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哥哥太坏谁之过

更新时间:2021-05-02 23:25:13

哥哥太坏谁之过 已完结

哥哥太坏谁之过

来源:落初 作者:皇焱儿 分类:都市 主角:秦杨媚怡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皇焱儿的原创小说《哥哥太坏谁之过》,主角秦杨媚怡,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秦野火,生在与南壤国齐名的秦家大宅内,明明是嫡出之女,却连丫鬟都不待见。只因野火除了有一个不知廉耻勾三搭四的娘亲,还有一副比她娘亲还要祸害人间的狐媚模样。当现代的顾野火从蚀骨焚心的折磨中醒来,竟然穿越到了人人唾弃的秦家八小姐身上,而且身处一间荒野寺庙?!且看现代枭女顾野火如何用纤纤素手颠覆秦家的家主之位,以及那七个高高在上的哥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他们对面,是秦淮跟长宁。贺兰瑾称病没有前来,野火不禁冷笑,这个贺兰瑾看来是个人物,懂得适时躲避一下锋芒,坐镇背后静观其变,或者说是等着两败俱伤之时,她好出来捡个便宜。

野火敛了心思,想也没想的坐在秦淮身边,秦淮唇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眼神深幽的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对面秦胤的眼神随着野火落座,闪过一抹莫名的怒色。

野火清冽的视线看向对面,却只是跟对面的秦狩点头示意,对于秦胤铁青的面色视而不见。秦胤眼神闪烁一下,端起手中的酒杯,猛然灌下。

“五少爷,晚宴还没开始呢。”秦胤身后的贴身侍妾婉蓝小心翼翼的开口,低垂着脑袋不敢看他。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规矩了?本少爷的事情轮得到你来管?”秦胤压低了声音喝斥婉蓝,继而重重的放下酒杯,他眼神看似无意的看向对面的野火,发觉她正跟秦淮不知在说着什么,秦胤脸色一冷,心头莫名的烦躁起来。

他这是怎么了?以前每次可都是他逗弄的秦野火丑态百出,放浪不已的,可如今,他竟是巴不得秦野火安守本分一点!

秦胤蹙眉,自己跟自己较真生气。在他身后跪着侍奉的婉蓝吓得微微发抖,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五弟,父亲还没来,你别喝多。”一旁的秦狩见秦胤如此模样,冷淡的开口,他向来话语不多,神情也是一贯的冷酷,秦家人都是习惯了他这张门神脸。

秦胤不说话,眼神却如火的看向野火,不知何时,手指竟是将七彩琉璃的酒杯捏出了一道裂缝,澄澈的酒水顺着裂缝流了出来,滴落在桌子上。

野火视线此刻懒懒的看了眼面色铁青的秦胤,四目交织,她媚眼如丝之中,带着一股子顽皮的明亮,看的秦胤身子一凛,他放下酒杯,神情迅速恢复一贯的邪肆不羁,可心底,却被什么狠狠地挠了一下。

野火收回视线不再理他,继续附在秦淮耳边低语着,“四哥,记得帮我把床修好。”

说完后,她若无其事的摆弄着面前的杯子,神情之安然让秦淮再次露出那种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容。

只是此刻,坐在秦淮身边的长宁有些坐不住了,这秦野火在外面勾三搭四的也就罢了,竟然还对自己的哥哥做些亲热的举动,当她这个南壤国的公主不存在吗?

长宁脸色变了变,搅着手中的帕子,趁着现在秦天霖还没来,想要狠狠地羞辱野火一番,报相国寺之仇。

长宁为秦淮斟满酒,转而冲着野火冷嘲的开口,“八小姐,你娘呢?怎么没来啊?难道又去青楼茶肆了?”

长宁声音虽然不大,却透着一股子尖锐,一时间,对面的秦狩、秦胤,还有屋内众人全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众人都听闻了相国寺门口,八小姐下了长宁公主的面子,害她被一群男宠追着归还银子,看来长宁公主今晚是要寻八小姐的麻烦了。

野火微微一笑,身子看似软软的朝秦淮的方向靠了一下,“说起我娘,还真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不孝了,长宁公主,你知道吗?我娘现在跟我一样,都被一些蠢钝无知的人给陷害了呢!只不过我命好,危险的时候有三哥罩着,让那些寻事的小人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野火话不往下说了,众人都已经明白了,看长宁的脸色就知道了。

秦淮听了野火的话,微微一笑,神情却愈发的深沉。对面的秦狩听野火如此说,冷酷的面容蓦然变化了一下,一抹暖色一闪而过。

这边长宁不忿,却不肯善罢甘休,她眸子一瞪,看了眼上座那里空着的位子,幸灾乐祸的开口道,“八小姐,这想来啊,以往那里可都是会坐着您的外公九王爷的,现在九王爷不在了,野火妹妹失去了一座靠山,怪不得一回来,就忙着跟几位哥哥融洽关系呢!”

