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悍妃八福晋

更新时间:2021-04-29 21:20:38

悍妃八福晋 连载中

悍妃八福晋

来源:微小宝 作者:清浅轻画 分类:穿越 主角:福晋贝勒爷 人气:

主角叫福晋贝勒爷的小说是《悍妃八福晋》,它的作者是清浅轻画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幸运,我,郭络罗;懿宁,此生最幸运的不是有一个好的出身,不是家世显赫,而是因为一生有我最爱的男人相伴。荣他之荣、辱他之辱、爱他之爱、怨他之怨。他进,我愿同他生死与共;他退,我愿陪他归园田居。我知道他娶得是我的身份,但我却连带我的心一起给了他。他抱负远大,即使没有封号,他依旧是我心中的贤王,纵然他无法为我违抗皇命,但我仍甘心为他从身投缳.不为流言,只为成全这般姻缘.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幸,我,爱新觉罗;胤禩,此生最不幸的是我倾尽所有,仍然与皇极宝座失之交臂.我也曾深受皇恩,少年得志,也曾意气风发,狂妄不羁.为了改变我低微的身份,不料棋错一招,娶了一个让我后悔终生的女人.起初厌她.怨她,最后…恨自己.看她为我陪着笑脸周旋在我众多兄弟之间,我心疼,看她苦我之苦,却还要在我面前假装坚强,我心疼,看她明明不甘不愿,却仍要领旨谢恩,我心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延禧宫内。

“瞧瞧今儿是个什么日子,我的大阿哥和八阿哥同时得了空来孝敬我了。”

“就是说额娘有多偏心,回回来向额娘请安也没见着您像今次这么舒怀。不用说也知道是因为八弟在这儿。”

不知说者是否无心,但听者却有意。大阿哥向来不是什么有心胸的人,胤禩多时不愿与其谋事,奈何惠妃娘娘只有这一子,就算大阿哥再怎样口无遮拦也恼不得。

“大哥说的这是哪里话,惠额娘心疼大哥都来不及,又怎会不高兴大哥常来探望呢?都怪胤禩不懂事,请安不如大哥次数来得频,才让惠额娘当成了稀客。”

“瞧瞧胤禩怎么说的话。你啊…”惠妃指着大阿哥,“真是个没心的孩子,额娘从小可有少疼了你半分?”

未等胤禔答话,一个小小的身影就跌跌撞撞的跑了来。“玛嬷,玛嬷…”

“弘昱,怎么这么没有规矩,乱冲乱撞的。”胤禔有些急声。

弘昱听到胤禔的训斥乖乖的停下了脚步,恭恭敬敬的作揖道:“昱儿玛嬷请安,给阿玛额娘请安,给八叔八婶请安。”

“哎呦,别吓着了我的小宝贝,昱儿,来玛嬷这儿,让玛嬷瞅瞅是不是又长壮了。”惠妃伸手揽过弘昱。

“瞧这小弘昱,这才多久没见着就长了这么高。”

大福晋搭了话:“是啊,这小孩子长的就是快,八弟你可抓抓紧,这九弟十弟都相继娶了福晋,倒是你成了亲这么多年也没个动静儿,这额娘和良嫔娘娘可急着呢。”

胤禩稍微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答话。倒是我看不过,也不管大福晋的话是不是针对自己,便护着胤禩:“府中的侧福晋已然有了身子,八爷的子嗣宁儿自会上心,就不劳大嫂心心念着。”

说完发现胤禩睨了我一眼,我也住了嘴,心想着有些过了,斜着眼瞧了胤禩,胤禩倒是没答话。

可这下大福晋挂不住面子了,言语上自然不能让步,失了大阿哥的面子可是她最在意的:“瞧瞧咱们八弟妹这张小嘴儿,伶牙俐齿的,我也不过是好心说说,倒招人嫌了。这回八弟倒是不说话了,知道的是八弟心疼福晋,不知道的还信了谣传说是八弟怕了福晋呢…”

大阿哥瞪了大福晋一眼,便生生的让大福晋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八弟你别在意。”

“胤禩,你大嫂也是无意的。”惠妃嘴上虽这样说着,却不免有些怪责儿媳妇。

“不怪大嫂,是宁儿逾矩了,拂了大嫂的好意。”胤禩淡淡的开口。

听着胤禩这么说,我也赶快出声道歉:“大嫂别在意,宁儿有口无心,冲撞了大嫂,您别同宁儿计较才是。”

听着胤禩和我的“低头话儿”,大福晋也算是找着了台阶:“都是自家兄弟的,这些子小事儿又怎么能计较心上呢。”

后又闲扯了几句,大家也都因为前面的冲突有点心不在焉了,只小坐了一会儿便向惠妃告了退。

出了延禧宫。

“爷,宁儿今日逾矩了,爷可是生宁儿气了?”

“今日确是逾矩了,那是大阿哥和大福晋,论长幼尊卑也不该如此说话,尤其还是当着惠额娘的面儿。何必让人人都知道,你同她争辩那些做什么?倒是平白失了自己的身份。”懿宁没接话,胤禩兀自说道:“不过有句话还真是说对了,这贝勒府的家事确是轮不到别人过问。若是再有人提起了子嗣之事,你也就不必答话就是了。”

“嗯。这次让爷为难了。只是人言可畏,若然人人都将谣传信以为真,那便是宁儿将爷推到了风口浪尖处。”

“说什么为难的话,是不是怕了福晋的事儿,亲近我的人自然知道,再者说,谣言止于智者,若真有人将这当作正经事儿信了、传了、说了,也徒是证实什么叫愚昧罢了。”

我扬了嘴角,“宁儿明白了,宁儿今次自作聪明,同愚昧之人较了回劲。”

“这话现下说说就罢了,若拿到台面上说,该是作茧自缚了。”

“好歹宁儿也是读过书的,这些世故还是懂的,爷不必拿无知来嘲笑宁儿。”

“果然聪慧。好了,快些回府吧,明个儿早朝还得觐见皇父呢。”

“音画,我记着前些日子诺敏过府的时候是不是送了一支不错的人参?”

