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

更新时间:2021-05-02 23:06:31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 已完结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青花苏 分类:都市 主角:骆宾城商超 人气:

经典小说《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由青花苏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骆宾城商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七年前,白未央抛下落魄骆宾城,飞上高枝嫁了有钱人,他苦苦哀求,而她内心在滴血,表面却无动于衷。 七年后,男人变身王者华丽再临,而她是豪门弃妇贱女淫娃,她心如死灰,却不得不跪在他面前。 她说:“报应不爽,以前是我抛弃你,现在尽情流放我吧,让我的灵魂堕入炼狱,永无安宁。” 男人却说:“对你最大的报应,就是永远把你留在我身边,这辈子,你都别想再逃出我掌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傅,抱歉,烦请你送我回家乐福商超。”说着,白未央退下腕上的一块名表,递给了司机师傅。

司机师傅见她一身名牌,又住在丹枫白露这类高级别墅区,知道这个表不是假货,便当自己拣了便宜。

到了家乐福商超,车子刚刚停稳,白未央就拥开车门下了车。她买的东西都来不及拿,就急促促的朝商超跑去。

奔到了商超的服务台,白未央着急的问商超的工作人员,“您好,请问有人没有人拣到一个钱夹,棕色的男士钱夹,里边有一个小男孩,还有一个男子的相片。”

“着实有人交到服务台一个棕色的钱夹。”

“太好了。”白未央听说有人拣到她的钱夹,心中一阵失而复得的狂喜,却在下一秒,神情骤然黯淡了下来,“不过,已然被一位先生领走了。”

“遭人领走了?”

白未央消化着这话,而后不开心的质问,“你们怎可以如此不负责?那钱夹是我的,你怎可以让旁人领走?”

“小姐,领走钱夹的人正是相片上的男子。倘若钱夹真得是你的,我想你应当知道那位先生的联系方式。”

商超工作人员的话,把白未央噎的一句都说不出来。

她当然认识,何止是认识,只是现在……且不说,白未央不晓得骆宾城现在的联系方式,就算是知道,她也不可能去要自己的钱夹。

骆宾城拿走了她的钱夹……里边偷偷的藏匿着他年轻时候的相片。

起先,是她“抛弃”了他,如今还假惺惺的留着他的相片,这算啥?

她在骆宾城的心目中已然完全的变成了一个坏女人,倘若她再不识好歹的上门索要相片,只怕会自取耻辱。

白未央神情寂落,就那么丢了魂魄一般步出了热闹的家乐福商超。

她曾经想象过无数次和骆宾城重逢的场景,开始的几年,她的心中还存有幻想。不但幻想着自己有一日可以把所忍受的一切都告诉这男人……倘若他够爱自己,铁定会原谅自己的起先的“迫不得已”。

罢了,罢了!

看他衣着光鲜,又有美人陪伴,想必铁定过得非常好罢。

她仰头瞧了看热闹又孤独的大都市,凄然一笑……就这样子擦身而过,兴许是个不错的结局!

一番折腾,已然夜里9点了。

她丢了钱夹,只可以走回去。好在她习惯穿着舒适的鞋子,平时又有散步的习惯,因此那么远的距离走下来,并不觉得累。

丹枫白露,一座巴洛克式风格的五层别墅建筑,有着大大的院落,道路两边立着欧洲古典时代的路灯,路灯晕黄,有小虫子环绕着灯罩在飞着。

白未央立在墨色的铁门前并未进去,因为她不晓得里边的女人是否已然离开。

谨慎起见,她摁了门铃。

可是电话接通,里边出现了薄圣远那张盈满了成熟魅力的俊脸,“怎么回来这么晚?”他的语调携着丝丝的斥责。

“去外面逛了逛。”

她的话音一落,门就自动敞开了。她走了进去,心情霎时觉得压抑了起来。

七年了,她就如同一贯遭人养在笼中的金丝雀,毫无幸福愉悦可言,乃至连自由和尊严都没。

薄圣远,她名义上的老公,更如一个恩客,而她则是卖身养命的红尘女。

步入房间,她在门廊处换了拖鞋,发觉脚跟居然被磨破了。

“你回来的恰好,我有些事要跟你说!”

坐在客厅的皮质沙发上的男子,散发出成熟的魅力。沐浴过后的他身上穿着浴袍,正喝着高脚杯里的红酒。

灯光下,红酒的色彩很美,而他的脸更是散发着致命的魅力,好在白未央知道自己是啥东西,不可能有啥非分之想。

她低眉顺眼的来到了薄圣远的脸前,在他的示意下,坐在了他的对边,等候着他的下文。

“我们离婚罢!”

薄圣远的话把白未央震的四时无措。

她一脸茫然的盯着薄圣远,嘴巴微张,似乎有话想要说,却没说出一个字来。

薄圣远接过话,继续言道,“我们结婚时,有过婚前契约,离婚时,你不可以分走我的一分财产。倘若有孩子,孩子的监护权归我!”

白未央放在大腿上的双掌,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裙子,她低垂下头,缄默着,如同在接受法官的最终判决。

他们的婚姻,从始至终,她都没选择权!

“不过,我薄圣远不是那类小气的男人。看在你照料了乐乐那多年的份上,我会给你一笔钱,令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他的语调如同对乞丐的施舍。

白未央继续缄默着。

“开个价罢!”在他的眸中,白未央就是一个为钱背叛自己的女人。

白未央盯着自己攥紧的手,她太过用力,手上的骨节都凸出来泛着白灿灿的光泽军事

“怎么不讲话了?”薄圣远玩味的盯着这个跟自己共同生活了七年的女人。

她很乖,很听话,他在外边乱搞,她总是默默忍受着,从不可能像其它的老婆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

她的缄默和隐忍,让薄圣远差不离快要忽略掉她。

“我要200万!”她声音羸弱的说着。

薄圣远盯着这个漂亮的女人,挑了挑眉,唇瓣浮现出一抹不屑的笑颜,“白未央,我薄圣远最多的东西就是钱,你可以多要点。”

“谢谢,我只须200万!”

她找回了自己的声响,恢复了平时那神情淡漠的女人。

薄圣远盯着她的脸,她的眼圈微红,似乎是哭过的样子,一双水眸里,盈着深沉的哀伤。

他还未见过这个样子的白未央。是因为要离婚了,因此悲伤了么?

“我明日便能搬出去,何时去民政局,你跟我说一声。”她站了起来,语调淡淡的对薄圣远说着。

薄圣远拧起的眉心蹙的紧紧的,对于她的顺从,他没有高兴,反而心里升起一丝莫名其妙的不悦。

“你不必搬出去,这个房子我会留给你!”

“不!离婚后,我想搬出去住!且,200万已然够多了。”

她不是个孤高的女人,但绝对是一个懂得知足感恩的女人。倘若不是因为妹妹要出国留学,她是不可能要这男人的一分钱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