长宁说完,对面的秦胤和秦狩脸色具是微微一变。

秦胤冷哼了一声,手中的杯子恨不得扔到长宁脸上去。

“婉蓝,倒酒!”秦胤将空了的酒杯碰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吓得身后的婉蓝哆哆嗦嗦的拿起酒壶倒满了酒。

秦胤端起杯子,邪肆的视线冷睨着长宁,道,“我现在终于知道四哥为何一直没有立正一品夫人了,因为有的人话太多了,不知道哪天就会横死街头,还是不要占着正一品夫人的位子好!”

秦胤说完,在场的丫鬟下人都是捂着嘴偷笑,却不敢发出动静。

秦淮依旧保持优雅得体的微笑,看着众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他向来只喜欢看戏,不是他阴险的非要躲在暗处,只是如今这面上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罢了。

他在等待一个真正值得他出手的人。

长宁气的浑身哆嗦,她嫁进来之前可是听闻,要是在秦家出头踩秦野火母女的话,那可是万人响应啊,为何她一出口谁都不帮忙呢?

这也只能怪长宁这个愚蠢的女人此刻还看不清形式,只想着狠狠地将野火踩在脚下,一解她心中对野火的怨愤,却忽视了眼下千变万化的局势。

长宁之所以如此嫉妒野火,也是因为一年前,若不是野火,她就不会错失嫁给京城四大公子之一的惊云公子的机会。

现如今做了秦淮的从一品夫人,却是完全得不到他的心,这个男人太深了,他不会为任何女人付出自己的真心,长宁纵然愚钝,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

她虽然心心念念都希望秦淮能够爱上她,全心的宠着她。但是那太难了,秦淮永远都是高高在上,不可攀附的。他的心,即使到死的那一刻,也不会为任何人敞开。

她不是贺兰瑾,傻傻的一直在不停地努力,想要融化这个男人坚冰一般的心,长宁要的是像惊云那种温柔如水,知道疼人的男子!不是秦淮这个让人看一眼都会胆寒心颤的九尾狐。

看着一旁长宁咬着银牙愤然难受的样子,野火觉得自己是时候应该加一把火了,说不定这把火就烧出长宁心底的秘密了,她真是很想知道,长宁究竟为何对她有这么大的意见。

野火眼底流露一抹调皮的笑意,好久不玩恶作剧了,趁着秦天霖那个老狐狸没来,她不介意自己来活跃一下气氛。

野火笑的狡黠明媚,惹的对面秦狩那冷酷的视线蓦然跳动了一下。

这个妹妹,为何总能吸引着他的注意呢?这般神情和举止的少女,是他秦狩会想要接近的类型,只是……那先前的秦野火究竟去了哪里?

野火没注意到秦狩关注自己的视线,她将一只手放到桌子下面,隐在宽大衣袖下的葇夷准确且火热的盖在了秦淮大腿上,紧跟着,沿着那紧致的大腿来回摩挲着,画着圈圈,打着勾勾,这一系列惹火的举止之下,她的神情依旧是笑的无害恬淡。

手握酒杯的秦淮身子不由自主的一怔,眼眸阖上片刻再优雅的睁开,酒杯停在空中一瞬,紧接着慢慢放下,神色如常,眼神迅速瞥了眼自己挡在桌子下面的双腿,一只白皙的近乎透明的小手正在那里惹火。

野火此时用另一只手支起小脑袋,歪头看看秦淮,再看看长宁,那只手的动作始终没停下。

长宁脸色依旧气急败坏,看到野火在看她,登时瞪着眼睛怒视野火,秦淮即刻将身子往前移动了一下,差点被长宁看到野火放在他腿上的那只小手。

野火继续乐此不疲的玩着,拇指食指更是恶劣的揉捏秦淮大腿内侧最敏感的地方。

这屋内的光线都在正厅中间和主位附近,野火这边光线有些昏暗,桌子下面虽然有镂空的暗格,旁人却无法看清楚桌下的举动。

而坐在对面的秦胤本是随意的移动下身体,突然发现对面那斑驳光影之下,桌子镂空的暗格之内,有一抹白皙在轻柔的动着。

秦胤微眯着眸子,不动声色的挪动了一下身子,蓦然看清楚了那白皙好像是女子柔软的指尖……

手指?

秦淮心思一滞,那手指放着的位置是秦淮的双腿那里,那么是……秦野火?!

秦胤像是想到了什么,呼吸一紧,身子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

秦胤胸膛起伏着,好似隐了一腔怒火,轻狂邪妄的容颜裹着一丝冷嘲的寒意。

“五弟,你怎么了?”秦狩并没看到对面桌下的情形,看着今天如此失态的秦胤,不觉诧异。

“没事。只是看到了意料中的一幕罢了。”秦胤冷冷的开口,敛了神色,面无表情的坐下来。

他当秦野火真是脱胎换骨了呢!原来竟是为四哥守着贞洁吗?可笑!如她从前那般放浪形骸的,竟也学着别人玩起了贞洁烈女吗?对待其他人都是拒之千里,唯独四哥例外,是吗?

秦胤不知哪来的怒火,一杯接一杯的让婉蓝倒酒,婉蓝此时吓得面色煞白,好几次将酒洒了出来,眼看秦胤就要爆发,秦狩急忙喝退了婉蓝,拿过秦胤的酒杯,不让他继续胡闹下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