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御姐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0-07-29 06:21:03

穿越御姐不好惹 已完结

穿越御姐不好惹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薄人自醉 分类:穿越 主角:陈父陈一 人气:

《穿越御姐不好惹》由网络作家薄人自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陈父陈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站在洗手间的水池前,狠狠地往脸上泼了几掌水,陈一对着镜子用力地拍打了几下自己湿漉漉的脸颊,眨了眨眼睛,用手背抹去睫毛上沾着的水珠,抬头看着镜子里有点憔悴却好似还带着点兴奋的自己。这不知是自己的第几次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站在洗手间的水池前,狠狠地往脸上泼了几掌水,陈一对着镜子用力地拍打了几下自己湿漉漉的脸颊,眨了眨眼睛,用手背抹去睫毛上沾着的水珠,抬头看着镜子里有点憔悴却好似还带着点兴奋的自己。

这不知是自己的第几次相亲了,可是何时有过这样的心情?

她究竟是怎么了?这样一个小学弟,从来没有过任何心动的小学弟,对自己说了这么几句话提及了一下回忆和初遇,就把她打败了吗?这种帅气的年轻男人,怎么可能是自己的菜?

可为什么,为什么当他睁着那双炯亮有神的浓墨色双眸看向自己,里头闪烁着无比真诚而恳切的光芒时,她的心就开始狂跳不止?尤其是在他说出那句“我喜欢你”之后。

她不是花痴少女,不是情窦初开的十六岁女高中生,这一切都不该这样,不该这样的。

当听到程浩说出最后那句话后,她再也坐不住了,随便寻了个借口,从座位上离席飞奔到洗手间,试图用冰凉的触感让自己混沌如浆般的大脑清醒过来。

她应该接受吗?自己真的应该接受吗?或许与其这样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这样遥遥无期限的相亲寻觅,还不如就此确定下来,给自己快迈入三十的年华找一个买家,并且是一个各方面条件都还很不错的买家。

可是,真的是他吗?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少了什么?虽然当他的手轻轻触碰到自己时,那份温热还是给了她一点渴望已久的悸动,但——是她太过贪心了么——总觉得这一份悸动还是不足以打动自己,不足以让她做出会影响自己一辈子的决定,因为那份感觉,她懂,终究还是没有深刻到心里。

那么她究竟该怎么办?

陈一纤细而有力的双臂重重地支撑在米的大理石台板上,被冷水冻得发红的手指微微蜷曲着,这双手拿起过无数次的手术刀,精准严密得让她引以为傲,却在此时此刻变得有些无力。

她该怎么办?该接受吗?还是说她的人生还有别的选择?

正当陈一纠结万分难以决定的时候,面前的镜子里,突然模模糊糊地出现了一条跳动的冰蓝色绸带状的东西,陈一习惯的蹙起了柳眉盯着它,然后一回头发现身后空无一物,莫非是自己睡眠不足产生幻觉了?

她再次用力地眨了眨眼,可那条冰蓝色的绸带就是怎样都不消失,并且在自己的瞳孔中越跳越激烈,越跳越兴奋,像是一只通灵的猫,等待着命定的主人摸一摸它的脑袋,会吗?命定的——会是这个吗?陈一的眉头越皱越紧,缓缓地,好奇地伸出了手……

咦?!这里是哪。

陈一在一片混沌的漆黑中睁开了眼睛,黪黪的黑幕笼罩在自己眼前,让她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去搜索微弱的光,刚撑着身子坐起来就感觉身体被实的板硌得好疼,两块肩胛骨好似被人拆下里之后又装上。

这里……是哪?她自己的不是席梦思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刚刚抬起的脑袋登时变得头疼欲裂,她揉了揉发酸的肩膀,在黑漆漆的空气里坐直了身子,记忆也一点一点地回来了——她在和程浩相亲,然后她去了厕所,看到了一个很诡异的东西,然后自己伸手去够,然后,然后……

等等,这里难道是程浩的家?不是吧,他看起来还算个翩翩君子,怎么会做这种卑鄙无耻下三滥的事情呢?

