”

郁锦离周身勃发着强大的低气压,骇得旁边几个身穿黑衣,戴白手套的几个随Xing下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去将二小姐捉回来,不论你们动用什么手段,不得伤害二小姐一根毫毛!”

丢下这句冷冰冰的话,郁锦离转身上了奢华的布加迪跑车,高大的身形坐在跑车内,莫名的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妗贵疏离之气,而他身上勃发着的高冷低气压,以及一双森冷寒眸,更是叫人胆寒三分。

“是,大少。我们一定安全将小姐送回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