“是啊,十福晋还说那参虽算不上顶级,也算得上珍贵,特地送来的。”

“嗯。去给拿来吧,再将上个月王府送来的燕窝一并取来。顺便去小厨房让人炖盅补身子的汤,别吝惜食材。”

音画有些不解的问道:“福晋素日是不喜欢这些的,今个儿怎么像是转了性子?”

“悠柔有了身子,我这个做福晋的到现在也没去探过,实在过意不去,去瞧一瞧也免了落人口实。”

“看一看便罢了,做什么要送这么些珍品,平日里府里也从没亏待过侧福晋,这样下去,怕是您的待遇都要敌不过她了。”音画替自己主子抱怨着。

“总说你什么时候能管得住自己那张嘴,这种话你同我说说就罢,若是传了出去,定要出岔子,让别人寻思了去,以为我这个嫡福晋容不得府里的其他女人呢。”

“音画也只是就事论事,替福晋不值啊。”

“知道你是心疼我,你自小就跟着我,你那些小心思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这是贝勒爷的第一个孩子,府里上下都是小心着为好,他嘴上虽不说,但瞧着自己的兄弟都做了阿玛,他又怎会不急?我又不中用,现下只盼着这孩子能顺利降生,给府里添添喜气,若真如此,即便是将珍品都送了她又有何妨呢?”

“是,音画这就去准备。”

“福晋来了。”悠柔听到下人传报,正欲起身。

“欸。你有身子,风寒又才才强了些,就坐吧,别拘着那些礼了。”

“悠柔这身子劳福晋挂心了。”

“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这怀着的可是咱八贝勒府的小阿哥,再挂心也是应该的。”

悠柔示好的笑了笑:“府中琐事那么多,如何好劳烦福晋围着悠柔打转儿,福晋如此有心,也是这孩子的福分。”

“此后若是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同总管说,爷若是从朝事中脱了身,自然不会疏忽了你。你这身子总是柔柔弱弱的,我也就自作主张了,让小厨房时不时的炖些补品来给你补补身子。”

“一切就依福晋的意思。”悠柔抚抚她的肚子,又说道:“贝勒爷在意这个孩子,同福晋说的都一样,让悠柔好生注意身子。”

“这是爷的第一个孩子,有些高兴也是人之常情。到了以后,这府里孩子多了,也便不稀奇了。对吗?悠柔。”

“福晋说的自然是了,以后若是福晋生了嫡子,怕是贝勒爷都瞧不上我这孩儿了。”

悠柔这话可是挑衅十足,我怎么可能让她磨没了脾气。“这话儿怎么说的,都是爷的孩子,哪会有什么瞧得上瞧不上之说。”

“话可不尽然。即便都是生身子,也有个亲疏远近。就像如今这样,在府里,有三位福晋,也不见得就是平分了爷的那份宠爱不是?”

我听的有些恼火:“悠柔,这话可是逾越了规矩?你现下是有了身子,我让你三分,也是给爷颜面,若是再过分了,怕是…”

她听了我的话,立即改了口:“福晋说的是,悠柔也只是随口一说,又怎敢占了福晋的风光。”

“这样是最好的。这府中总要有管事儿的,若是在我能容忍的范围之内,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若是谁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儿,或是说了些没规矩的话,为了这王府的规矩,自然是要有所牺牲了。”

“悠柔自然会管束好自己的奴才,福晋就不必多费心了。在这府里,还能闹出些什么事儿?再说,贝勒爷得子也是件喜事儿,福晋这样同悠柔说教,怕是惊了腹中的孩儿。贝勒爷如此喜爱孩子,福晋也应当上上心才是。”

“哈哈…说的好啊,如今你得子,爷宠着你不假,但是你也要知道,你这孩儿生不生得下来,也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了的。就是生了下来,这孩子的这声‘额娘’,究竟该叫谁,好似,也不一定吧?”

“福晋这话是什么意思?就不怕贝勒爷责怪吗?”

“责怪?我今日是同你说的贴己话儿,若是明个儿爷来责问,就是悠柔你不顾姐妹情分了。再说,姐姐这儿也是给你提个醒儿。这好容易自天而降的孩儿,我又怎么舍得叫他没了呢?”

“是悠柔枉作了小人,我们母子就仰仗福晋照顾了。”

“嗯,那是自然的。好了,你好生歇息吧。”

“送福晋。”

我怀着逃一样的心情出了悠柔的门。

“福晋,你听听她说的那话,像是日日防着你要害她一样。真是仗着爷现下在意她,一个侧室,跟嫡福晋说话还没大没小的。”

“她还真是该担心,若是她生了个小格格还好,若是生了小阿哥,她就必须得为她的孩儿好好打算打算了,毕竟,在嫡福晋之前得子,对她的孩儿来说可不是什么占便宜的事儿。”

“福晋,您该不会真的想…”

“想什么?若是真希望这孩子留不住,何必送她补身子的药材,一碗汤药便可以送走这个孩子。再说,不论是她的孩子还是毛想容的孩子,终究是要叫我额娘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