陈一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连忙伸到被子下摸了一遍自己全身的衣服,虽然这衣料感觉起来怪怪的,但她此刻无心顾及,还好还好自己穿戴整齐,没有衣衫凌乱的迹象,她不由地松了口气,猛跳的心也平静了点,可是,下一秒,她又如被雷劈中般惊愕在了原地。

“妈!妈!妈——”因为当她努力地试图振动声带发出一丝丝哪怕微弱的呼喊声,却发现回应她的只有一片被浓墨的黑色充斥满的沉寂。

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逼自己冷静下来,陈一调整呼吸又试了几次,却发现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这份寂静饱满得让她抓狂——她的嗓子连一丝丝的响动都没有发出来。

不可能!

这不可能!

陈一不甘心的泪水瞬间荼毒了布满惊恐的脸,前所未有的恐惧像是一把刀子狠狠地扎进了她的心脏,也好似一只无形的有力大掌牢牢地攥住了她的呼吸。

她拼命地张大了嘴,可是没有用,一点用都没有——下一秒,陈一的双手开始不安地敲打着身下的板,发出砰砰砰的巨大响动,她需要,她需要这一点响动,来让她感受到一点点声音,让她的恐惧被这阵声音掩盖过去。

可迅速地,外头也传来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急促而嘈杂的声音让陈一心头一惊,迅速地蜷缩起身子往的里角躲着,睁着铜铃般的大眼睛盯着声源的方向。

下一秒,挡在自己面前好似幕布一般厚重的帘子状物体被呼啦一声扯开,亮橙色的光芒一下子涌了进来,借着这份光线,惊魂未定的陈一总算是略微看清楚了自己所处的环境,还有面前的这几张小脸。

但是这份看清实在没给她多少安慰——因为这雕栏木、绢素帘帐,还有那及腰长发、云鬓发髻,都不像是该存在于二十一世纪新世界的玩意儿。

内心再度被深不可测的恐惧占领。

可是,还没等她来得及表现出一点点的惊愕,站在边的一个女人就冲着她,又是惊喜又是难以置信地大声叫道:“公主!鲍主您醒了!鲍主醒了!”

公公主……这是在叫自己吗?

“你说说,你说说这叫什么事?一一也太不像话了点!”还没看到人,陈父便在屋子里听到了陈母的尖利大嗓门。

“怎么了?”陈父摘下老花眼镜,从一本厚厚的中医书中抬起头,看到陈母手上拿着的东西,露出诧异的神色,“这不是一一的包吗?怎么在你这?一一人呢?”

“你还说!哎——真是作孽啊!”陈母重重叹了口气,将手上那只米白色的包随手甩在了沙发上,拎着蓝色的塑料袋走进了厨房,搁好菜肉之后走出来冲着陈父瞪眼叉腰,“你说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女儿?”

“怎么了?”

“怎么了?!本来嘛,我以为一一和晓娟的儿子浩浩,都在一家医院里工作,肯定好说话一点,一开始一一也没怎么反对,我就让她单独留下来,自己和晓娟出去转转了,结果你猜,你猜怎么着?”

陈父茫然地摇了摇头,但知道肯定是女儿又把妻子了。

“她居然丢下了浩浩一个人跑了!招呼不打一声,连包都没带走!”

“怎么回事?”陈父惊讶不已,虽然自己的女儿独立有主见,但一向懂事有分寸,不可能做这样的事,该是有什么误会吧。

“谁知道她!人家浩浩脾气总算好了,她什么也不管,说是去厕所,结果过去了快一个小时都没回来,浩浩这才去找服务员进厕所找她,结果你猜怎么着?厕所里早就没人了!她连包都丢下了,这么急着跑是什么意思啊?连一点面子都不给浩浩!”陈母一口一个浩浩叫得好不亲热,但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愤之意,像是在痛惜这到手的好女婿跑了。

“一一不会这样吧,会不会是遇到了什么事,可能是医院……”

“你看看,你看看!”陈母厉声打断了陈父为女儿的辩解,从那包里掏出了一只白色手机,放在茶几上拍了两下,“手机都在这里,还能是什么要紧的事?再说,如果是医院的事,浩浩肯定也是会接到通知的!一一肯定觉得骗不了,就干脆一走了之!”

