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

更新时间:2021-05-02 22:48:16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 连载中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庭芳菲 分类:都市 主角:荆鹤东唐念初 人气:

一庭芳菲新书《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由一庭芳菲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荆鹤东唐念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结婚多年后发现,原来自己的老公是双胞胎妹妹的初恋。 而她自己才是那个外人! 多年的默默相守都是笑话........ 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离婚同意,重点是怎能净身出户! 传闻家财万贯的老公,竟如此小气。 没事,男颜知己律师上线,温暖体贴,主动帮她打离婚官司! 这下可安心离他远远的吧,咦,谁知,老公贴的更近...... 难道是吃某人醋,酸坏脑子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好意思,这是我老婆,请问雷大律师这么扶着她是有何贵干?”

尽管荆鹤东说得云淡风轻,可唐念初分明听出了别的意味:某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刚才她只顾着去管脚踝处的疼痛了,根本没注意到雷俊晖扶着她的时候,手是扶在她后背光洁的肌肤上的。

今夜她穿着露背裙,所以这个动作显得格外暧昧。

而这一切,恰恰好就被荆鹤东捕捉到了。

虽然他并没有一直呆在唐念初身边,但他始终让唐念初处于他的监控范围。

结果,意外还是发生了。

“原来是荆先生啊。”雷俊晖反应倒是很快,他保持着礼貌微笑,从路过的服务生端着的托盘上拿了一杯香槟,对荆鹤东举杯:“幸会幸会!唐小姐不幸摔倒,我不过是好心扶了一把。”

荆鹤东脸上露出不屑神情,他是有资格不屑的,以他的身份,并不需要对所有人表现出友好。

一开始他以为唐念初是和雷俊晖有什么猫腻,察觉到唐念初是真的不适后,荆鹤东皱了皱眉,直接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在荆鹤东眼里,唐念初这点体重简直轻飘飘的,抱起她和拎起一只小鹌鹑并无太大区别。

也因此,他开始喜欢这么抱着她,也开始喜欢她窝在自己心口的温暖感觉。

眼看气氛一时间诡异至极,唐念初立即伸手勾住荆鹤东,勉强笑着打圆场:“我被人绊了一下,是雷先生扶了我一把,真没什么大事儿。”

“但愿如此。”荆鹤东面无表情地说。

唐念初不想给雷俊晖惹上不该惹的麻烦,她冲雷俊晖眨了眨眼,任由荆鹤东抱着她去了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现在不是跑路的好时机,唐念初了然于心,而雷俊晖这两天联系不上唐念初就知道有突发情况。

原本雷俊晖还很担心唐念初的安全,既然看到她看起来还不错,这就放心了。

他转身去参观展品,很快融入喧闹的大环境中。

荆鹤东放唐念初在沙发上坐定后,就蹲身捏住了她受伤的脚踝。

大约是今天的高跟鞋太高,她这一崴,脚踝处已肿了起来,荆鹤东一碰,唐念初就疼得直飙眼泪。

“怎么搞的?”荆鹤东语气很火大,他按了按,低声说:“以后不许穿高跟鞋,走路都走不好,穿什么高跟鞋?”

他不吭声还好,这一吭声,唐念初简直火大。

她冷笑一声,说:“这还不就是你那个前女友干的?她在脚下使绊子,我才摔的。”

“哪个前女友?”荆鹤东不耐烦地问,同时支起身子看着这到场的到底有没有他的前女友。

他这漫不经心的回答倒是让唐念初很无语,看来,荆鹤东真的前女友能组足球队了。

“叫什么苏敏娇的。”

“苏敏娇是谁?”

眼看着荆鹤东比她还陌生这位传说中的前女友,唐念初无奈地提醒他:“上个月十八号的报纸娱乐板块还登过你们一起吃饭的绯闻,别告诉我说你根本不记得了。”

“真不记得。”荆鹤东如是说。

想和他吃饭的女人简直太多,但在他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个女人的痕迹,就别说是一起吃饭这种事。

要么,就是他用餐的时候恰好碰见苏敏娇出现在同一个餐厅内,被别有用心的人炒作成他们一起进餐了。

这种事情他碰到过许多次,那些漫天飞的绯闻连他自己都看腻了。

“你确定?”唐念初直勾勾地看着荆鹤东的眼睛,她觉得荆鹤东一定在撒谎。

岂料,荆鹤东丝毫不心虚,深沉的眸子里没有露出任何破绽,说:“当然确定。”

“那好吧,我算败给你了,反正就是她绊我的。”

“你确定?”现在轮到荆鹤东发问了。

唐念初叹一口气:“我不确定,我只是这么觉得,因为她对我有敌意,这件事你爱信不信。”

显然,荆鹤东在公众场合承认唐念初是他妻子这件事十分轰动,很快会场中就有异样的目光朝他们看来,眼下唐念初受伤了,荆鹤东也不准备久留,这就又抱着唐念初起身,就这么潇洒离场。

冷风呼啸,夜色深沉,冷白的月光似水,恬然照耀着万物。

当荆鹤东的车停在别墅院内时,荆鹤东下了车,弯腰将披着狐裘大衣的唐念初给抱了下来。

一进玄关,佣人们跟前跟后地伺候着荆鹤东脱了大衣,他立即就让唐念初坐在换鞋凳上,他亲自蹲下身来帮她脱鞋。

从扭伤后,唐念初是一步路没走过,全程荆鹤东代劳。

若是说在外面荆鹤东是为了做点儿面子工程,装出一副好老公的模样,那么回到家了还这样做未免有点假惺惺的。

唐念初按住了他的手,没好气地说:“都到家了,不用装了,我自己会弄。”

荆鹤东一愣。

他难得好心照顾她,凭什么说他是装?

唐念初扭头就让女佣去拿些治疗跌打损伤的活络油来,她甩开荆鹤东,咬着牙扶着墙缓缓起身,这就靠着没有受伤的左腿顽强地蹦跶起来,一路往客厅蹦去。

其实在婚后的三年时间里,唐念初也曾崴到过脚踝一次。

那次是她在别墅的花房里种花的时候发生的,因为蹲久了,她猛地站起来一时腿麻头晕刚好又踩着了一颗石头,所以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受伤后,唐念初也是这么顽强地蹦跶了好几天。

当时荆鹤东没少拿嫌弃的眼神看她,觉得她这么蹦跶完全影响他的生活,不仅吵得要命,那药油还有一股刺鼻的味道。

想起这些,荆鹤东猛然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唐念初会这么执着地认为他在装了。

因为,他曾经在她受伤的时候连关怀都没有一句。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荆鹤东立即起身跟了进去。

恰好女佣拿来了活络油,荆鹤东冷眼示意女佣递给他,这就拧开了瓶盖,倒了些在手上,对唐念初说:“坐好来,你那点劲儿揉了也没用,我来帮你。”

唐念初强忍着疼痛,错愕地瞪大眼睛看着荆鹤东真的在双手搓满了药油,准备给她揉揉,完全不敢置信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荆鹤东这是演戏上了瘾了,还是想讨好她让她撤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