“好了好了。”陈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抚着妻子的怒气,心里也有些埋怨女儿这次的不识大体——就算是真的不喜欢,也不能表现得这么明显。

“你说气不气?你说我气不气?晓娟接到电话的时候我也不相信,但是赶过去之后就是这样啊!我尴尬都尴尬死了!人家浩浩直说是他太鲁莽把一一吓跑了,你看看这孩子多好,你说我们一一她怎么能这么做!你说她怎么能……”

“好了,你也别太生气,一一也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陈父将妻子扶到沙发上坐下来,替她揉了揉肩膀,轻声安慰着,“等她晚上回来,你说她两句。”

“说我是肯定要说她的!真是的,我真是不想管她了!随便她去了!”

“好好好,说她两句,我帮你一起说她,你自己呢也别气了,一天跑下来累了吧,歇一会,喝点茶,今天晚上我来做饭。”陈父试着抚平妻子的怒气,他几乎可以预想今天晚上女儿回家之后,面临的那场狂风暴雨。

但陈父这一回,却想错了。

滴答滴答的时钟在原地默默地转了好几圈,咣当咣当的报时声在整间客厅里回荡了好几遍,外头的天色也暗了下来,冬日的冷伴随着夜色隆隆袭来。

但一直到那挂在墙上的复古时钟里头那两根黑色指针双双靠近12,陈一,都没有回来。

这下可让原本怒火中烧的陈母的这份气恼,渐渐变成了担忧。

“一一这么晚了还没回来,也没个电话,会不会……”陈母毕竟是母亲,不论孩子犯了多大的错,把自己惹得多么火,到头来孩子的安危还是悬在她的心头,“老陈啊,你说她会不会……”

“别自己吓自己,没事的,不会有事的,”陈父心中也是悬着的,但还是上前握着妻子的手安慰道,“一一已经大了,会自己保护自己的。”

“可是她身边什么都没有带啊!手机、钱包、车钥匙,都在这个包里,半夜三更的身上都没有钱她能去哪里?”陈母紧紧蹙起了眉头,看了一眼丈夫,担忧好似一层薄翳蒙上了她的眼眸,下一刻猛地站起来走向一旁的电话,“不行!我得打电话到他们医院问问。”

几通短促的电话打破了这份寂静,但很快屋子再次沉默下来,陈父刚想问出口,却在看到妻子脸上焦急的神情之后闭上了嘴。

“没有,她所有能去的地方我都问了,都说今天就没见过一一,连一个都没有……”陈母懊恼地捶了捶自己的脑袋,眼角泛起了湿润的泪光,“都怪我!当时就该去问问的!哎——都怪我都怪我!要是一一出了什么事,我,我……”

“别这样,别这样……”陈父连连拉住妻子的手,不知为何他此刻再也说不出宽慰的话来,因为在他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很可怕的念头——他的宝贝女儿,已经从他身边消失了。

不不!不可能!

陈父很快驱走了这个怖人的想法,镇定下来,说话的语气却愈来愈弱,“我们再等等,说不定一一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这么大个人,丢不了的……”

“要不我们报警吧?”

“这么点时间警察不会立案的。”

“那……”

“先打给儿子吧,让他帮忙打听一下,”陈父略略思索一下,拿过了电话,“也许一一跟她哥哥联系了呢。”

“……好。”思来想去也没别的办法,于是点头应下,陆母含着泪光拨通了远在大洋彼岸的一个号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